第61章 媽呀,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g,更新快,無彈窗,!

"你過關了?"擦了擦嘴角的雞肉,月璃無法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這女孩看起來只有十幾歲的年齡,不會已經被那個變態給那啥啥了吧?

"當然過關了!"女孩開心的說,"他讓我唱一首曲子哄她開心,我唱了,他就讓我過關了!"

……尼瑪!

月璃又一次瀕臨暴走的邊緣.

憑啥別人唱首歌就能過關,她卻要在一個變態面前脫光衣服轉圈圈?

"我唱歌其實很好聽的,不知道問什麼很多人不喜歡聽,這個閣主一看就會欣賞!"白淺淺一說就來了興致,"德剛,你對我這麼好,我唱歌給你聽好不好?"

月璃看著她一臉興奮的樣子,也不願意打擊她,點了點頭.

白淺淺頭一仰,一嗓子就吼了出來,把白淺淺嚇得手里的雞腿都掉地上了.

"噗!"月璃終于第二次噴了出來,"行了,白姑娘,你贏了!"

別人唱歌要錢,你唱歌要命!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這姑娘看起來清純可愛,是個難得的美人胚子,咋一開口就成了大叫驢呢?

白淺淺意猶未盡,"德剛,我唱的怎麼樣,好不好聽?要不要我再給你唱一曲?"

"不不不,不用了,我們還是先吃飯吧,菜都涼了!"

"好啊,我也餓了呢,吃完飯我再唱歌給你聽……"

月璃:"……"

"你過關之後,讓九宮閣為你辦的事情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該讓他們辦什麼,所以就先沒有提要求,以後想起來再說吧."平時要什麼就會有什麼,她什麼都不缺.

歐湊,那你還去湊什麼熱鬧?

"你什麼都不缺,那你這個機會不就浪費了?"

"對哦!"白淺淺想了一下,"德剛,你是不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讓九宮閣替你去辦?"

一聽這姑娘這麼豪爽,月璃用力的點頭,眸子里又燃起了希望,這頓飯總算沒有白請.

"那你一定有很大的困難,我決定……"白淺淺思索了一下,看向月璃,"我決定下個月去寺廟上香,求神仙保佑你!"

保佑你全家!

月璃像是一下子從高處摔了下來,白淺淺這個轉折讓她有些措手不及.

看看小姑娘純潔的眼神,月璃忽然有些不忍心忽悠她了,算了,龍骸的事情還是自己想辦法吧.

"時間不早了,你早點回家吧,我也該走了."月璃從身上拿出一些碎銀子,起身就要往外走.

白淺淺看著月璃有幾分失落的神色,想要追出來,卻被幾個忽然冒出來的壯漢攔住了.

"小姐,咱們該回去了!"

白淺淺憤憤的噘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們干嘛總是跟著我!一點都不好玩!"

月璃剛走進一條巷子里面,准備到空間里把衣服換掉,忽然覺得背後有什麼人在靠近.

她被人跟蹤了.

身形一轉,月璃走進一家沒有關門的小院子里,藏在雜草堆後面,意念一動,立刻原地消失了.

空間里面有一個空間棱鏡,可以看到外面的情況.

兩個人鬼鬼祟祟的跟了進來,找了一圈之後沒有看到人,就離開了.

這兩個人肯定不是來抓她的,而是要抓'郭德綱’的,看來之前的表現已經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或者……是九宮閣的那個變態閣主看上郭德綱了,要把她抓回去當男寵?

媽呀,這個世界太瘋狂了,古代有風險,穿越需謹慎啊!

另一邊,兩個男子回到蕭墨身邊,"王爺,屬下無能,沒有抓到人."

"你們兩個人的輕功都不弱,此人能把你們甩掉,可見很不簡單,派人留意,找到了就抓回來,要活的."

站在蕭墨身後的連城此時腰膝酸軟,額頭上都在冒冷汗!

剛才闖關沒有成功,被淘汰了,不知道會不會惹怒王爺.

"那個白淺淺查了沒有?"

"回王爺,那個白淺淺身邊有很多高手護衛,我們的人根本無法靠近."

也就是說,這個白淺淺來曆更不簡單了.

連城跪倒在地,"屬下沒有完成任務,請王爺責罰!"

一想起來第三關面對的考驗,連城就冷汗直流,真特麼太變態了!

九宮閣的閣主叫了十個美人出來,讓他當著閣主和其它女人的面,依次和這十個女子交合,每一個女子都必須達到興奮的極點才算合格.

對于一個武士來說,這根本就是奇恥大辱.

但是一想到王爺的任務,他還是認了,在這些女人身上拼命的勞動.

第一個,第二個,他完成了.

第三個女人,他連續做了兩次才完成.

第四個,他實在是虛弱的沒有力氣了,只好放棄.

……

連城是被九宮閣的仆人抬出來的,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

什麼一夜七次郎,都特麼騙人的,連續三次下來身體就開始透支,吃藥都補不回來!

蕭墨看連城慘白的臉色,不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但是他知道連城對他一直盡心盡力,也就沒有追究,"你臉色不好,先下去休息吧."

"多謝王爺."連城出了一口氣,腿一軟一軟的走了出去.

……

月色降臨的時候,月璃穿上翠兒的衣服,裝作上街買東西,成功回到了王府里.

"小姐,你終于回來了."躺在床上的翠兒聽見動靜就爬了起來.

兩個人剛把衣服換過來,門外就響起來新來丫鬟的聲音,"王爺讓王妃今晚過去侍寢!"

月璃身子一怔,天色這麼晚了,過去侍寢?

"小姐……"翠兒也有些不放心,上次小姐好像和王爺出現了矛盾,這次不會是要秋後算賬吧?

"翠兒放心吧."安慰了一下翠兒,這才對著門口說道,"告訴王爺,本妃這就過去!"

換了一件破爛的衣服,在臉上抹了一層厚的嚇人的脂粉,讓自己看上去丑的更加純粹,這才放心的出了門.

雖說蕭墨對她這張臉很反感,但是也難保不會閉著眼睛把她那啥啥了,她還是要做些保護自己的手段,防止渣王爺忽然來了重口味.

然而月璃明顯是嘀咕了蕭墨的重口味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