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媽呀,完蛋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些衣服都是你的?"

蕭墨走過去拿起一條破破爛爛的裙子,沉聲問道.

"……"不知道為什麼,月璃忽然有一種自己要倒黴的感覺,但是到底是怎麼回事,她自己也說不上來.

"這些……是箱子里的東西……"

"本王問,這些衣服是不是你的?"

這種盛氣凌人的態度惹怒了月璃,"是我的又怎麼樣?"

蕭墨本以為月璃會否認,沒想到她不僅承認了,還一臉無所畏懼的樣子.

"沒什麼,本王只是隨便一問."

蕭墨扔下衣服,視線掃了一圈屋子,雖然之前修葺過一次,但是還是那麼的破舊.

門上漏風,桌子上早就掉了漆,椅子的四條腿有兩條是斷裂之後又重新固定上去的……這里的一切,和王妃的身份格格不入.

他承認從來沒有喜歡過這個丑女,也從來沒有在意過她的生活環境,但是,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如此苛刻的對待她.

站立了很久,蕭墨這才憋出了一句話,"你有什麼不滿的地方,為什麼不告訴本王?"

"我們有什麼不滿,在這里住的很舒服,王爺多慮了!"

之前月嫣兒說她偷了收拾,蕭墨不分青紅皂白的把她打個半死扔到亂葬崗上.她哪里有提要求的權利,能苟且偷生就謝天謝地了!

這種馬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蕭墨知道她是在諷刺自己,但是心里卻生不出怒起來,"你放心,本王會給你應該得到的東西."

"呵呵,那真是太好了!"有好日子過,誰願意在這里吃苦受罪.

月璃看到蕭墨神色凝重的在椅子上坐下來,以為他不打算走了,"王爺,還是側妃那里舒坦,你該過去吃飯了,你的美人還等著你呢!"

看著渣男惡心的臉,會影響到她的食欲的.

蕭墨袖中的手猛的握緊,這女人真是可惡,別人都巴不得他多陪一會兒,這個女人偏偏一開口就要趕他走!

"本王餓了,開飯吧!"如果是真想他離開,他偏不如她的意,若是欲拒還迎,那只能說她成功了.

月璃:"……"

你是認真的嗎?

"王爺,我這里清湯寡水的,怕是不合您的胃口……"

"本王不在意!"

月璃:"……"

你不在意我在意!

掃了一眼站著不知道該干什麼的翠兒,"愣著干什麼,還不趕緊去拿碗筷?"

這丫鬟真沒眼色,氣死他了!

"哦……奴婢這就去……"翠兒這才匆匆跑進了廚房.

菜是翠兒做的,廚藝雖然不好,但也可以了,至少月璃覺得挺好吃的.

蕭墨強忍著咽下去幾口就停下了筷子,"你平時都是吃這些?"

你今天是來說廢話的嗎?

月璃點點頭,滿不在意,"側妃執掌中饋,她送什麼過來,我就吃什麼.王爺不習慣就請回去吃吧."

蕭墨皺眉,低頭不語.

月璃則是當他不存在,自顧自的吃飯.

片刻之後,月璃正在想怎麼把他趕走的時候,蕭墨忽然抓起身邊的一件破衣服出了門,頭也不回的走了.

翠兒一路跟到外面,這才跑回來,"小姐,王爺走了!"

走就走吧,走的越遠越好.

只不過,他拿她的破衣服做什麼?

之前的那種不安的感覺又一次出現了,月璃思索了片刻,心里猛的一緊,"那件衣服她穿過,就是那天游泳扒蕭墨底褲的時候穿的!"

媽呀,完蛋了!

該不會是被他認出來了吧?

不應該呀,那天天色很昏暗,應該不會被認出來.

可是為什麼他偏偏要拿這件衣服?

算了,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去想,現在當務之急是准備九宮閣比試的事情.

龍骸關系到她的小命,是重中之重!

……

另一個院子里,月嫣兒正想拍桌子,感覺到疼痛之後才發現手上有傷,趕緊忍住了.

"你說什麼?王爺要讓那個賤/人搬到暖閣去住?"

憑什麼?

暖閣的位置就在蕭墨的院子旁邊,月嫣兒以照顧王爺起居為名說了多次要搬過去,都被蕭墨拒絕了.

那個賤/人憑什麼能搬過去?

通信的丫鬟一離開,月嫣兒一口氣把手邊上能砸的東西全砸了,攔都攔不住.

"月璃這個賤/人,果然在偷偷勾搭王爺,嬤嬤,我該怎麼辦?王爺是不是被她迷惑了?"

老嬤嬤看到月嫣兒亂了分錯,趕緊提醒她小點聲,蕭墨派來的丫鬟還沒有走遠,要是被聽到了就危險了.

月嫣兒今天真是氣的夠嗆,本來假道歉成了真道歉,還當眾兩次下跪,丟盡了顏面.

手上被月璃踩骨折了,原以為能博得王爺的同情,沒想到那個丑女又要搬到暖閣去住,她怎麼能不生氣!

"嬤嬤,我不能再忍了,這個賤/人一定要死,死得越早越好!你去通知母親,我明天就回月府一趟!"

老嬤嬤勸不了她,只好應了一聲,出府去了.

書房里,蕭墨滿腦子想的都是月璃的那件破衣服,他這才發現,月璃就是那天夜里從湖里把他撈上來的女人.

他把府中的丫鬟嬤嬤全查了一遍,偏偏就漏掉了月璃,難怪一直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