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7章 母子相見


"爹爹,梨花糕很贊哦."

飯桌上,肉包蕭錦舉了舉手上的香軟糕點笑得開心.

這可是爹爹特地只帶給他一個人的!

真是超好吃的!

"玄兒,先吃飽了再看書."蕭戰看了眼坐上飯桌還拿著本書的蕭玄輕斥道.

"哦,好!"蕭玄小心翼翼的把手上的書收好,這才坐回桌前.

蕭宸手上拿著蕭戰送的小木劍也是愛不釋手,歸歸也得了禮物.

月璃可憐兮兮的扶著酸痛無比的腰,睜著一雙無比可憐的眼睛看著幾個包子,似乎想要他們為自己說點什麼.

可包子們一個個都不看向她,完全沒忽略她這抹較弱身軀的存在!

"哎喲我的頭好痛啊……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難受死了."

蕭錦快速的把小手里的糕點塞進嘴巴里,伸手夾了一只蝦餃放到蕭戰前面的碟子里.

"爹爹,新鮮出爐的蝦餃,好吃到沒朋友哦."

"這個蛋花湯味道還不錯,來宸兒,歸歸哥也給你盛一碗."

"好的,謝謝歸歸哥~"

月璃瞪了幾個小的一眼,把最後的希望落到蕭玄身上.

誰知,蕭玄連小臉都沒抬,拿著筷子不知道是不是在數著碗里的飯粒!

造孽啊~~這養的都是什麼兒子啊!

"戰爺,那個包子味道是不是很不錯,幫我夾一個吧?"月璃決定自力更生!

蕭戰將嘴里的東西咽下,又優雅高貴的喝一口湯,才淡淡的將不冷不熱的視線落到她的身上.

幾個包子見狀看似都在忙著吃東西,其實一雙雙晶亮的大眼睛都用各種角度留意著這邊的情況.

"我吃飽了."誰知,蕭戰將筷子一放,下一瞬便收回自己的視線走了出去.

只留一臉尷尬全身酸軟的月璃愣在那里.

傲嬌鬼!

昨天分明就有受到懲罰今天還不理她!

"嘖嘖嘖,看來這次事情好像好嚴重的樣子哦~~"蕭錦塞了一個小籠包進嘴里,咽進去後搖頭扁嘴道.

"爹爹好像一副根本就沒有消氣的樣子."蕭宸小小的臉上帶著淡淡的擔憂,用一種,娘親,你完了的眼神看著月璃.

"娘親,吃個粽子."蕭玄夾了一塊粽子肉放到月璃的碟子里.

嗚嗚~~~

"玄兒……"還是你對娘親最好了!

"今天可能腰會更酸."蕭玄淡淡的補上一句.

"噗!"

"怎麼都吃早飯了也沒人去叫我?"一身白袍,頭發都沒梳的夜小馬大咧咧的走了進來,一屁股就坐到桌前,拿起筷子開吃了.

月璃昨天都沒能出屋門,是才知道夜小馬也來了.

"昨天那手術你幫我做了?"

"唔,是啊."

"怎麼樣?"畢竟她答應了要幫何啟華治好的,要是出了什麼差錯也怪不好意思的.

"這種小事你還不相信我?放心吧,我敢保證最多三天就能下床!"

月璃看他臉色無異,這才放心下來.

雖然夜小馬在外科手術這一項上還沒有她這麼干練,但對于這一類的小手術,上手是沒有大問題的.


……

何府內.

何志遠昨晚就被阿三送回了何府.

因為擔心和啟華的情況,一個晚上都沒有睡著.

"老爺,夫人說,想要見老爺."何志遠的隨從到門外低聲道.

何志遠恍然回神,看向外面,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天都亮了.

月璃不知道對婉兒做了什麼,她這些天根本都下不來床,生活都沒辦法自理了.讓大夫來看,也看不出什麼問題,只說她是被氣急攻心,一時間就成了這個樣子.

何志遠知道,這是月璃對姬琴的懲罰,既然她說過不會傷了她的性命,他也就只能暫且忍了,畢竟姬琴所做之事,他也覺得過了些.

這麼些天她都不願意見他,華兒到是天天去看她,不知是不是因為沒見著華兒.

"知道了."

何志遠現在已經能夠不靠人扶的慢慢走一些路了,但因為速度太慢,一般情況下他還是會選擇坐輪椅.

碧水閣跟之前沒什麼不同,但人走進去,總覺得里面的氣氛要壓抑了許多.

"老爺,您來了."

"恩,你們都退下吧."

"是."

何志遠進屋之後,丫鬟們紛紛退了出去.

姬琴靠坐在床沿上,跟之前一樣身體僵直的坐著.

聽見響動,轉臉朝何志遠看了過去."華兒呢?"

這一次,她開口,說出來的話卻是很清晰.

"今天生意上出了點問題,他一大早就出去了."何志遠知道她不喜歡他們跟月璃接觸.

誰知,姬琴早就知道了."你不要騙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那個女人,是不是她又干了什麼?華兒,她是不是對華兒做了什麼!我要見華兒,我要見我的華兒."

姬琴突然變得激動起來,她似乎想要從床上下來,可身體又僵硬得沒辦法動彈.

何志遠見狀一急,忙上前將她扶住.

"婉兒,你這是做什麼?華兒他現在很好,沒有人會傷害她的!"

"我不信,我不信!"

"那怎麼樣,你才會相信."

"我……"姬琴剛想反駁,卻發現聲音不對,猛地轉頭看向出聲的人.

"戰……"

何志遠也被這道聲音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居然是一身黑衣帶著鬼面的蕭戰站在他們的身後!

他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他甚至毫無所覺,要說這個人想要在不知不覺中要了他的命,那不是在簡單不過的事?!

想想,何志遠就感覺背脊一陣寒涼!

"蕭,蕭公子來了怎麼不讓下人通報一聲?"何志遠收斂心神道.

"我有話要跟她說."蕭戰淡淡瞥了何志遠一眼,最後將視線落到姬琴的身上.

"這……"

蕭戰有話跟婉兒說?!

這兩個完全沒有任何交集的人能有什麼話好說的?!

何志遠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蕭戰是來找姬琴報仇的,為自己的孩子報仇!!

"蕭公子,有什麼事,你跟我說吧,她什麼都不知道."

蕭戰上前一步."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