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又來友情出演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傷口上這些天沒有經過消毒處理,已經開始紅腫了,縫合的線把周圍的皮肉帶起來,看起來有些嚴重.

"為什麼不給他換藥?"

"……不會!"

月璃失蹤之後,蕭墨找了很多大夫過來,那些大夫一看病人胸口被切開,用線縫合住,都被這種治療方法嚇到了,不敢動他.

月璃神色嚴肅,"立刻把他送到手術室里,快!"

她要檢查一下傷口里面有沒有化膿,有沒有感染.

傷口的位置太靠近心髒了,一感染就危險了.

看到月璃的表情,蕭墨也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立刻讓人把南宮薄放在木板上,抬到了手術室里.

進去之後,月璃砰地一聲把門關上了,之後催動意念,帶著南宮薄一起進入了空間里.

這次是檢查傷口,所以沒有全身麻醉,月璃在南宮薄臉上帶著一個眼罩,防止他中途醒過來,看到實驗室的一切.

"拔掉針線,檢查傷口內外的發炎情況."把病人固定住之後,月璃立刻讓機器人檢查傷口.

"檢查完畢,傷口外側發炎,暫時沒有化膿的現象,需要立刻注射抗生素,清理傷口,否則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開始幾天月璃又幫南宮薄處理傷口,應該是她失蹤之後,紗布包裹傷口的時間太長,這才引起了感染.

一陣忙碌之後,終于把傷口處理好了,月璃忙著擦藥水,連南宮薄醒來了都沒有注意到.

傷口上有局部麻醉,南宮薄感覺到有人在自己胸口動,但是有沒有疼的感覺.

他這是死了嗎?

明明這幾天胸口疼的要命的感覺,今天怎麼忽然不疼了?

耳邊傳來說話的聲音,是一個女聲,能聽得出來是幫他做手術的女大夫.

不對!她不止是女大夫,還是晉王府的王妃!

月璃被黑衣刺客帶走之後的第二天,沒有人來幫他檢查傷口,一問才知道這個女大夫就是晉王妃.

當時的南宮薄被嚇得魂不附體,非常的難以置信.

他想看一看現在是什麼狀況,但是眼睛被蒙住了,手腳好像也被固定住了,不能動.

這是怎麼回事?

……

另一邊的院子里,月嫣兒怒氣沖沖的那丫鬟發著脾氣.

"這個賤/人真是命大,這樣都弄不死她!"

原以為月璃就算僥幸活下來,也肯定被那些殺人不眨眼的劫匪折騰的不成樣子了,沒想到她安然無恙,而且膽子比以前更大了.

"側妃,您要冷靜啊,現在還不是發怒的時候,要先想辦法應對才行!"現在外面人已經知道,王妃被刺客抓走是替側妃受過,對她非常不利.

月嫣兒倒是沒有在意這些,一個丑八怪而已,她說的話有幾個人相信?

老嬤嬤歎了口氣,"側妃,此時可大可小,不能掉以輕心啊!"

本來月璃和月嫣兒就是親姐妹,二女共侍一夫,月璃又是正妃,要是傳出側妃貪生怕死,陷害自己的姐姐,她的形象就全毀了.

月嫣兒也不是笨的,一聽也明白過來,"那嬤嬤說,我該怎麼辦?"

老嬤嬤有些為難,"想要解決此事,怕是側妃要委屈自己一下了……"

……

空間實驗室里,月璃把一切處理好之後才發現南宮薄動了一下,知道他醒了.

給機器人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她迅速帶著南宮薄出了空間,回到外面的手術室里.

"南宮先生,你醒了嗎?"

南宮薄臉上的眼罩被拿開了,頓時看到月璃那張熟悉的臉.

"大夫……額不,王妃……"

原來他沒有死,剛才的感覺全是真實的.

看到南宮薄狀態不錯,月璃也放心了,走出去把門打開,"把人抬回去吧,小心不要觸碰他的傷口!"

"是."身邊的侍衛走了進去.

蕭墨一直站在門口,這一次並沒有上一次的緊張和焦慮,仿佛覺得有月璃在,南宮薄一定不會有危險一樣.

"王爺,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月璃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但是蕭墨卻心里莫名的煩躁起來,這個女人和他說話的方式變了……

剛才南宮薄生死不明的時候他都沒有這麼焦慮,現在卻因為月璃的態度變得焦慮起來.

離開的這一個星期,月璃最擔心的就是翠兒了,這個丫鬟非常的忠心,肯定會特別擔心她的安全.

回到自己的院子,這里依然荒涼破敗,牆角下都長著野草,和月嫣兒富麗堂皇的院子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奇怪的是,今天這里並不冷清,很多府中的下人丫鬟都守在旁邊,好奇的向她院子里面張望.

"側妃,王妃寬宏大量,一定會原諒你的,你先起來吧……"

"不行!姐姐如果不當面原諒我,我今天絕不起來……"

月璃一看就樂了,這不是死對頭月嫣兒嗎?

又過來友情演出了?

只是不知道她今天演的是哪一出戲.

有丫鬟眼尖,叫了一聲,"王妃回來了……"

所有人的視線都齊刷刷看過來.

月嫣兒心里有些別扭,雖說是演戲,但是對著一座空房子跪,和對著真人下跪,感覺還真是不一樣.

看著月嫣兒臉色的變化,身邊的老嬤嬤反複勸導,這才讓月嫣兒穩下了心神,轉過頭看向月璃走過來的方向.

"姐姐,妹妹當日為了保護王爺,說了一些對姐姐不利的話.妹妹已經知錯了,請姐姐責罰,妹妹今天絕無怨言!"

月璃嘴角一揚,"怎麼罰你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