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 好嚇人
"靠,老娘還搞不定你,那真是不用混了." 在手術室里幾乎要忙出一身汗的月璃,哪里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她把何啟華四肢重新固定好,拿起剪刀"咔擦咔擦"三兩下的把他的下半身都剪了個乾淨! 她明顯感覺到剛才何啟華的異常,跟中了春,藥似的,她有些猶豫要不要繼續手術. 觀察好一會兒,又做了一些檢查發現沒有問題之後,月璃看了眼已經昏睡過去的何啟華,又看了眼他那已經漸漸疲軟的**,拿出消毒水,准備給手術部分進行一個全面的消毒. "嘿嘿,騷年,我來了~"月璃拿起手術刀,口罩下的唇角勾起一抹猥瑣的笑,一點點的湊到何啟華跟前. 她果然是個有眼光的女人! 這刀子還沒有落下去,月璃感覺背脊有一陣強大的寒氣襲來…… 身子不自覺的抖了抖. "奇怪,這天氣明明陽光燦爛啊……" "嘖,哎喲,這個程度還真是有那麼點嚴重呢,不割怎麼能性福!來,讓姐姐來拯救你吧……"手術刀一點點的朝某個部位前進. "你在干什麼!" "!!" 抖!! 月璃只感覺拿著手術刀的手顫了顫,差點沒掉到何啟華身上! "奇怪,這大白天的我怎麼就出現幻聽了呢,還是最可怕的那種!真是太嚇人了!"月璃不敢想象要是蕭戰在這個時候出現,那臉上的表情會有多精彩! "知道可怕,還敢這麼膽大包天!"暗啞的聲音如黑云壓境"哐當"一聲,手術刀跟地面來了一個親密的碰撞! "抖!" "靠!" 月璃全身僵硬的站在原地,完全忘!了!反!應! 不知道過了多久,久到月璃覺得自己已經死過了那麼一回! 她僵直著身子,一點點,一點點的轉身. 毫無意外的,看見了就站在離她不到三步遠的……蕭戰! "那個,戰爺,你,你回來了,吃過早飯沒有啊?要不要讓離兒給你下碗面條?呵呵呵呵呵……" 蕭戰沉黑著一張臉,看了眼病床上如蓋了裹尸布,只露出腦袋和某個部位的何啟華,只感覺額前的青筋都要爆了! "月璃,你,在,干,什,麼!" "我,我在給人,看,看病……" "找死!!" "啊!!我錯了,饒命啊……" 屋外,從拱門走出來的幾只包子一臉沉痛的看著緊閉的屋門. 新鮮出爐的鮮嫩小花卷蕭宸一臉擔憂."娘親……好像會好慘的樣子……" 皮薄肉厚又多汁的肉包蕭錦不在意的咬了口蕭戰給帶回來的梨花糕."請去掉'好像’." 白嫩細膩香軟可口的饅頭蕭玄,習以為常的移開臉."習慣就好." 飄香四溢,清甜可口的湯汁歸歸托著小臉扭著眉頭."月姨真可憐." 聞言,身邊三包子齊齊向他看去."nozuonodie!" 呃…… …… 月璃苦哈哈的趴在軟綿綿的床上,不過半邊身子都是被迫性的****. 因為,身後有人在***! 月璃整個身子完全癱軟得跟水似的,完全沒有反抗的能力. "我是醫者嘛,戰爺,你不能往各種少兒不宜的畫面去想……" "那為什麼讓他們瞞著我?恩?" 瞞著你,我都這個下場了,不瞞著你,你還能讓我去做啊…… 不過這話月璃是打死都不敢說的! "擔心你為國事操勞,怎麼能讓你為了這點小事分心!" "還敢狡辯!月璃,是我太縱著你了,讓你完全沒了為人妻的自覺!" ******** 從蕭戰出現之後,就一直被晾在花廳里的何志遠此時終于忍不住發問."華兒他不會有什麼事吧?" 話剛問完,一抹看似瘦弱的身影朝這邊走了過來,一邊走還一邊擦拭著自己的手. 何志遠看著那個人,還沒開口,那人就當先上前將他上上下下的看了個遍. "你就是那個被月璃治好的殘廢?" 呃…… 這話說得,讓人該怎麼回答才好!? "剛才可是閣下為犬子治療的?" 蕭戰這次過來,順道把夜小馬夜捎帶了過來,馬陽城那邊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他沒必要留在那里了. 夜小馬看他那一臉,你不會害死我兒子吧的表情,不爽了. "是啊,怎麼?你懷疑我治不好你兒子?" 何志遠看他是跟蕭戰回來的,也不好得罪了."不是,不知犬子如今情況如何了?" "放心吧,死不了,明天早上你就可以去看他了." "一來就能有個練手的真是不錯……"夜小馬一邊嘀咕著,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留下何志遠僵直的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