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看她以後還怎麼裝!
g,更新快,無彈窗,!

你生氣關老娘屁事啊!

老娘現在就很生氣!

月璃有一種被當成是豢養的寵物一樣的感覺,看著那個紅點非常的刺眼,"蕭戰,你什麼意思?"

"你不喜歡?"蕭戰的聲音凌厲起來.

喜歡個毛線,她又不是神經病,怎麼會喜歡這種東西!

現在要打打不過,想跑跑不了,所以才會任由別人欺負,真特麼憋屈.

深吸了一口氣,月璃嘴里惡狠狠的擠出兩個字,"喜!歡!"

"既然攝政王這麼喜歡玩,那就好好玩玩吧."說完之後,不等蕭戰反應過來,月璃已經拿起檀木枝,戳在了蕭戰的胳膊上,隨後火速跳開.

看到他手臂上也留下了一個清晰的紅點,月璃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心里平衡了很多,"真漂亮!"

這守宮砂是專門給沒有破身的女人用的,沒想到男人身上也能留下紅點,這個活閻王不會也是個雛吧.

月璃像是發現了什麼驚天八卦新聞一樣,用異樣的眼光審視著蕭戰.

旁邊的女人心髒都跳到嗓子眼了,第一次見到有人在王爺面前如此放肆,還能平安無事的活著的,這個女人,不簡單!

看著活閻王陰冷的表情,月璃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時候不早了,我該走了,再見,不對……是再也不見!"

"王爺,屬下告退."女人看了看蕭戰手臂上的紅點,覺得自己還是消失比較安全.

……

酒店門口,月璃一出去就被一群侍衛團團圍住了,"王妃,屬下們來請您回府!"

果然還是被蕭戰找到了.

月璃淺淺一笑,"好啊!"

……

"王妃找到了--"

晉王府的書房里,蕭墨聽到外面的聲音,下意識的就要放下書往外走.

剛到門口又停下了腳步,皺了皺眉,穩下心神,"把她帶來見本王!"

月璃剛走到大門口,就看到一身素雅裝扮的月嫣兒走了出來,這個婊砸消息還真是靈通.

"姐姐,你終于平安回來了,妹妹都擔心死了,聽說那些劫匪已經把你……"

"閉嘴!"月璃冷笑,打斷她的話,"本妃活的好好的,哭什麼哭,你娘死了?"

月嫣兒一噎,"姐姐你……"

"在刺客面前誣陷我的時候怎麼不見你這麼親切?現在表現的這麼虛偽惡心有意思嗎?"

周圍的侍衛和下人聽到月璃的話都吃了一驚,原來王妃被刺客抓走是側妃陷害的!

側妃在府中一直是賢良淑德的形象,沒想到也會干這種事情,陷害自己的親姐姐,真是心很毒辣.

聽著周圍的人開始竊竊私語,月嫣兒氣的雙手握緊,原本准備好的台詞全都用不上了.

月璃就是看到有一些府中的下人在場,所以才這麼說的,這個婊砸喜歡裝清純,她就偏偏要戳穿她的真面目.

看她以後還怎麼裝!

"你若是念在姐妹情深,為什麼要讓王爺把我交出去,把你換回來?幸好我命大,半路被人救了,要不然早就沒命了!"

月璃的話,既說出了當時的事情經過,也破解了謠言,她被人救了,這些日子沒有和刺客在一起.

月嫣兒看到很多人都信了月璃的話,心里有些急,原本是想往月璃身上潑髒水,沒想到最後淋濕了自己.

"王妃,王爺讓您過去."侍衛出來了,打斷了周圍的議論.

蕭墨要見她也在預料之中.

來到蕭墨書房,蕭墨看見月璃完好的站在自己跟前,莫名的呼出一口氣來.

"你沒事就好!"

月璃冷笑,把她交給刺客的時候毫不猶豫,現在一個個假惺惺的,有意思麼?

要不是她運氣好,現在就是一具尸體了.

"聽說有人救了你?"這才是蕭墨最關心的問題.

"對!以為英俊瀟灑,很有正義感的大俠救了我,還安排我在一戶農家里養傷,王爺還想知道什麼?"

蕭墨神色微閃,外面那些流言很多都是惡意汙蔑她的,現在事情真相了解清楚了,還是要為王府的顏面考慮,做些什麼.

"外面那些謠言只是以訛傳訛,你不用在意,很快就會平息了!你養傷的那戶農家在哪里?本王改日讓人上門答謝他們."

蕭墨當然不會這麼好心,只是想要驗證月璃的話是真是假罷了.

"這種小事就不煩勞王爺了,我會讓人去答謝他們的."

蕭墨神色不悅,也沒有再追問什麼,"既然回來了,那就去看看南宮先生吧."

南宮薄這幾天情況不太好.

月璃來到南宮薄的屋外,立刻就聽到里面傳來呻/吟聲,心里一緊張,立刻快步走進去.

南宮薄面色通紅的躺在床上,想動卻又觸動身上的傷口,難受的痛吟起來.

這個人是她親自做的手術,如果出了意外,她心里一定會自責的.把繃帶打開看了一眼,月璃立刻面色凝重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