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本王從沒有那麼大方
g,更新快,無彈窗,!

月璃大早起從空間里出來,到路邊吃了一個早餐,頓時就被氣炸了!

漫天飛的都是關于她的流言蜚語,有人添油加醋甚至說晉王妃和劫匪如何如何了,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月璃有一種原地爆炸的沖動,真想把這些嚼舌頭的人都手撕了.

這消息一猜就是月嫣兒那個婊砸放出來的,她的名聲臭了對那個婊砸最有利.

"快跑啊,活閻王來了!"

一聲大呼,街上瞬間沒了人影.

月璃正想離開,就看到一個小孩跌倒在路中間,活閻王的靈車正在快速的靠近.

大腦急速運轉了一下,月璃一個猛沖撲到街上把孩子抱了起來,向路邊滾過去.

一匹在前面開路的馬飛奔而來,馬鞭一揚向著月璃的臉上抽過來,這要是打中了肯定皮開肉綻.

然而意料之中的疼痛沒有出現,耳邊響起一個低沉的聲音,"站起來!"

月璃抬起頭就看到了停在旁邊的靈車,簾幕被風吹氣,帶著青銅面具的活閻王視線盯著地上的女人.

雖然是大早上,陽光明媚,月璃還是有一種被死神盯上的感覺.

這個活閻王每次出場都這麼有范兒!

"呵呵,攝政王早上好,真巧啊!"

活閻王聲音冷漠,"你剛才驚了本王的馬車?"

"王爺大人不記小人過,一個小小的意外就不要追究了吧……"月璃掌心對出汗了,雖然知道這個活閻王不會就這麼把她殺了,但是還是心里有些害怕.

"你錯了,本王沒那麼大方!"活閻王手指從轎子里伸出來指了一下月璃,"阿三,把她抓起來!"

月璃一看情況不妙,轉身就要往小巷子里面跑,結果腰上一緊,就被一根馬鞭拽了起來.

兩秒鍾的騰空之後,重重的落在一個黑兮兮的小匣子里面,"啊,我的屁股!"

"知道疼,說明你很幸運,還活著!"活閻王沙啞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來,讓她遍體生寒.

腦袋本能的往另一邊躲避了一下,又撞上一個堅硬的東西.

一只手按住她的後腦,把她按在了他的胸前.

轎子里面黑黢黢的,什麼都看不見,熱熱的氣流灑在她的臉上,月璃聽著耳邊的呼吸能夠猜到自己現在是一個什麼姿勢.

"王……王爺,我好歹是晉王妃,是你的弟媳婦,你這樣……不太好吧?"

"被劫匪蹂躪了七天,至今生死不明的丑女晉王妃?"

一句話把月璃有些小悸動的心火澆滅了,蹂躪你大爺!

"你特麼想怎麼樣,直說吧!"月璃干脆很不怕死的和他懟上了,要殺要刮給個痛快話!

蕭戰很陰森的一笑,"上次的事情,本王不會就這麼算了!"

月璃臉上一紅,聲音有些不自然,"上次?什麼事?我有間歇性短暫失憶症,已經不記得了!"

蕭墨眸子微眯著,看著身體繃緊的女人,性感磁性的聲音緩緩響起來,"不記得了?要不要本王替你重溫一下?"

艾瑪,她居然對活閻王磁性的聲音有一種上癮的沖動!

"這個就……就不必了,呵呵,畢竟我們兩個也不熟!"

手腕忽然被抓住,月璃整個後背都貼在餃子上,還是避無可避.鼻息里全是蕭戰的氣息,帶著森冷,大熱天讓人只哆嗦.

"王爺,我……我是你弟媳婦,你不能……"你不能這樣調戲我!

"弟媳婦?"蕭戰皺眉,他好像忽然很討厭她的這個身份.

……

"王爺,到了!"馬車停了下來,侍衛統領阿三的聲音傳進來.

手腕被松開的一瞬間,月璃長出了一口氣,這個活閻王真是嚇人.

簾幕動了一下,光線射進來,下一秒坐在身邊的活閻王就整個人不見了,身邊無形的壓力頓時驟減.

"下車!"

月璃不敢耽誤,擦了擦額頭,從馬車上跳了下來.

回頭一看那棺材造型的馬車,嘴角猛抽,還沒死就進了一躺棺材.

酒樓里已經沒有一個客人,只有一個掌櫃留下,這個人似乎並不懼怕活閻王,一路把幾個人帶到了樓上的包廂里.

阿三並沒有進屋,包廂門關上了,里面只有月璃和活閻王兩個人.

蕭戰手一翻,兩個銀色的子彈出現在手心,"最後一次機會,告訴本王,你是怎麼用這個東西殺死虎獸的!"

"王爺,這件事情我們已經談過了!"言下之意,給說的我都已經說了,你就不要再白費心思了.

蕭戰面色不悅,"女人,本王沒有那麼好的耐心!"

月璃眼睛動了動,"王爺可曾聽說過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你要和本王談條件?"蕭戰收起子彈,眼睛盯著她,片刻之後開口,"說吧,你想要什麼?"

看到蕭戰忽然答應下來,月璃有些意外了,"王爺,你不會也有間歇性短暫失憶症吧?"

蕭戰聲音提高了幾分,"你放心,本王一諾千金,不會跟你耍賴!"

這下月璃放心了,"我可以和你做交易,但是你要先滿足我的要求,我才能把東西交給你!"

蕭墨如果反悔了,她就慘了.

"說吧,只要本王能做到的!"這個女人心思縝密,臨陣不慌,總能夠為自己找到利益最大化的方法.

"我要你幫我找到某個人的把柄,一招致命的那種!"

蕭戰眸子一縮,"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