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最好死在外面
g,更新快,無彈窗,!

月璃覺得送這個小尾巴回家是她今天做出的最失誤的一個決定,一路上被叨叨的沒完沒了,像是圍著一百字蒼蠅.

這個男子就像是一個缺乏母愛的小屁孩一樣,也不知道他到底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家庭里.

另一邊,一對人馬在大街上穿來穿去,像是在尋找什麼人.

"一群廢物!這麼多人都看不住一個人,老婦人知道有你們好看的,繼續給我找!"

又走了大概一個時辰,月璃腳都走軟了,"你不是說很近的嗎?怎麼這麼久還沒到?"

"我記得應該是這個方向,沒關系,我們多走一會兒應該就到了."

月璃後悔了,腦子一抽就攤上了這麼一個大齡智障兒童,連自己的家在哪里都不知道,也是夠奇葩的.

"你記不記得你家是什麼樣子?"

男子想了想,"房子很多,人也很多,桌子也很多,……"

額滴神啊!

真是遇見奇葩了!

看他的衣著應該是一個大戶人家的少爺,說不定是官宦人家呢!

就在月璃抓耳撓腮的時候,一隊騎著馬的人找了過來,"公子,你怎麼跑到這里來了?"

這些人看到小芮的時候,雙眼都是放光的.

月璃不知道這些人是誰,本能的擋在小芮身前,"你們是什麼人?要干什麼?"

為首的男子盯著月璃,"你又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和公子在一起?"

月璃一聽,這些人好像和小芮認識,"小芮,他們是什麼人?"

小芮指著那些人,"你說他們啊,他們是我家的護衛."

月璃看向那些人,一個個身強力壯,一看就訓練有素,小芮的家世果然不簡單.

"既然找到你的護衛了,你就趕緊跟他們一起回家吧."

"小七,你不和我一起回家嗎?"

"……"我好像沒答應過要和你一起回家吧?

"你先回去,我以後有時間回去找你玩的!"隨口敷衍一下吧,一個長不大的小孩子而已.

小芮一聽就開心了,"好啊,那你要說話算數!"然後就開開心心的跟著一群人離開了.

月璃看看天色,時間不早了,就近雇傭了一輛馬車,不知道還能不能趕到九宮閣去.

終于在天黑之前到了張榜的地方,月璃下了馬車,給了錢,擠到人群里看著牆上一張紅色的大榜.

九宮閣的比試安排在三天之後,比試過程分為三項,誰能最終勝出就可以要求九宮閣為他做一件事.

月璃心里有些疑惑,拉住身邊的一個人,"大哥,這個九宮閣是干什麼的?"

"九宮閣你都不知道?"身邊的大哥一臉鄙視,"那可是整片大陸都赫赫有名的存在!"

聽這位大哥說,九宮閣上一次張榜是三年之前,當時獲勝的人想要一朱千年雪蓮,沒想到九宮閣兩個月的時間就到雪域之巔把千年雪蓮帶了回來.

要知道雪域之巔可是極寒之地,從來沒有人能或者進出那里.

月璃點點頭,千年雪蓮都能采摘到,那龍骸一定也沒有什麼問題了,心里頓時又多出了一份希望.

"請問大哥,這比試的三項內容是什麼?"

"不知道,每次都是九宮閣的閣主親自出題,你想參加要先報名……"

順著人群看過去,果然見到一排人正在排隊報名.

等到把自己的名字報上去,已經是一個時辰之後了,天色都已經黑了下來.

月璃猶豫了一下,雖然心里不甘心,但是還是向晉王府的方向趕過去.

要不是半路被一個變態青衣人救走,又在空間里養了一個星期的傷,她這條小命就要葬送在蕭墨和月嫣兒手里了.

就這麼回去也太便宜他們了!

到了晉王府大門前,月璃終于下定了決心,還是先不回去了,反正空間里有吃有喝,她要想個辦法懲罰一下那對狗男女才行.

接下來的幾天里,忽然一則關于晉王妃的消息開始滿天飛了.

傳言晉王妃被不明身份的此刻劫走,晉王爺派人尋找了七天都沒有結果,依然是下落不明,生死不知,晉王爺正打算把此事上報朝廷,讓京城的禁衛軍全體出動來尋找.

此外,有人能提供晉王妃的消息,就能夠得到一筆數量高的嚇人的獎賞.

京城的人都在議論,更多的不是議論怎麼樣去找晉王妃,而是議論這些劫匪會對晉王妃做什麼.

眾所周知,晉王妃那是丑的名滿京城,這些劫匪是不是腦子有問題,把她劫走?

晉王府里,蕭墨把一個杯子重重的摔在地上,"胡鬧!誰讓你把消息放出去的?"

月嫣兒戰戰兢兢的跪在地上,頭都不敢抬起來,要不是考慮到往日的恩寵,蕭墨真像一腳踹過去!

"妾身知道這樣未必有效,但是姐姐已經失蹤七日了,我心里放心不下,姐姐玩意出了意外怎麼辦?"

"只要姐姐還在京城,就一定會有人看到她,說不定很快就會有人送來姐姐的消息呢!"

月嫣兒一副可憐楚楚的模樣,聽起來完全是擔心月璃的安危才這麼做的.

蕭墨這些天越來越煩躁,既找不到月璃的下落,也查不出是誰在背後算計他.更可惡的是玉精髓不見了,影響到了他練功.

現在消息已經傳出去了,就算怪罪月嫣兒也沒用了.

"你下去吧,以後沒有我的話,不許自作主張!"

月嫣兒剛剛離開,侍衛就進來了,神色嚴肅,"王爺,九宮閣又張榜了,比試就在三天之後!"

蕭墨點點頭,"好,你明天就去報名!"

"是!"

月嫣兒可憐楚楚的離開了前廳,被兩個嬤嬤扶著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一進屋臉上的虛弱立時消失不見,換上陰狠的表情.

"月璃這個賤/人,最好死在外面,也省的我再多費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