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卸磨殺驢的混賬王八羔子
g,更新快,無彈窗,!

我X你大爺!

月璃摸摸被摔疼的手臂,沖著關上的大門踹兩腳,"王八蛋,不想救就不要救嘛!"

干嘛救了人,又大半夜丟在街上?

知不知道很疼的!

不過也好,總算是脫離危險了,現在關鍵是先找個地方療傷.

深更半夜,街上一個鬼影都沒有,月璃悄悄找了一個黑暗的巷子,意念一動就進了空間里.

什麼也不管了,先睡上一覺再說,身子倒在手術台上,立刻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在她剛消失的地方,兩個黑衣人相視一眼,"人呢?"

"不知道啊!我明明看到她進了這個死胡同,怎麼忽然就不見了?"

"再仔細找一下."

……

晉王府里,蕭墨一夜沒有合眼.

"稟報王爺,屬下一直追到天亮,沒有發現王妃的蹤跡……"

"報告王爺,這個牛大嘴硬的很,怎麼打都不開口……"

其實牛大也不是什麼都沒說,只不過說出的那些話太髒了,都是對蕭墨的'問候’,不能說出來.

黑衣人的尸體已經檢查過了,都是江湖上的各路強盜草莽,應該是被牛大重金收攏起來的,其中還有幾個被朝廷通緝的要犯.

"本王親自去會會他!"莫名其妙的被人上門尋仇,白白損失了那麼多的護衛,這口氣怎麼忍得下去!

另外,月璃現在下落不明也讓他有些心煩意亂.

晉王府的地牢防衛森嚴,就算是頂尖高手進來也難以逃得出去.

層層鐵門打開,迎面飄來一股濃重的血腥味,蕭墨皺了皺眉眉頭,大步走進去.

最里層牢房里的牛大已經被折磨得不成樣子了,遍體鱗傷,意識也開始迷糊,嘴里有氣無力的叫罵著,"蕭墨,你這個狗賊,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蕭墨在他面前站定,"你如何斷定玉精髓是本王搶走的?"

牛大聽到蕭墨的聲音,一雙眼睛猩紅,"你追殺我族人這麼久,除了你還能有誰?我弟弟前日一個人外出,被你鑽了空子,這筆賬,我牛家人絕不會忘!"

一想起弟弟牛二慘死的樣子,牛大就雙拳緊握,眼睛里噴著仇恨的光.

前日,就是初六.

蕭墨凝神,那天他應該在溫泉別院里,碰巧就有人截殺了牛二,搶走了玉精髓,這也太巧了.

"你確定玉精髓已經不在你們牛家人手里了?"

"已經被你搶走了,還在這里假惺惺做什麼,有本事就把我殺了!"

蕭墨點點頭,揮了揮手,"殺了他!"

轉身里去.

既然東西不在牛家人手上了,這個人留著也沒用了.牛大和牛二兄弟一死,牛家再也翻不起什麼風浪了.

出了地牢,蕭墨的腦海里一直浮現著月璃的臉,這個女人到底被帶到了哪里,為什麼暗衛追了一夜都沒有發現蹤跡?

……

空間實驗室里,月璃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機器人正圍著自己轉來轉去.

"傷口已經消毒處理,縫了線,預計一個星期之後能夠痊愈……"

背上的傷口被縫合了,難怪感覺有些痛,"你去找一下有沒有吃的東西."

記得實驗室的三樓有一個儲物間,里面應該有一些飲用水和糧食,夠吃一段時間了.

身上的傷這麼重,肯定要在實驗室里休息幾天了,至于外面的情況,愛咋咋地!反正沒一個好東西!

機器人除了醫療手術,現在還兼職給月璃做飯,洗衣服等等,完全被當成了專職傭人.

喝了一些小米粥,月璃又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夢里,月璃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她心想又要見到那個糟老頭了,一定要把他的胡子揪下來!

結果糟老頭沒找到,一個黑衣人忽然出現,大刀向她砍過來,緊隨其後一個血粼粼的人頭飛起來,仔細一看人頭上的臉居然是她自己!

"救命啊!有鬼呀--"月璃哇哇大叫著醒了過來,被嚇得一身冷汗.

"患者心跳加速,情緒緊張,應該是收到了驚嚇,請深呼吸,放松……"

月璃啪的一下關掉了機器人的電源,"別沒完沒了的叨叨,一邊呆著去!"

還好只是一個夢,太嚇人了.

腦海里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月璃忽然想起來之前去溫泉山的時候,為了救翠兒進了叢林,一顆人頭滾落到她們身邊.

把最近的事情聯系起來,黑衣人,人頭……難道那天在山上見到的人頭,就是牛大被殺的弟弟?

這麼說,那些人真的找錯了複仇對象,殺死牛大弟弟的人不是蕭墨,而是活閻王蕭戰.

一想到蕭墨就來氣,她費心盡力的幫他給南宮薄做手術,剛一結束就把她當成替罪羊扔給黑衣人刺客,真特麼的卸磨殺驢.

混賬王八羔子!

不過也不是全無收獲,牛大用刀劃開蕭墨褲襠的時候,她瞥了一眼,里面隱約有紋身的痕跡,圖案看上去很想一個鳳凰的尾巴.

也就是說,第一件神器很可能就在他的身上.

如果不是這樣,她真的不想再回到王府,去見那個渣男!

三天的時間,蕭墨幾乎把所有的暗衛全都派了出去,不惜一切代價的尋找月璃,可惜依然是音訊全無,她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蕭墨也因此變得脾氣很暴躁,就連月嫣兒都不敢在他面前撒嬌賣萌了.

"稟告王爺,已經找到了牛家人的老窩,依然沒有發現王妃的蹤跡……"

"混賬!"蕭墨一掌把面前的桌子劈碎了,"本王養你們是干什麼吃的?"

一排暗衛齊刷刷的跪倒,"王爺息怒!聽牛家人說,王妃半路被一個內功深厚的青衣男子救走了?"

蕭墨神色一凌,"青衣男子?"

"據說此人功力極深,出手果斷而毒辣,屬下猜測有可能是九宮閣的人!"

"你是說,王妃和九宮閣之間,可能會有什麼牽扯?"

"屬下不敢妄加猜測!"

如果是這樣,那麼問題就嚴重了.

蕭墨早就懷疑月璃被人掉包了,要不然不可能變化這麼大.但是上次在溫泉別院已經驗過了,是她本人無疑.

要說她身上沒有秘密,蕭墨是絕對不信的,現在九宮閣的人親自出面救了她,也許透露了什麼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