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一個比一個奇葩
g,更新快,無彈窗,!

脫衣服?

這才第一次見面,要不要這麼直接?

月璃點點下巴,"大姐,我被點了穴道,動不了了!"

這個長裙女子和剛才的面具男子一樣的冷漠,臉上沒有一絲笑容.

穴道被解開之後,月璃立刻就癱軟在地上,渾身上下都疼.

之前後背上被黑衣人趁亂砍了一刀,還不知道傷勢怎麼樣呢.

冷面女人看著她不動彈,有些不耐煩的催促,"快脫!"

"大姐,我受傷了,能不能先給我處理一下傷口?"既然把她帶過來,那個男人肯定不想讓她這麼死掉,所以提些要求呀不過分.

冷面女人過來查看了一下她背上的傷口,眉頭皺了一下,轉身走出了房間,很快又帶著一瓶治傷藥回來了.

剪開她的衣服,把藥均勻的灑在她的背上,月璃疼的直哆嗦,"美女,擺脫你輕一點,嘶--"

處理完了傷口,女人給她擦了身體,很小心的避開傷口的地方,然後又找了一套乾淨的衣服換上,"跟我去見公子!"

月璃本來想說句謝謝的,但是看到美女這麼冷漠,也就算了.

接下來要去見那個男人了,月璃忽然有一種好菜要上桌的感覺,可惜她不是吃菜的人,而是被吃的菜!

樓上的一個房間門口,"公子,人已經帶來了."

"進來吧!"

門打開了,冷面美人沒有動,示意月璃一個人進去.

屋子里黑乎乎的,沒有燈,只有窗戶的位置有淡淡的月光透進來,帶著一絲邪氣.

這種感覺好詭異!

"嘭--"腳剛邁進去,身後的門自動關上了.

月璃確信自己之前從來沒有見過這個青衣男子,但是對方好像認識她一樣,而且是故意在半路堵截,把她帶過來.

"剛才多謝英雄出手相救了!"

黑暗里傳來一個聲音,"我從不會平白無故的救人!"

果然,天上不會掉餡餅,就算掉了你也得拿東西去換,這是任何時候都改變不了的事情.

"那,公子想要小女如何報答呢?"

青衣男子忽然笑了,"你覺得應該怎麼感謝我?"

月璃想了想,她身上好像真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就連原主母親留下的銀票也被她倒騰的差不多了,現在沒有什麼可以拿得出手的東西.

"恩人,不如我幫你做些什麼吧,這個我拿手!"刷刷盤子掃掃地之類的活,她還是可以做的.

"也好,"男子像是很好說話的樣子,"那你就跳一支舞吧!"

額……

你丫是認真的麼?

看一個丑女跳舞,這貨到底跟自己有多大仇啊!

更重要的是,老!娘!不!會!跳!舞!

"怎麼,不想跳?"

月璃一愣,如果說自己不會,這貨會不會提出更過分的要求?相比起來,跳舞雖然有些羞羞,但是也在能接受的范圍內.

想到這里,月璃猛地點頭,"願意!非常願意!"

"好!"男子拍了一下手掌,一個身材妖嬈的美女走進來,"公子有何吩咐?"

"帶她下去換件跳舞的衣服."

啥,又換衣服?

這一晚上又是鬧刺客,又是被人放風箏,月璃本來就沒有什麼力氣了,勉強撐著身體站在這里已經是極限了.

"英雄,其實我……"

不等她說話,就被妖嬈女子帶走了.

另一個房間里,"公子喜歡紅色的."說著就丟過來一件衣服.

月璃差點驚掉下巴,這哪是衣服啊,分明就是布片!

下身勉強遮住大腿根的包臀紅裙,上身一個小的不能再小的裹胸.

這麼暴露……這男人的審美要和二十一世紀接軌了!難道他也是穿越過來的?

鏡子面前,月璃看著自己的倒影咋舌,臉上臃腫,身上帶著疤痕,真丑!

她自己都不忍心多看一眼,那個男人確定沒有自虐的傾向嗎?

"一會兒跟著我,我怎麼跳,你就怎麼跳,明白了嗎?"

"明白!"有人現場指導最好不過了,要不然她就准備表演第八套廣播體操了!

一路被妖嬈女子帶到了一個湖中的圓形木台上,四周都是湖水.青衣男子已經穩穩坐在這里等著了.

"咚咚--"

鼓點響起來,一群衣服同樣暴露的美人並排開來,拼命搖動著盈盈一握的小蠻腰,身材凹凸有致,扭動起來誘/惑力爆棚!

月璃目瞪口呆的看著台上一群水蛇美女盡情的搖擺,像是被雷擊了一樣,石化了.

讓她上去這樣扭,還不如一刀劈死她!

"去吧!"妖嬈女子掃了月璃一眼,示意她該上場了.

媽呀,拼了!月璃一咬牙就挺身而上了.

然後台上就出現了很怪異的一幕:前面一排水蛇腰的美女姿態萬千,柔魅的讓人心醉.後面一個丑八怪女人,像是跳大神一樣竄來竄去.

這畫面太違和了!

坐在下面的青衣男子忽然一口酒噴了出來,哈哈大笑了起來,"有趣,有趣!"

這一聲大笑把身邊所有人都驚呆了,甚至那些扭動小蠻腰的美人動作都一瞬間停滯.

這些人跟了公子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見過公子笑,今天真是開了眼.

月璃看到青衣男子盯著她笑,心里更是惱怒,笑你大爺啊笑!

老娘第一次跳舞不行嗎,你特麼有本書也來跳一個!

很好想是不是?好啊,老娘今天非得笑死你!

越想著,月璃扭得越起勁,最好笑死你才好!

自從穿越到這個世界罵他就沒有過好日子,遇到的人一個比一個奇葩,真尼瑪倒黴透了!

"本來只是路過,順手撿了一個女人回來,沒想到還挺有意思!"

站在身邊的女人一聽男子的話,臉上閃過一抹嫉妒,隨後笑盈盈的說道,"公子既然喜歡,不如把她留下來,以後陪公子玩樂."

"不必了,長得太丑,會影響心情!"

剛才救這個女子的時候,隱約聽到黑衣人提到了晉王蕭墨,他現在可不想給自己招惹麻煩.

一曲舞蹈結束之後,月璃累的上氣不接下氣,正要坐下來休息一會兒,兩個大奶妞走上來把她架起來就往外走.

"喂,喂,你們要把我帶到哪里去……啊……"

話沒說完,月璃身體就已經飛出了大門,落到了大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