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人死了和我沒有一毛錢關系!
g,更新快,無彈窗,!

月璃聽到外面嘭的一聲響,知道有人闖了進來,好在手術已經結束了.

她強打起精神站了起來,"病人的情況怎麼樣?"

機器人回答,"病人情況穩定,預計半個小時之後就會醒過來!"

"那就好!"月璃拔掉南宮薄身上的針頭,意念一動,兩個人就出了空間.

把帶著血的紗布之類的東西往面前一放,看起來這里像是剛進行一場手術一樣.

這個女人兩個多時辰都不出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蕭墨腳下生風,沿著通道大步往里走.

"王爺這就等不及了?是怕我把他治死嗎?"

蕭墨原本怒氣沖沖,進來之後看到月璃黑黑的眼圈,蒼白的臉,還有疲憊的神色,怒氣一下子就消散了.

他是擔心南宮薄,同樣,也擔心她.

"南宮先生怎麼樣了?"

"你們身上髒,不要靠近病人!"萬一不小心引起病菌感染,病人一命嗚呼了,她之前的辛苦就白費了!

蕭墨聽到之後,臉色一沉,這個女人竟然敢說他身上髒,真是越來越放肆了.

但是考慮到南宮薄的安全,他還是忍住了,沒有上前.

考慮麻藥的時間差不多了,月璃把手術台周圍的帳子升起來,讓他們遠距離看著南宮薄,輕喚了幾聲,"南宮先生,醒醒!"

麻醉的時間不能過長,為了避免病人發生意外,通常會按照手術時間來注射麻藥,保證病人能夠在手術結束之後盡快的醒過來.

南宮薄意識開始複蘇了,迷迷糊糊的聽到有一個聲音在叫他,睜開有些疲憊的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張丑陋的臉.

猛地一個驚嚇清醒了過來,就看到月璃把手指放在他面前,"看看這是幾個手指?"

"兩……兩個……"

"還好,人沒傻!"月璃擦了擦額頭,"南宮先生,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疼……"南宮薄嗓子有些干啞,身體動不了,只是呼吸的時候感覺胸口一陣一陣的疼痛,像是被人砍了一刀一樣.

"疼就對了!"活生生挨了一刀,能不疼嗎?

"這幾天保持平躺的姿勢,不要亂動,飲食上以清淡的湯水為主."

南宮薄只覺得滿腦子的問號,但是身體太疲憊,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只好點了點頭,沒有問什麼.

"王爺,把人抬走吧,最近不要讓他下床,也不要亂動."

處理完了這里的一切,月璃已經累的口干舌燥,身體也快要透支了,她現在只想著回去好好的睡一覺.

蕭墨對這個南宮薄非常的看重,直接讓人把他抬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南宮先生的病情康複之前,你到本王那里親子照看."

月璃點了點頭,這也算是她穿越過來的第一個手術,為了防止意外發生,還是要多費點心思的.

一覺醒過來已經天黑了,到蕭墨的院子里查看了南宮薄的病情已經到吃飯的時間了.

正要問這段時間的食宿問題怎麼解決,一群丫鬟仆人就端著晚餐過來了,長長的一排,足有三十多道菜!

看著一桌子香氣撲鼻的美食,月璃忍不住咕咚咽了一下口水,太奢侈了,這就是有錢人家的生活嗎?

"王爺,這是……"

蕭墨徑直坐下來,嘴里吐出兩個字,"吃飯!"

嗯?今天這是什麼情況,咸魚翻身了?

"呵呵,那我就不客氣了哈!"本著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的原則,月璃一屁股坐下,開吃!

睡醒之後還沒有吃東西,這會兒肚子確實是餓了,眼睛掃了一圈,直接上手抓了.

丫鬟們看著月璃抓起一只大蝦,一口咬掉腦袋的誇張樣子,紛紛露出鄙夷的神色,像是在看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一樣.

王爺還沒有動筷子,她就已經吃上了,真是不懂規矩,難怪不得王爺寵愛.

蕭墨倒是並不在意,看著她吃得這麼香,也拿起一只大蝦.

身旁丫鬟很有眼色的湊上來,"王爺,奴婢來幫你剝殼."

月璃沒有抬頭,一邊吃著輕輕嗤笑了一聲,又不是受傷或者殘廢,剝一個蝦還要人來幫忙,太傲嬌了吧.

雖然沒有抬頭,表現的不明顯,但是蕭墨還是注意到了她鄙視的神色,臉上帶著不悅!

沖丫鬟擺了擺手,"不用了,本王自己來!"

這王府的廚子廚藝真不錯,月璃都吃撐了還在往嘴里送東西,最後看得蕭墨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還沒吃飽?"

"嗝--,飽了!"月璃打了一個滿足的飽嗝,這才意猶未盡的舔舔嘴角,放下了筷子.

"本王問你,為何南宮先生胸前會有刀傷,那些針線又是怎麼回事?"

月璃正在摸著肚子消食呢,一聽蕭墨的話嚇了一跳,"你……你把他怎麼樣了?"

這貨該不會是因為好奇,又把南宮薄傷口拆開了吧?

"我警告過你不要動他的,人要是死了,和我沒有一毛錢關系!"你丫知不知道抗生素多貴重?用一點就少一點!

萬一感染了神仙都救不了他了!

蕭墨沒有想到月璃會忽然激動成這個樣子,還沒開口說話,就見月璃已經向南宮薄的屋子跑過去了.

好在蕭墨只是把外層的綁帶拆開了一些,之後又讓懂醫術的大夫進行了包紮,影響不大.

月璃又做了一個消毒處理,這才放心下來,額頭上都急出了汗.

蕭墨被月璃吼了幾句,神色有些難看,但是考慮到南宮薄的病情,並沒有計較什麼.只是心里不太明白,不就是拆個綁帶嗎,至于這樣緊張嗎?

月璃心里惱火,不想再見到蕭墨,就到旁邊存放藥品的一個小屋子躺下了,准備休息一下.

"你還沒有回答本王的問題!"

蕭墨的聲音忽然在耳邊響起來,把月璃嚇了一跳,靠,要不要這麼陰魂不散!

"我累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本王也累了,你來伺候本王休息!"

靠之!

蕭墨的屋子里,月璃閉著眼睛幫蕭墨換了衣服,正准備往外走,忽然一股殺氣襲來,讓她全身汗毛倒豎起來.

還沒等她做出反應,背後蕭墨一個掌風把她堆到一邊,一只利箭從窗戶飛進來釘在了地面上!

疲憊瞬間消散,月璃完全清醒了過來,再晚一些她就要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