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送上門


聞言,月璃只是眼皮抬了抬,並沒有太多的驚訝.

"哦?情況如何?"

"聽說受了傷,已經被何的人給救走了."

月璃垂首輕輕揉捏著他長了幾個小肉窩的小手,手感真是不錯.

"抓到人了嗎?"

"何的人趕到把刺殺的人制服了."

月璃手上的動作一頓,一臉原來如此的表情."制服了啊,還真是沒用的刺客."

"玄兒,何夫人剛才我們這里離開就遇到了刺殺,你覺得娘親該怎麼做呢?"

蕭玄被問到,凝重一對已經成型的小眉頭思索片刻後道:"那娘親就讓何老爺嘗嘗像正常人一樣走路是什麼滋味."

一聽,月璃笑了,捏捏他軟軟的小臉."兒子,你這麼聰明真的好麼.收拾收拾,咱們去看看何夫人傷得重不重,可別死了."

"好."

……

"快,快去找大夫來."何府瞬間炸開了鍋.

"小心一些,千萬不要碰到母親."

何啟華一得到何夫人遇襲的消息,趕忙從外面趕了回來.

在附上的何志遠收到消息後,更是驚得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想也不想的就讓人推著輪椅沖了出去.

當看著躺在床上,全身都是血的何夫人時,兩人具是大驚.

"大夫來了,大夫來了."

何府內的大夫被揪了過來,在看見滿身是血的何夫人是也嚇了好大一跳.

而在院子里被禁足的何韻不知道從哪里聽來何夫人被刺傷的消息,更是不管不顧的從院子里沖出來.

讓下人們看了,都不得不驚歎這母女兩的感情,簡直好得跟親母女一樣.

何韻沖跑出來時,也沒有注意,今天看守她的護衛似乎沒有之前那麼苛嚴.

何府的大夫剛開始被嚇了一大跳,不過在給何夫人看過傷勢之後又呼出一口氣來.

何夫人身上的傷乍一看很嚇人,不過卻都不是致命的傷,只要處理好就不會有大礙了.

"王大夫,我母親怎麼樣了?"何啟華急得冷汗都出來了.

"老爺,少爺放心,夫人已經沒有大礙了,只要吃上幾天藥好好休養就會沒事了."

"母親身上的傷那麼嚇人……"看王大夫說得沒什麼大事的樣子,何啟華還有些不信.

"是,那些傷看著的確是嚇人的,但都不致命,還請少爺放心."

聽王大夫再三確定,何啟華跟何志遠才放心下來.

"父親,母親怎麼樣了?"

一抹人影沖跑進來,驚得兩人一時間都沒回過神來.

再看清來人是何韻時,何志遠臉瞬間沉了下來!

"混賬!是誰把她放出來的?"

何志遠讓何韻禁足,現在她在沒有自己命令的情況下出來了,這是在挑戰他的威嚴!

何啟華也知道何韻為什麼被禁足,自小姐弟感情就不錯,不免為她求情."父親,姐姐也是擔心母親的身體,且原諒她這一次吧,等母親沒事了,姐姐會回去的.對吧,姐姐?"

何啟華是想讓何韻向何志遠服個軟.

何韻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咬牙道:"是,還請父親讓我看看母親,只要母親沒事,我馬上回去禁足!"

何志遠哼了聲,又看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的何夫人,終究還是心軟了.

"只此一次."


"多謝父親."

何韻走到何夫人床前眼圈有些發紅,不知道是因為傷心,還是被氣的.

"是誰,到底是誰敢如此傷害母親!"

"那些刺客審出了什麼嗎?"

"回老爺,正在審問."

"老爺,老爺,那些刺客招了,都招了."管家臉色怪異的在門外道.

"進來回話."

"是."

"是,是月大夫,那些刺客是月大夫派來的!"管家臉色有些難看的啞聲道.

"什麼?"何啟華震愕.月璃……為什麼?!

他下意識的就覺得不可能!

"是,他們所有人都招了,還有些嘴硬的,用了刑之後也都招了.說是月大夫給了他們一大筆錢,讓他們殺了夫人,說是不讓她礙事!"

"這個毒婦!父親,難道這樣的人你還要……"

"何韻你給我閉嘴!"何志遠一聲冷喝.

何韻看了看屋子里的人,這才止住了話頭.

"老爺,月大夫來了,說是來給老爺繼續治腿."

"她還敢來!"

何啟華心情也有些複雜,只能看向何志遠,看他怎麼決定.

何志遠只沉默片刻便開口了."請月大夫進來.正好夫人受傷了,也請她看看."

"是."

"父親!難道不是應該讓人把她抓起來嗎?"何韻對何志遠的決定極其不滿!

何志遠看向躺在床上的何夫人沒有說話.

月璃牽著蕭玄被領進了碧水閣.

剛進碧水閣,母子兩就明顯感覺到氣氛不對了,那些人一個個看他們的眼神就像是要吃人一般.

"娘親,看來你猜對了呢."蕭玄毫無畏懼的挺直了脊梁走著.

"跟你爹混那麼久,肚子里沒點黑水,哪里能算得上是天生一對."

"娘親,不要一找到機會就秀恩愛好嗎,畢竟兒子現在還是個幼童."

"對,一肚子黑水的幼童."

碧水閣的下人看這對母子兩還一路云淡風輕的,不由冷哼,能不能活著出去還不知道呢!居然還笑得出來!

"老爺,月大夫到了."

"讓她進來."何志遠面色沉沉,看不出喜怒.

月璃帶著蕭玄走進去時,就聞到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剛一走進去,就感覺到有一道視線幾乎要將她的身體穿透,如果眼神能夠殺死人,無疑,這個能肯定能把她給看死了.

一抬眼,就對上那道視線.

何韻啊,看來又要被人當槍使了.

"月璃,我母親到底什麼地方得罪了你,讓你如此惡毒的對待她!"何韻張口就是質問.

"姐姐……事情還沒有弄清楚……"

這一次,何志遠沒有制止她,而是讓屋子里的下人都退到院子里去,沒有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

月璃眉尖一挑,眼神一愕,看著何韻笑道:"何小姐,你是在說夢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