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神經毒素


月璃嘴角帶著譏誚的笑,這個老嬤嬤肯定是因為月嫣兒被打的事情過來的.

果然,老嬤嬤一進來就跪到了地上,聲淚俱下,"王爺,側妃她……她快不行了,你快去救救她吧……"

蕭墨神色一緊,"嫣兒怎麼了?"

"側妃昨日被打之後,身上就開始發燒,到現在已經燒的昏過去了,王爺,您快去看看吧."

蕭墨臉上閃過焦急之色,"那還不趕緊去請大夫!"

"是,老奴這就去!"

兩個人急匆匆離開了,屋子里只剩下了月璃一個人.

月嫣兒那點小傷,最多身上出現一點淤青,這種暈過去的話騙騙傻瓜還行,在她眼里就是一個笑話.

蕭墨快步回到月嫣兒的院子里,看到屋外幾個丫鬟哭的泣不成聲,心里更是緊張起來了,不就是大了十板子嗎,有這麼嚴重?

屋子里,月嫣兒側躺在床榻上,嘴里迷迷糊糊的說著話,"王爺,妾身知道錯了,你別不要我,嗚嗚……"

老嬤嬤走過去,扶著月嫣兒搖晃了幾下,"側妃,你醒醒啊,王爺來看你了!"

蕭墨走過去摸了一下她的額頭,果然很燙,帶著怒氣訓斥道,"為什麼不早些去請大夫?"

老嬤嬤顫顫驚驚的回答,"側妃怕您還在生氣,就不讓我們去請大夫……"

"可惡!"蕭墨臉上帶著怒氣,"大夫請來了沒有?"

"王爺,大夫來了!"門外老嬤嬤帶著一個中年大夫匆忙跑進來.

來不及行禮,蕭墨直接揮了揮手,讓大夫上前給月嫣兒診斷病情,大夫不敢耽誤,立刻走上前.

片刻之後,蕭墨詢問,"情況怎麼樣了?"

"王爺,側妃心火郁結,血脈不通.又燒了這麼久,情況很不妙啊!"

看著大夫臉上嚴肅的表情不像是作假,蕭墨立刻催促丫鬟拿了藥方跑出去抓藥了.

等到熬了藥給月嫣兒喝下去,溫度降下來,已經是半天之後的事情了.這段時間蕭墨一直守在屋子里沒有離開.

"王爺……"

看到月嫣兒醒了過來,蕭墨立刻走過去握住她的手,"好些了沒有?"

月嫣兒看到蕭墨之後,眼淚立刻就出來了,"妾身還以為王爺在生我的氣,再也不見妾身了呢,嗚嗚嗚……"

蕭墨一聽到這哭哭啼啼的聲音,頓時心就軟了.

"本王沒有生氣,你不要多想,先把病養好!"

"王爺真的不生氣?"月嫣兒一聽,哭的可憐兮兮的小臉從蕭墨懷里抬起來,臉上帶著歡喜看著他.


精致小臉上,一雙濕漉漉的大眼睛眨著,睫毛上還掛著幾滴淚痕,模樣一看就讓人憐愛疼惜.

不知道為什麼,蕭墨的腦海里又想起了月璃的臉,姐妹兩個人容貌怎麼就差別這麼大呢?

月嫣兒看到蕭墨不再生氣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氣,"王爺,風華郡主的傷怎麼樣了?蘭公主這麼寵愛風華郡主,這事情千萬不能讓蘭公主知道,要不然她肯定會來找姐姐麻煩的!"

整個京城誰不知道風華郡主囂張跋扈?

誰不知道蘭公主愛女如命?

"難為你發高燒還在擔心你姐姐!"蕭墨看向她的眼神有幾分心疼.

月嫣兒虛弱地笑了笑,"她畢竟是我的姐姐,我怎能不擔心呢?"

蕭墨想到月璃見過蘭公主之後毫發無傷的樣子,絲毫沒有擔憂的表情,"放心吧!她自己都不擔心,你擔心什麼?"

聽他說話之間的那種親昵的感覺,月嫣兒心里就異常得意.

那個丑女想要搶走王爺的寵愛,做夢去吧!

第二天,那些上山游玩的公子小姐們紛紛下山去了,有活閻王在山上,游玩的興致也沒有了,還是早些逃離的好.

風華郡主也被蘭公主送到了皇宮里去醫治.

蕭墨因為月嫣兒的傷勢還沒有痊愈,就留了下來.

月璃一整天什麼都沒有干,一直都待在屋子里計劃著南宮薄的手術的事情.

直到傍晚的時候,正想去洗漱一下准備睡覺,肚子忽然一陣疼痛,"嘶--該不會是吃錯東西了吧!"

月璃強忍著腹痛坐在椅子上,想要揉一揉肚子,結果越來越痛.

"小姐,你怎麼了?"翠兒一進來就看到月璃痛苦的樣子,臉色蒼白的趴在桌子上.

"我……有些肚子疼,你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下……"這種感覺很不正常,她要趕緊到空間里去找藥.

翠兒聽到月璃聲音都在顫抖,臉上全然沒有了血色,頓時就嚇壞了,"小姐,奴婢去請王爺給您找大夫吧?"

"不用!"月璃咬著牙,"你先出去,我一會兒就好!"

"……是!"翠兒很不放心的退了出去.

月璃捂著刀絞一樣的肚子,一閃身就進了空間里,對著機器人下命令,"快扶我到手術台上,做一個腹部檢查!"

靠!真是疼的要命的感覺!

機器人立刻把她固定在手術台上,啟動各種儀器開始檢查.

半個小時後,月璃已經渾身虛脫了,檢查終于有了結果:月璃體內有大量隱性的神經毒素,一旦擴散就會損傷神經和大腦,最後變成一個植物人!

納尼?

月璃一下子被嚇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