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說服


何志遠不知道在屋子里跟何夫人說了什麼.

那一晚,何志遠就沒有出過那間屋子.

等到翌日早上他離開的時候,何夫人的情緒已經完全被安撫下來了,也不再說離開之類的話,還主動出府要到桃花苑去.

"父親,娘親去桃花苑了?"

"恩."

"你母親,知道那件事了,原來是因為那件事她才會這麼鬧騰,那些桂花糕也沒有什麼問題,只是月大夫的孩子剛好吃了相沖的食物,肚子不適罷了."

何夫人昨晚可是使盡了渾身解數讓何志遠相信自己的話,最終,她還是成功了.

何志遠答應她,表面先跟月璃保持合作的關系,但背地里觀察月璃的所為,在做最後的決定.

這個要求並不算過分,他也就答應了.

畢竟他現在也不確定月璃的實力到底如何.

……

桃花苑內.

月璃早清晨第一抹陽光沖破云層前沖出了屋子.

"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娘親,你找到什麼了?"

搬到這里來的兩三天時間,蕭玄就沒怎麼休息,一直都守在歸歸他們身邊.

蕭錦雖然解毒了,但畢竟被毒傷了腸胃,這兩天的時間瘦了不少,小臉都沒那麼圓了.

"娘親找到解藥了."

蕭玄大眼一亮."那真是太好了,娘親快,快給哥哥他們喂下."

"恩."

短時間內想要做成藥丸是不可能的,只能寫了藥方讓阿三他們去抓藥.

兩個時辰後,月璃將熬好的藥給歸歸和蕭宸喂下,不到一刻鍾的時間,兩個孩子疼痛瞬間減輕,沒有再冒冷汗了.

月璃看著都消瘦了一圈的小孩子,心痛不已.

不過她沒有讓阿三把消息傳給蕭戰,她不想他在那邊處理各種麻煩時,還要擔憂著這邊的這邊的情況.

"夫人,何夫人到了門外."

"她還敢來!"蕭玄小臉一沉,小小的人兒周身散發著一股濃濃的戾氣.

"讓她進來."

月璃寬慰的拍拍他的手."這兩天玄兒也沒有睡好,去跟哥哥他們躺一會兒."

"娘親……"

蕭玄小小的手抓住月璃的手指一臉擔心,他不想讓她獨自面對壞人.

"玄兒是男子漢,想要在娘親身邊保護娘親."

月璃看著他堅定的神色,心底暖暖的笑了笑."好,那你要在旁邊好好保護娘親哦."

"恩."

月璃帶著蕭玄走進正廳時,何夫人正坐在里面喝茶.

看見他們走進來,也沒有站起來,只將茶杯放下抬眼看著他們笑了笑.


"是玄兒啊,幾天沒看見,還真是讓人怪想的,來,到夫人這里來夫人給你糖吃好不好?"何夫人笑得溫柔好看,可在蕭玄眼里,從沒見過比她更讓人厭惡丑陋的人!

"何夫人的躺我可不敢吃,以為不知道那'糖’會不會直接要了我的小命!"奶氣稚嫩的聲音卻帶著濃濃的戾氣.讓何夫人的笑臉都僵住了.

不得不說,月璃所生的幾個孩子中,就眼前這個跟她戰兒小時候是最為相似的,在人前總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樣子,還真是討人喜歡呢……

"夫人有話要跟你娘親說,玄兒到外面去玩兒好不好?"

蕭玄根本就不理會她,直接牽著月璃的手到主位上坐下完全無視了她的話.

何夫人這回臉上的笑是緩緩落了下來.看了荷花一眼,荷花會意退了出去,還順帶將門給關上了,這看著完全是像在自己的府邸一般,完全沒把月璃當回事.

本來她還顧念這孩子三分的,可想到他是月璃的孩子,今後也絕對不會留在她戰兒的身邊,也就不在意了.

"聽說月大夫的幾個孩子病了,不知道現在如何了?我之前到是得了一些對某些特殊病症有奇效的藥,今天特地奉了我們老爺的命給夫人送過來."

何夫人從身上拿出一個玉瓶放到桌上看著月璃.

"月大夫,這做人可是要說話算話的."

月璃不以為意的笑笑."若是說話不算話,又如何?"

何夫人臉上再次笑開."說話不算話的人,可是會遭到報應的!月夫人是不想自己還有身邊的人遭到報應吧?天打雷劈什麼的,想想都讓人覺得好可怕啊……"

"是啊,天打雷劈什麼的,還真的可怕,尤其是那些拋夫棄子的人,更該死得透透的才好!"

何夫人臉上的笑容微僵,旋即又恢複正常.

"好些天都沒有看見月大夫的相公了,不知道他去了什麼地方?"

"這不是你需要知道的."

她拿起桌子上的瓷杯站了起來,緩緩走到月璃跟前,將瓷杯送了過去.

"月大夫,之前多有得罪,還請月大夫不要放在心上,喝下這杯請罪茶吧."

這被茶水,何夫人剛才可是喝過了的.

用自己喝過的茶來跟人請罪?

這是在說笑嗎!?

"何夫人,你擋住我的光了."

蕭玄沉著一張小臉,頗有那麼些氣勢.

何夫人見了,下意識的後退一步,卻不小心趔趄了一下,手上的瓷杯一滑."乒乓"一聲,瓷杯摔落到地上,碎裂開來.

茶水四濺,月璃伸手為蕭玄擋住飛過來的茶水.

不過好在茶水並不燙.

"月大夫,就算你不願意接受我的賠罪,也不必如此……你,你難道就不怕傷了自己的孩子嗎?"何夫人一臉的驚訝.

月璃懶得看她演戲,真是沒想到蕭戰的生母會是這樣一個貨色,夠倒胃口的!

"沒有什麼事,何夫人就請回吧."

"既然東西已經給月大夫送到了,那本夫人就不打擾月大夫了."何夫人直接出了桃花苑上了馬車離開了.

"娘親,她太可恨了!"蕭玄瞪著何夫人離開的背影,面色沉沉."爹爹什麼時候回來?玄兒想爹爹了."

"恩,爹爹還有事情要處理,我們只需要在這里等他回來."

"恩."

"夫人,何夫人的馬車遇襲了."

兩刻鍾後,阿三面色沉沉的進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