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特麼的,敢吃老娘豆腐!
g,更新快,無彈窗,!

"蘭公主很受太後寵愛,你平時沒事不要去招惹她."

額,月璃腹誹,現在才說,你早干嘛去了?

難怪這個蘭公主嫁了一個沒有實權的閑散侯爺,還敢為人這麼囂張,原來是有後台啊!

"謝謝王爺提醒,我會注意的."蕭墨之前不會和她多說一句話,現在主動提醒她應該是看到了她的價值.

這說明她之前瘋狂的刷存在感,已經初見成效了.

蕭墨視線掃過月璃手上的醫藥箱,"南宮先生醒過來了,你有什麼問題可以現在進去問他."

"好!"

這個南宮先生如此的受重視,月璃猜想他可能是蕭墨身邊的軍師,或者門客之類的.

此時的南宮薄已經醒來,咳嗽的沒有那麼厲害了,但是臉色依然很難看.

月璃直接走過去把藥箱放在床邊上,"南宮先生有沒有覺得那里不舒服?"

"……"南宮薄有些詫異的看著月璃,之前的禦醫怎麼變成了一個黃毛丫頭?

月璃對此並不意外,怪只怪她這個王妃以前出鏡率太低了,根本就沒有什麼存在感,別人不認識也很正常.

"我在問你那里不舒服!"月璃很嚴肅的重複了一遍.

"有些……胸悶,呼吸困難……"

月璃從藥箱里拿出准備好的聽診器就要往南宮薄胸口放,"把手拿開,我聽一下你的呼吸心跳."

蕭墨從門外走進來,正好看到月璃把手覆在南宮薄的胸口上,不由得眉頭一皺,"月璃,你在干什麼?"

這個女人雖然丑,但是畢竟是他的晉王妃,男女有別,她這樣和一個男子接近讓他很不爽.

"診病!"月璃神色嚴肅的回答,"另外,在醫生的眼里只有病人,沒有男女之分!"

"這樣的診病,本王從未見過."

那是你少見多怪!

月璃轉過頭,"王爺,請記住你答應我的事情,治病的時候不要打擾我,更不要打斷我!"

蕭墨呼吸一緊,心里有些怒氣,但是考慮到之前確實答應過她,也沒有再說什麼.

他倒是要看一看,這個女人在玩什麼花樣.

南宮薄看到蕭墨沒有反對,也不敢說什麼,只好任由月璃把一個金屬的東西壓在胸前,緊張的呼吸都屏住了,一副任人宰割的樣子.

月璃皺眉,這些古人連常識都不懂,"南宮先生,你是死人嗎?你正常呼吸,我才能聽出你的心肺有沒有問題!"

蕭墨在一旁看著月璃奇怪的舉動,臉色越來越難看,她到底在聽什麼?為什麼需要這麼久?

月璃拿出一個體溫計,"把這個夾在腋下,過一會兒拿給我看."

王爺不說話,南宮薄只好老老實實的照辦.整個過程都不氣不敢出,這哪里是診病啊,分明就是故意在折騰人.

看著王爺陰沉的發黑的臉色,南宮薄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你的病拖得太久了,如果不做手術,用再好的藥物也撐不過一年."這是月璃得出的結論,而且手術越早越好,趁著他還沒有被病魔折騰的太脆弱.

"手術是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你能治好的病?"南宮薄對自己的身體很了解,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但是她還沒有看到王爺登上絕巔,怎能甘心就這麼死去?

現在聽到月璃說,手術能治好他的病,心里一陣激動,又引來了一陣咳嗽.

這些年宮里的禦醫都請了一遍,每個人的說法都一樣,現在忽然見到了希望怎能不激動.

蕭墨直接抓住了重點,"手術是什麼意思?"

"祖傳醫術,恕不外傳!"說了你們也不懂!

要是讓他們知道,她要用刀子把南宮薄的胸口切開,在里面搞來搞去,不說南宮薄會被嚇死,蕭墨也一定會把她當成是瘋子.

"有什麼需要准備的?本王這就讓人去辦!"

月璃等的就是這句話,隨手遞上一張藥材的清單,"那就麻煩王爺了,越快越好!"

她又不是傻子,好不容易抓到一個冤大頭,不坑他一把都對不起自己!所以像是百年老參,千年靈芝,能想到的全在紙上寫了一遍.

這個時代山清水秀,長出來的藥材肯定成色很好,留著以後都用得上.

把藥材交給侍衛,蕭墨視線落在了月璃手上,"你,過來!"

"王爺還有什麼吩咐?"月璃走了過去.

"這個東西,讓本王試一試!"蕭墨聲音有些不自然,語氣也低了一些.

哈?

月璃看一眼手里的聽診器,您老人家想玩這個?

憋著笑把聽診器遞過去,像是哄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孩子一樣,"給,王爺,您隨便玩!"

蕭墨看看月璃,再看看聽診器,"這個……要怎麼用?"

月璃立刻一本正經的指導蕭墨戴在耳朵上,簡單的解釋了一下,"這個是用來聽呼吸和心跳的,檢查心肺有沒有什麼問題."

說的複雜了你也聽不懂,只好隨意敷衍一下了.

聽心跳……

蕭墨回憶著剛才月璃診病時候的樣子,拿著聽診器左右尋找了一下,視線落到月璃的身上,然後……一只手就向著她的胸壓了上去.

誰讓他身邊現在就只有她一個人.

月璃此時的狀態時這樣的:媽呀!非禮呀!拿開你的咸豬手!

蕭墨沒有注意到月璃的囧態,全神貫注的聽著耳朵里強勁有力的心跳聲.

嘭!嘭!嘭!……

這聲音就像是現在的她一樣,鋒芒畢露,斗志昂揚!

月璃趕緊退後了幾步,用手遮住胸口,臉上有些尷尬,"王……王爺,我身體好著呢,不需要檢查,你還是聽你自己的吧,呵呵……"

特麼的!

嫌棄老娘長得丑,還敢吃老娘的豆腐!

無恥,下流!

蕭墨耳中嘭嘭的心跳聲消失,這才抬起頭看了月璃一眼,發現她居然臉紅了.

這丑女居然也有害羞的時候?

正在尷尬的時候,侍衛從外面走了進來,打破了詭異的氣氛,"王爺,側妃身邊的老嬤嬤求見."

蕭墨解下聽診器,看了一眼月璃,"讓她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