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35章 說好的侍寢呢?
g,更新快,無彈窗,!

月璃剛一靠近自己住的小屋,就被等在那里的侍衛攔住了.

"王妃,王爺請您去一趟!"

月璃一猜就知道蕭墨找她所為何事,"你等一下,我進去換一身衣服就走."

片刻之後,月璃就被侍衛帶到了蕭墨的面前.

蕭墨的下身很隨意的系著一件袍子,上身健壯的肌肉暴露在空氣里,讓人看一眼就血脈噴張的感覺.

他就像是一只側臥在榻上的猛獸,可以遠觀,但是不敢輕易靠近.

月璃沒有耽誤時間,直入主題,從身上拿出一個很小的東西放在桌子上,"王爺,這就是我發射暗器的機關!"

前世也是一個好奇心重的人,什麼奇怪的東西都往實驗室里面倒騰,這個合金鑄成的小彈弓也算是派上用場了.

蕭墨掃了一眼桌子上的東西,雖說材質他不認識,但是造型上和鄉下泥孩子的玩具沒有區別,"那就請王妃展示一下吧."

只是掃了一眼就沒有再看,很顯然,蕭墨並不相信她說的話.

月璃暗自咋舌,這些人怎麼一個個都這麼狡猾.

上前拿起彈弓,扣上一粒鋼珠,月璃一個轉身出手,啪--,角落里的一個花瓶應聲而碎.

蕭墨眼中閃過一絲幽光,這個彈弓的精致做工,就連皇宮里的工匠也未必能做到,身體微微坐了起來,"拿來!"

月璃松了一口氣,知道今天這個難關已經度過了,照例搬出那一套說辭,"這個機關是母親臨終留給我的,說是可以防身."

"你母親留給你的東西還真不少!"蕭墨的聲音有些虛浮,里面帶著捉摸不透的深意.

月璃聽出了蕭墨的話有些不對勁,但是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難道他知道原主那些銀票的事情?

或者說,還有一些其它的東西?

"時間不早了,今晚就由王妃留下侍寢吧!"蕭墨轉身向屋子中間的大床走過去.

月璃心中一喜,半夜的時候一把迷香就可以把他放到,到時候一定要扒了褲子看個仔細!

"王爺你放心,有我在,保證沒有人敢闖進來!"

月璃原本是想說,她留下打地鋪就可以了,但是蕭墨明顯是誤解了她的意思,以為她要同床共枕.

"誰讓你靠近的?滾到外面去!"

月璃:"……"

你特麼不講理,說好的侍寢呢?

"你既然想要伺候本王,那本王就給你一個機會,滾到門口值夜吧!"

"王爺,其實我……"

月璃想要解釋些什麼,結果更讓蕭墨誤會她要爬上他的床,怒視了她一眼,仿佛她下一秒不滾出去,就會被撕碎一樣.

忍住想要爆粗口的沖動,月璃偷偷豎了一個中指,氣呼呼的轉身出去了.

你特麼給老娘等著!

一牆之隔的另一個院子里,月嫣兒疼的嘴里哼哼著,心里還掛念著蕭墨,"王爺休息了沒有?"

"王爺泡了溫泉之後,就一直待在屋子里,沒有再出去."

"那個丑八怪呢?她有沒有死皮賴臉的跟著王爺?"

"王妃她……"

"她怎麼了?快說!"月嫣兒一聽就知道沒好事,心里面剛壓下去的火氣又騰地一下燒了起來.

嬤嬤小心翼翼的觀察著月嫣兒的臉色,"王爺讓王妃今晚……留下來侍寢……"

"賤/人!"月嫣兒氣的怒不可遏,想要站起來,結果屁股疼的又趴下了,"你去把翡兒叫過來,讓她把我熬得桂花羹給王爺送過去!"

翡兒之前是月嫣兒的侍女,後來破格成了蕭墨的女人,一直對月嫣兒言聽計從.

月嫣兒自知屁股上的傷要大半個月才能痊愈,這段時間一定要想辦法不讓那個賤/人靠近王爺.

翡兒過來向月嫣兒行禮之後,就高高興興的捧著桂花羹出去了.

平時側妃一個人霸占著王爺,其它的女人很少有機會可以侍寢,翡兒臉上的興奮難以掩飾.

側妃被打了一頓,對她們來說倒是個好消息.

月嫣兒看著翡兒臉上得意的表情,恨得一陣肝疼,這次便宜了這個下賤胚子!

"風華郡主被狼咬傷的事情,通知蘭公主了沒有?"

"稟告側妃,已經派人去說了!"

月嫣兒點點頭,眼神劃過一絲陰狠.

蘭公主對風華郡主一向寵愛,這次受了這麼大的委屈,一定不會坐視不管.

到時候就看月璃這個賤/人怎麼應對了!

第二天早上,月璃吃了早餐之後就溜了回去,老老實實站在蕭墨的門口守著.

蕭墨一開門,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月璃這張臉,頓時一整天的心情都不好了.

"你在這里做什麼?"

"是王爺讓我站在這里值夜的!"說著指了指天空,打了一個哈欠,"現在天亮了,妾身該走了."

蕭墨臉上的厭惡減少了一些,這個女人倒是很聽話.

侍衛從遠處跑過來,神色有些焦急,"王爺……"

月璃側著耳朵也沒聽清楚他們在說些什麼,隱約聽到什麼人病了,還很嚴重,然後就看見兩個人行色匆匆的離開了.

她現在正需要在蕭墨面前表現自己,所以悄悄的跟了上去,治病救人這種事情是她的強項!

走到半路上蕭墨才發現後面跟著一條小尾巴,"誰讓你跟來的?"

月璃眨眨眼睛,"王爺你忘了,我懂醫術,說不定能幫上忙呢!"

蕭墨想了一下,點了點頭,沒有阻止她,"你最好安分點,別給本王惹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