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摸到了不該摸的東西
g,更新快,無彈窗,!

蕭戰手抓著月璃的手腕,忽然一種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

他一向不讓女人靠近,也沒有出現過直接的身體接觸,除了……上次中毒的時候在酒樓……

當時他意識不清楚,那個女人臉上又帶著面紗,看不清楚表情.

但是她的手很柔軟,很光滑,摸起來很舒服,那種感覺就像現在一樣.

活閻王青銅面具下的眼睛盯著月璃發呆,更是讓她心里不安起來,這個活閻王難道是在想,把她那啥啥的時候該用哪種姿勢?

完蛋了,今天看來是難道一劫了!

有句話說得好,生活有時候就像是遭遇強X,如果你無力反抗,那就選擇享受吧!

月璃此時已經做好了接受生活強X的准備,眼看著活閻王抬起手來靠近她的頭.

不對呀!

這動作不像是要強X她,反而像是要扭斷她的脖子!

被人控制住了不能動,連話都不能說,月璃只好絕望的閉上眼睛.

如果這個活閻王真要擰斷她的脖子,她就在最後一刻閃身進入空間里,玩一把大變活人,嚇死這個活閻王!

但是這樣一來,她這個出了名的丑王妃,就要變成妖怪王妃了,對她尋找神器的計劃大大的不利!

月璃幾乎呼吸都要停滯了,活閻王的手忽然在她面前停住了,然後緩緩張開,掌心中放著兩顆子彈.

"說,這是什麼東西?"

"嗯?"月璃疑惑的睜開眼睛,脖子扭了扭,還好,腦袋還在!

蕭戰看著她奇怪的舉動,微微皺眉,"老實說出來,今天的事情本王可以不計較!"

月璃翻了一個白眼過去,你特麼把老娘點穴了,嘴都張不開,還說個毛線啊!

怒目而視的張了張嘴,示意活閻王把她的穴道解開.

蕭戰冷冷一笑,"你最好不要玩什麼花樣,本王一向脾氣不好!"

月璃很配合的點了點頭.

只覺得脖子上痛了一下,那種喉嚨被鎖住的感覺一下子消失不見了,月璃咳嗽了兩聲,"這個呀,是我娘留給我的!"

反正原主的母親都已經死了十幾年了,你特麼有本事挖墳去查呀!

"你母親雖是世家出身,但是家族早已沒落,你敢胡言蒙騙本王,可要想好後果!"蕭戰一只手扣住月璃手上的脈門,暗暗加了幾分力道.

"喂,你輕點,疼!"月璃疼的直咧嘴,"母親生前留給我的時候,說是讓我防身用,我哪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你沒有學過武功?"蕭戰手上的內里進入月璃身體探查了一圈,心下更是詫異.

"沒有!"就算她想學,那個便宜老爹也不會請人教她.

"你不會武功,卻能以超出極限的速度打出這種暗器,騙過所有人的眼睛?"

我靠,這活閻王要不要這麼機智?

想讓她交出手槍是不可能的,但是不交出來,單純手腕的力量怎麼可能發射子彈?

這個要怎麼解釋?

既然解釋不了,那就只能另想辦法了.

"誰說不會武功就不能使用暗器了?"月璃水下的手一動,從空間里面取出一根銀針,老娘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暗器!

"翠兒,我在這里……"月璃忽然沖著岸上喊了一聲,然後銀針猛地刺在蕭戰的大腿上.

手還沒有收回來就碰上了一個……准確的說,是一大包柔軟的東西,像是水里的軟體動物.

軟軟的,又粗又長.

蕭戰大腿上被刺了一針,神色一凌,隨後半條命根子就被一只小手握住了!

下意識的一甩手,月璃整個人從水里飛起來,落到了身後的岸邊上.

啪--

這一下摔得月璃再也沒有力氣犟嘴了,像是一個破碎的娃娃一樣趴在那里.

一秒鍾之後回過神來,她忍著身上的痛飛快的跑到石頭後面拿起自己的衣服,然後以超越神九的速度開溜了!

阿三聽到了動靜,跑到近前,"主子,剛才……"

"沒事!"蕭戰深吸一口氣,強行壓制著身體里面的躁動.

青銅面具下面的臉已經完全通紅了,不是因為被刺到了大腿,而是……胯下的某一個軟體動物被月璃的小手刺激了,已經變成了一個硬體動物,正高高的昂著頭尋找罪魁禍首呢!

"可惡!"心里暗罵了一聲,蕭戰有些心煩意亂,他居然會對一個丑的讓人難以直視的女人產生生理反應,真特麼的見鬼了!

這種身體超出控制的感覺讓他很不習慣,"阿三,你退下吧!"

"是,屬下告退!"沒有主人的命令,他們通常是不會靠近的.

另一邊,月璃狼狽逃離之後,立刻找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進了空間里.

把身上的衣服全都扔給機器人去洗,月璃光著身子坐在手術台上.手腕被活閻王抓的有些紅腫了,也不知道那個混蛋吃什麼長大的,力氣這麼大.

要是再用力一些,她的手就要被折斷了.

把身上的傷痕都上了藥,又把洗過的衣服烘干,月璃這才出了空間回到自己住的小屋里.

月嫣兒住的小院子和蕭墨住的地方緊鄰著,此時門口的丫鬟仆人們一個個大氣不敢出,地上落一個樹葉都能聽到動靜.

側妃被打了!

雖說侍衛有意放水,最後還少打了幾下,但是從小養尊處優的月嫣兒還是受不了,疼的不成樣子了.

"老奴這傷藥是宮里的娘娘們用的,效果非常好,側妃忍耐一下,老奴這就給你上藥!"

月嫣兒趴在軟榻上,一張精致的小臉刷白,汗水不停地往下流,牙齒咬的咯咯響,"月璃,你這個賤/人!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身邊的老嬤嬤知道她今天受了氣,開口勸了一陣,"話說回來,王妃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月嫣兒也是想不明白,她看得非常清楚,月璃胸前根本就沒有那個胎記,為什麼後來嬤嬤們檢查的時候,又有了?

"那兩個嬤嬤在王府中幾十年了,一定不會在王爺面前說假話,側妃或許是看錯了呢."

被這麼一問,月嫣兒也開始遲疑了,難道她當時真的是眼花了,看錯了?

如果月璃還是之前的那個丑八怪,為什麼前後性格反差這麼大,完全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回想起來小時候的經曆,月璃被打的遍體鱗傷也沒有頂嘴過一句,難道都是在偽裝?

也對!

她要是不偽裝成癡傻的樣子,怕是早就被母親給……月嫣兒覺得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

接下來,該怎麼讓那個丑女付出代價,月嫣兒神色一動,"嬤嬤,你說,王妃去了一趟墳地,會不會是中邪了?"

老嬤嬤看到她暗示的眼神,手上微微一頓,心里已經知道了側妃接下來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