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賠了丫鬟又折兵!
g,更新快,無彈窗,!

王妃是假冒的……

這一句話讓在場的人都愕然了.

月嫣兒立刻開口訓斥,臉上完全不相信的表情,"你胡說!王妃是我的姐姐,怎會有假?"

"奴婢知道難逃一死,不敢再欺騙王爺和側妃,這個王妃真的是假的!"丫鬟說的言真意切,眾人都看在眼里.

蕭墨聽了之後看向月璃,眼中閃過一絲意味不明的神色.

他早就懷疑這個月璃是假的,可惜一直找不到證據,沒想到被一個小丫鬟撞見了破綻.月璃,這次看你還怎麼解釋!

"你如何斷定,本王的王妃是假的?"

"奴婢發現王妃上次回到王府之後,行為方式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這才懷疑王妃是假的,有人冒名頂替混入王府."

月嫣兒皺了一下眉頭,也緩緩地開口,"這麼一說,妾身也覺得有些奇怪,這段時間姐姐的性子確實和以前不一樣了呢.王爺你覺得呢?"

月璃把翠兒扶起來,不動聲色的站在旁邊看著她們表演.

月嫣兒,你們只管演戲,不讓你們心服口服算我輸!

"嫣兒,你與王妃是親姐妹,可有什麼方法驗證真假?"

"王爺,妾身小時候見過姐姐身上的一個胎記……"

兩個人旁若無人的開始討論她這個王妃是真是假,把她這個當事人晾在了一邊.

月璃怒,她又不是案板上的豬肉任人挑選,你這麼囂張,你媽媽知道嗎?

"嗚嗚……妾身嫁入王府之後事事為王爺著想,從不惹麻煩,沒想到卻被這樣懷疑,我太傷心了,嗚嗚……"

既然是演戲,那就奉陪到底,"妾身可以接受檢驗,但是被人搜查身體是奇恥大辱,妾身有一個要求,希望王爺能答應……"

丑是丑了些,但是眼淚是真的,一群圍觀的人都動容了.王妃雖說長得丑,你不去看就行了,干嘛總是欺負她!

堂堂王妃被人檢查身體,這要是傳出去也挺難聽的.

不過大家也只是心里同情一下,畢竟是別人家的事情,輪不到他們插手.退一步講,他們也很好奇,這個王妃是真的還是假的.

蕭墨視線從月璃臉上一掃而過,從她的眼中隱約看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你的要求是什麼?"這是蕭墨第一次正面和月璃談判,神色平靜,沒有厭惡,沒有蔑視.

"妾身嫁給王爺半年有余,從未在帳中侍奉,如果妾身今天是被冤枉的,請王爺恩准妾身侍寢."

以前就有傳言,王妃加入王府半年仍然是處子之身,今天月璃當眾求侍寢,剛好證實了大家的猜測.

她聲音帶著哀求,可憐楚楚的樣子,像極了一個摯愛丈夫卻得不到疼愛的小女人.

蕭墨心里剛剛壓下去的厭惡,被這一句話再一次引燃了,他扭過頭不去看她,但是嘴上卻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口答應了下來,"好!"

月璃心里悄悄的向自己做了一個'oh,yeah!’的手勢!

只要爬上這個渣王爺的床,再扒下她的底褲,她在王府的使命就算是完成了,哈哈哈!

蕭墨此時也急于想知道月璃到底是真是假,揮了揮手,"找兩個嬤嬤過來!"

很快就有兩個嬤嬤過來,月嫣兒交代了一番之後,兩個人走向月璃,"王妃請見諒,奴婢們得罪了!"

一刻鍾之後,月璃隨兩個老嬤嬤從屏風後面走出來,兩個人相視一眼,"報告王爺,王妃是真的!"

月嫣兒臉上幸災樂禍的表情一滯,"你們說什麼?你們看清楚了沒有?"

兩個老嬤嬤自然不敢說謊,"側妃剛才交代的胎記特征老奴已經檢驗過了,和王妃身上的完全符合!"

月嫣兒一臉疑惑的看向月璃,要不是身邊這麼多人,她真想沖上去把她衣服扒了再看一遍.

之前月璃昏迷的時候她仔細看過,她胸前分明什麼痕跡都沒有,現在怎麼會又有了?

今天的計謀環環相扣,她策劃了很久,把一切都計劃好了,結果還是沒有把這個丑女人套住!

這下月嫣兒有些慌了.

"王爺,不要忘了您剛才答應妾身的話!"月璃視線直視著蕭墨的眼睛,神色帶著幾分委屈,也帶著幾分達到目的的得意.

她很討厭和這個渣王爺對視,他的眸子像是深不見底一樣,讓人捉摸不透下一秒是晴空,還是疾風暴雨.

但是為了找到上古神器,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也只能忍一下了.

蕭墨確信自己找來的嬤嬤不會說假話,也就是說眼前的月璃是真的,仍然是之前的那個月璃.

難道她之前真的是在刻意偽裝自己?那她的心機也太深了,居然瞞過了所有人!

她的目的是什麼呢?

蕭墨神色嚴峻,這個女人身上一定有很多的秘密,今後把她帶在身邊,不怕她不露馬腳.

"府中丫鬟與人通/奸,還汙蔑王妃,罪不可饒,拉出去活埋!"

"不,王爺饒命,我不要死,側妃救救奴婢吧,奴婢都是聽你……"丫鬟話還沒有說完,嘴里就被老嬤嬤塞進去一塊抹布,拖了出去.

被抓的男子被嚇得尿了褲子,正想要說些什麼就被一棍子打暈了,"拖出去,五馬分尸!"

月嫣兒今天也算是賠了丫鬟又折兵了!

她惴惴不安的看著兩個人被拖出去,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妾身管教不嚴,讓身邊的丫鬟犯下大錯,妾身有罪,請王爺責罰!"

避重就輕的認罪請罰,這是月嫣兒慣用的手法,把自己撇的干乾淨淨.

"你確實有罪,不得不罰!"還沒等蕭墨說話,月璃就已經搶先開口了,"把側妃拉下去重打二十板子,讓她長點記性!"

月璃是名義上的王妃,下令處罰一個側妃並沒有破壞規矩.

要是指望渣男王爺開口,估計又是輕描淡寫的一語帶過了.她才沒有那麼傻!

蕭墨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月璃的話,這個月嫣兒仗著自己得寵,已經膨脹的為所欲為了!也該給她一些教訓了!

"王爺,妾身……"看著蕭墨不說話,月嫣兒知道這頓打是免不了了,瞪著月璃很恨的咬牙.

這筆賬遲早要和這個丑八怪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