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這是一個假王妃
g,更新快,無彈窗,!

男人抬頭看到月嫣兒鋒銳的眼神,心里一怕,出口的話就變了樣,"回側妃,是王妃讓小人來這里的!"

月嫣兒視線又盯著自己的丫鬟質問,"你說,這是怎麼回事!"

身為側妃身邊的大丫鬟,不管任何時候都要知道替自己的主子分憂.

丫鬟神色變了一下,這才開口,"王妃讓奴婢引路來找翠兒,之後又讓奴婢去找水,奴婢回來的時候王妃已經不見了蹤影,奴婢聞到一股怪味道,這就暈了過去……"

原本月嫣兒答應這個丫鬟,只要把事情辦好,以後找機會讓她爬上王爺的床,說不定也能飛上枝頭做鳳凰.

沒想到出了這樣的事情,讓一個低賤的莽夫破了身子,不僅丟了人,大好前程也沒有了.

月嫣兒催促著兩個人把衣服穿上,這才狠狠的瞪了月璃一眼,問兩人,"王妃讓你來這里做什麼?"

男人之前就已經和月嫣兒想好了台詞,這會兒雖然激情的女主換了一個人,但是台詞還能用得上.

"王妃告訴小人,有很重要的事情讓小人去辦,但是小人一進屋子就……就暈了過去……"

月嫣兒身後的老嬤嬤走過去把香爐捧了過來,"王爺,這爐子里面的熏香被人加了東西!"

有經驗的人 一聞就知道有問題,里面是一種會讓人產生幻覺,短時間迷失心智的迷情香.

視線如刀一樣看向月璃,"這是怎麼回事?本王需要一個解釋!"

月璃醞釀了一下情緒,本來想要裝作委屈的樣子,沒想到表情還沒有到位,蕭墨已經把臉扭開了,不去看她.

太丑了!

耐著性子也看不下去!

"王爺想要什麼樣的解釋?是解釋我為什麼能把一個男人帶進別院,還是解釋他們兩個為什麼會搞在一起?"

"王妃,你說有事情吩咐小人去辦,小人這才過來的,你怎能不承認?"被抓的男人也是一口咬定是月璃讓他來的.

月璃看到這個男人一直在和月嫣兒交換眼神,就知道他們一直在串供,槍口一致的誣陷她.

走上前幾步,正好擋住月嫣兒和他交流的視線,月璃這才開口問,"本妃從來沒有離開房間,難道是本妃的丫鬟去找你傳遞的消息?"

沒有了月嫣兒的暗示,男子只能傻傻的點頭,"對!就是王妃的丫鬟親自去給小人送信的!"

"哦!"月璃點點頭,轉身看向月嫣兒,"我的丫鬟翠兒之前就被妹妹帶走了,我現在都不知道她在哪里.妹妹你說是不是呢?"

聽到月璃的話,月嫣兒心里一顫,預感到情況不好.

還沒等她開口,月璃已經繼續說了,"妹妹身邊丫鬟仆人一大堆,但是本妃身邊就只有翠兒這一個丫鬟,妹妹你說是不是呢?"

月璃雖說是王妃,但是一向癡癡傻傻,又不討王爺的喜歡,丫鬟仆人跟著她沒有任何好處,還總是受連累,很多人都離開了.到了後來就只剩下翠兒一個人.

月嫣兒無言以對,暗暗握緊了拳頭.

蕭墨不動聲色,但是心里卻已經明白了什麼.

這個女人能在這麼短的時間里捋清楚事情的原委,並且為自己洗脫嫌疑,絕對不是一個癡傻的蠢貨能夠辦到的.

"我唯一的丫鬟被妹妹帶走了,我如何讓她去給別人傳信呢?"月璃看向置身事外的蕭墨,"王爺,這個解釋您滿意嗎?"

月嫣兒的丫鬟仍然不死心,"翠兒不在側妃那里,她早就離開了,之後去干了什麼別人怎麼能知道!"

"那好,把我的丫鬟找來一問,自然就知道了!"月璃說完就要去找翠兒.

"姐姐請慢,現在事情還沒有搞清楚,還是讓下人去找翠兒更合適一些!"說著就向身邊的一個老嬤嬤使了個眼色,"你去把翠兒找回來!"

月璃冷笑,讓月嫣兒的人去找翠兒,她可不放心,"嬤嬤年紀大了,腿腳不方便,不如就請王爺身邊的侍衛去一趟吧!"

蕭墨默認了,身邊的侍衛快步離開.

月嫣兒心下一沉,這個丑八怪居然反應這麼快!

片刻之後侍衛回來了,身後帶著翠兒和幾個其它的丫鬟嬤嬤.

這些人迷迷糊糊的被帶過來,不知道眼前發生了什麼,一個個跪在地上不敢說話.

月璃先開口問,"翠兒,你告訴我,你剛才在哪里?"

翠兒用手指了一下身邊跪在一起的丫鬟嬤嬤們,"小姐,奴婢剛才一直和她們在一起干活!"

月璃又看向其他人,"你們能證明翠兒沒有離開過嗎?"

這些人不明所以,又看到王爺臉色陰冷,不敢說假話,一個個紛紛點頭.

事情已經搞清楚了,月璃立馬捂著臉開始垂淚,"王爺,事情你都看到了,連一個丫鬟都敢這樣誣陷我,你要為我主持公道啊!"

被抓的男子一看事情暴露了,也意識到自己剛才說的話有漏洞,立刻就改口了,"王爺,小人剛才說錯了,不是這個丫鬟去通知小人的,是另一個丫鬟……"

月璃抓住機會再一次控訴,"王爺,你聽到了嗎?這種人說話反複無常,他的話怎麼能信呢!"

蕭墨現在已經明白了事情的經過,"在本王面前還敢出言誣陷,看來你們是活膩了!來人……"

"側妃,你救救奴婢吧,奴婢伺候你這麼多年,你一定要救救奴婢呀!"被抓的丫鬟此時開始害怕了,這種情況無論最後是誰指使的,她怕是都難逃一死了!

那個男人也是面帶驚慌,兩個人視線齊齊的看向月嫣兒.

現在的情況已經超出了預料,他們很可能會變成替罪羊.

蕭墨的話冷冷的傳出來,宣判了兩個人的結局,"來人,把他們拉下去,五馬分尸!"

"慢著!"看到月嫣兒並沒有替她的丫鬟求情,月璃說話了,"王爺,還沒有問出是誰指使他們誣陷妾身的,怎麼能就這麼處死他們?"

每次都把她往死里整,一到翻盤的時候就草草收場,哪有那麼好的事情?

蕭墨眸子微眯著,還沒有說話,就聽到啪的一聲脆響.

月嫣兒已經跑過去,狠狠的甩了一個巴掌在丫鬟臉上,一臉怒氣的訓斥,"我平時是怎麼教導你們的?說,到底是誰讓你誣陷王妃的?老實交代或許能免你一死!"

看到月嫣兒的暗示表情,丫鬟心中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奴婢冤枉啊!奴婢其實是無意間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所以才會被人陷害的!求王爺饒命!"

"王爺,不如聽她說完再發落也不遲!"月嫣兒神色帶著哀求看向蕭墨,做出一副心疼自己丫鬟的姿態.

"說!"

蕭墨同意之後,月嫣兒連聲道謝,然後盯著丫鬟,"王爺仁慈,給你一次狡辯的機會,你要是再胡言亂語,我也保不了你了!"

丫鬟臉上帶著驚慌的表情偷偷看了一眼月璃,然後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奴婢無意間發現王妃是假冒的,這才被人陷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