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果然是冒牌的
g,更新快,無彈窗,!

"好暈啊,怎麼……怎麼回事……"月璃話沒說完,身子一仰昏了過去.

月嫣兒上前搖了幾下,看到她一動不動了,這才面帶冷笑的開始脫她的衣服.

這下子月璃有些懵逼了,從來都是她想扒別人衣服,今天成了別人扒她衣服!而且這人還是個女人!

難道她身上有月嫣兒想要看的東西?

再想到這段時間月嫣兒對她的各種試探,很有可能是她的身份已經受到懷疑了.

月璃決定按兵不動,將計就計,先迷惑敵人,然後再找機會干翻這個碧池!

月嫣兒的目標很明確,直接把月璃的肚兜解開,胸衣扒下來查看她的胸.

月夫人之前說過,月璃小時候胸上有一個胎記,但是月嫣兒找了一遍,白花花的什麼都沒有看到.

"好你個冒牌貨!"月嫣兒冷冷一笑,沒有把衣服給她穿上,反而把她下身也扒了,衣服弄得看起來非常的凌亂.

"冒充誰不好?偏偏冒充那個丑八怪!敢跟我斗,看我怎麼收拾你!"月嫣兒看月璃沒有醒過來的跡象,走過去在香爐里加了一些藥粉,這才走了出去.

聽到關門的聲音月璃才睜開眼睛,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白花花暴露著的幾兩肉,再加上被月嫣兒擺放成一個羞羞的姿勢.

這是要干嘛?

你特麼一個女人,這麼捯飭一個女人有意思麼?

剛穿越過來的時候她就發現了胸前的一個蝴蝶型的胎記,覺得位置很不好,難看!所以就用一些藥粉遮蓋住了,沒想到把月嫣兒給迷惑住了.

門口傳來腳步聲,月璃整理好衣服走到門邊往外偷瞄.

"讓你找的人呢?"月嫣兒的聲音.

"回側妃,人已經帶過來了!"這是剛才那個丫鬟的聲音.

"把人送進去吧,我還要去伺候王爺呢,這里就交給你了!"

"奴婢明白!"

月嫣兒交代清楚之後就離開了.

丫鬟拍了拍手,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從假山後面走出來,來到了門前.

月璃一下子明白了,這個月嫣兒果然是歹毒,剛才扒她的衣服就是為了這個!

"知道該怎麼做嗎?"丫鬟對著壯漢吩咐,"事成之後少不了你的好處!"

壯漢一臉淫笑的點點頭,搓搓手,迫不及待的就要推門闖進來!

月璃躲在門口,在門推開的一瞬間跳出來,咔咔兩下,把丫鬟和壯漢打暈在地上.

……

一刻鍾之後,月嫣兒挽著蕭墨的手臂,身後帶著一眾公子小姐走過來,"王爺,妾身已經讓人准備好了浴池,大家進屋直接換衣服就可以泡溫泉了!"

風華郡主被狼咬破了小腿,養傷去了.月嫣兒主動承擔起安排大家休息的任務,這會兒正要帶著大家一起泡溫泉呢.

蕭墨有些心不在焉,自從月璃殺死五頭虎獸之後,他就越來越想知道那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來頭了.

一群人剛走到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很激情的呻yin聲.

"嗯……嗯……"

"啊……啊……"

此外還有一個男人粗重的喘/息聲!

不用想也知道里面正在上演什麼.

這聲音一聽就讓人臉紅心跳.

月嫣兒臉上閃過一絲陰狠,月璃,這一次我看你還有什麼臉面活下去!

"王爺,這是……"月嫣兒一臉驚慌的樣子,喃喃自語道,"我剛才明明讓丫鬟去請了姐姐過來,一去泡溫泉,可這屋子里怎麼會有這種聲音?"

像是在自言自語,但是聲音足夠所有人聽到了.

月璃在屋子里?

這下在場的人全都噤聲了,一個個不敢說話,但是面部表情非常的豐富.

就連那些大戶人家未出嫁的小姐們也能想到里面的場景,一個個全都羞紅了臉.

晉王就站在門口,晉王妃在屋子里面與人偷情,這要是傳出去,晉王爺頭頂上這頂綠帽子可是夠大的!

話說回來,到底是誰這麼重口味,連晉王妃那樣的女人都能下得了X?!

聽著里面的聲音,蕭墨臉上的怒氣瞬間湧上來,一腳踹過去,木門應聲而碎成了渣渣.

這一聲巨響把屋里的男人驚到了,把兩個人連著的身體拔出來,來不及穿衣服就目瞪口呆的看著門口黑壓壓的人群.

月嫣兒這下心里樂壞了,一男一女,現場捉/奸,這下鐵證如山了!

蕭墨看到眼前的情景,一張臉完全黑了,像是一頭發怒的猛獸.

"姐姐,你……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呢?你讓我們晉王府的臉面都丟光了呀!"月嫣兒瞬間一把鼻涕一把淚,哭的痛心疾首.

後面的人一個個交頭接耳,這種活生生的畫面還是第一次見到.

就在蕭墨想要有殺人的沖動的時候,人群後面忽然傳來一個清晰的聲音,"我剛去上了個廁所,怎麼忽然就這麼多人?"

眾人聽到聲音都是一愣.

月嫣兒哭泣的表情也一瞬間僵在臉上,難以置信的扭過頭看了一眼.

站在人群後面的,不是月璃還能是誰!

月嫣兒表情一慌,這個丑八怪怎麼會在外面?

那屋子里面的女人是誰?

月璃看著月嫣兒一副吃了死蒼蠅的表情,"妹妹這是怎麼了,哭成這樣?誰死了?"

月嫣兒心里一怒,你死了才好呢!

勉強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臉,"姐姐你……怎麼會在這里?"

月璃一臉茫然,"我不在這里,那我應該在哪里?"

月嫣兒啞然.

"王爺也來了?"月璃說著就向屋子里面走,"天色不早了,大家還是趕緊換衣服准備泡溫泉吧!咦,這門怎麼壞了?"

善哉善哉!可憐的門啊!

一臉黑線的蕭墨現在也有點懵逼了.

只有月璃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一樣,抬腳走進了屋子里,"咦,這是怎麼回事?你……你不是嫣兒妹妹身邊的大丫鬟嗎?怎麼能背著主子做這種事情啊,你讓嫣兒妹妹的臉往哪里放啊?"

月璃一臉痛心的看著地上的女人.

此時的丫鬟玉/體/橫/陳,白花花的身子癱軟在男人的胯下,這種畫面太勁爆了!

月嫣兒聽到月璃的話,身體一震,難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上前兩步仔細一看,月嫣兒頓時眼睛一黑,差點直接暈倒過去!

"你……你……"看著自己的大丫鬟這種丟臉的姿勢,月嫣兒差點就崩潰了,真是驚得不知道該說什麼.

特意叫了這麼多人過來看好戲,沒想到主角是自己的丫鬟,這等于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啊!

"側妃……饒命啊……"丫鬟想要解釋,但是又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只知道一醒過來就渾身熱得厲害,然後就和這個男人滾在了一起.

"說清楚了,本王可以留你們全尸!"蕭墨視線冷冷的盯著兩個人,眼中的厭惡和憤怒像是能把人撕碎.

男子聽到蕭墨的話,頓時慌了,"王爺饒命,小的是無辜的,是……"

月嫣兒打斷男子的話,"你說!是不是王妃讓你來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