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誰讓咱長得這麼丑呢
g,更新快,無彈窗,!

"皇兄,風華是蘭兒唯一的女兒!"

蕭戰聽了之後並不在意,依然目光灼灼的看著場中,"既然已經入場了,那就把游戲玩到底吧!"

看到蕭戰完全不在意的表情,蕭墨眸色一沉.

他和蘭公主的交情不錯,所以不想看到風華郡主出什麼意外,但是也不想因為這點小事和蕭戰鬧僵.

尤其是看到月璃主動站到了蕭戰的身旁,蕭墨的心里更是不痛快,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飲而盡.

"月璃,過來!"

正在看戲的月璃忽然聽到蕭墨在叫他的名字,有些吃驚,記憶中這是蕭墨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她輕笑一聲,站著一動不動,"報告王爺,妾身剛才被凶獸嚇到了,這會兒兩腿發軟,走不動!"

蕭墨臉上的怒氣更盛,對著身邊的侍衛,"你們兩個,去把王妃扶過來!"

兩個侍衛走上前,還沒有靠近月璃,就聽到坐在活閻王不耐煩的說話了,"女人,你擋住本王的視線了!"

說完之後掌風一掃,腳下的軟榻便移到了月璃的面前.

活閻王是想讓她坐在他的腳榻上?

那她豈不是像他樣的寵物一樣了麼?

靠!

她不想靠近渣王爺,但是也不想被活閻王當成是寵物一樣的侮辱,現在左右為難了,該怎麼辦?

月璃大眼睛一動,突然一臉病態的扶住額頭,"啊~,好暈啊~,這是怎麼回事,要倒了……"

她歪歪扭扭的挪了一步,一屁股坐在了距離較遠的一把椅子上,"媽呀,暈死了,可能是剛才被虎獸嚇到了吧!"

說完又看向活閻王蕭戰,"剛才好像迷迷糊糊聽到攝政王在跟我說話,看來真是暈了,都開始幻聽了.回去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聽到她的自言自語,周圍人都驚掉了下巴,這王妃也是夠任性的!

沒毛病!

只有翠兒傻乎乎的不知道什麼情況,一臉關心的詢問,"小姐,你之前從不頭暈,今天怎麼會頭暈呢?是不是病了?"

月璃咋舌,擺了擺手,"沒事!"

蕭戰盯著剛才還站的筆直,一准眼就說頭暈,然後跑的遠遠地女人,輕笑一聲也不再為難.

兩個王爺都沒有說話,侍衛也不敢妄動,又退了回來.

場地中間,風華郡主看著步步逼近的野狼,終于神經崩潰了,癱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哀嚎.

蕭墨的侍衛就守在場邊上,看到一頭狼撲了上去,手中的石子彈了出去,正中狼頭,那頭狼立時倒地不起了.

蕭戰就當是沒有看到侍衛的小動作一樣,皺了皺眉,手一抬,"你,也下去玩玩!"

手指著的人,正是坐在蕭墨身邊的月嫣兒!

月嫣兒已經看到了風華郡主的可憐下場,那里還敢下場,驚慌失措的往蕭墨身後躲,"王爺,我……我怕……"

前面的風華郡主蕭墨可以不管,但是月嫣兒他不能不管了,"皇兄,她是我府上的妃子,你這麼做是不是過分了?"

"一個側妃而已!"蕭戰看向月璃,又看向月嫣兒,調笑道,"剛才,你的王妃生死攸關的時候,你不也沒有理會嗎?"

月璃雖然躲到一邊了,但是耳朵並沒有壞掉,這邊的話聽得清清楚楚.

被活閻王點名之後,她嘴角一陣抽抽,這貨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這是故意說她不受寵,讓她難看嗎?

算了,老娘忍了!誰讓咱長得這麼丑呢!

看到月嫣兒受驚嚇的樣子,月璃只覺得不過癮,既然有機會,那可得好好的把握.

"就是!本妃剛才都下去了,妹妹作為側妃卻不肯下場,分明就是讓人覺得咱們王爺偏心,會落人話柄的!"

蕭墨忽然不以為然的笑了一聲,一把拉住月嫣兒,讓她倒在自己懷里,撫摸著手中的柔軟,"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丑陋的女人和漂亮的女人,當然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之前月璃下場的時候說,賭他一年不能和月嫣兒同床,如此看來這個丑女心里面應該是對他還有什麼想法的,蕭墨現在很想知道月璃吃醋的表情是什麼樣子的.

月嫣兒沒有想到,蕭墨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把她拉到懷里,一只大手毫不避諱的伸進她的衣服下面開始揉捏,頓時臉色羞紅了,"王爺……別……"

雖然有些難為情,但是臉上的得意表情還是很明顯的.

受寵的人和不受寵的人差別就是這麼明顯,月璃,就憑你那張臉,怎麼和我比!

蕭戰也很好奇的看向月璃,想知道這種情況下月璃會作何反應.卻沒想到,此時的月璃已經閉上眼睛,迷迷糊糊睡著了.

這個女人!

蕭墨回過視線,重新指向月嫣兒,"游戲還在繼續呢!阿三,還不把那個女人扔下去!"

阿三聽到命令,毫不猶豫的走向蕭墨身邊,伸手就要去抓月嫣兒.

"蕭戰,我勸你不要太過分!"此時的蕭墨終于動怒了,她沒想到話已經說的這麼明確了,蕭戰還想把他的女人送下場去丟人.

蕭戰冷笑一聲,毫不在意,"阿三,還愣著干什麼!"

"是!"阿三不再猶豫,走上前去直接和阻擋的侍衛打了起來.

蕭墨臉色陰沉,起身來直視著蕭戰的眼睛,"蕭戰,我讓著你,並不代表我就怕了你!"

雙方劍拔弩張,似乎下一刻就會爆發.

"啊--"就在這時候,場下被人忽視的風華郡主終于躲避不及,被一條狼咬在了腿上,發出一聲慘叫.

蕭墨眸子一縮,酒杯脫手而出飛向場中,那條狼來不及躲閃,立即倒地而亡了.

被咬傷的風華郡主嚇破了膽,只顧著大聲哀嚎著.

這種弱雞的表現和剛才月璃的表現相差真是天差地別,蕭戰頓時沒了興致,站起身來,"真是無趣!溫泉准備好了?"

"攝政王,都准備好了!"

蕭戰像是一陣風一樣離開,月璃聽到動靜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沒有了他的影子.

侍衛把被嚇暈過去的風華郡主救了上來,"先帶到屋子里,找大夫治傷!"

剩下的人終于熬到了活閻王離開,一個個像是虛脫了一樣,也各自離開了.

"月璃,本王讓你走了嗎?"

正想趁著人多偷偷溜出去的月璃,直接被渣男發現了,現在渣男心情不好,這對她來說不是個好消息.

"啥?王爺你叫我?"月璃茫然的轉過頭,對著蕭墨擠出一個丑到無下限的笑容.

蕭墨一看到她的表情,頓時再多的話也說不出口了,厭惡的扭過頭,"不許靠近本王!"

說完之後,就徑直離開了.

看情況渣男和活閻王今天都會留在這里,泡溫泉這種事情她怎麼能錯過呢?正好還可以趁機瞥兩眼,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