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老娘陪你們玩玩
g,更新快,無彈窗,!

神馬?下去?

你特麼在跟老娘開玩笑嗎?

月璃脖子一縮,搖了搖頭,"攝政王,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麻蛋!下面的猛獸一個個嗷嗷待哺,尖牙利齒分分鍾把她撕成碎片,她是腦子被驢踢了才會下去送死!

活閻王今天像是興致不錯,被當面頂撞了也沒有發怒,反而煞有介事的開始和月璃談判,"你在下面堅持一刻鍾,本王就答應為你辦一件事,怎麼樣?"

聽到這個條件,月璃猶豫了,活閻王為她辦一件事,這個確實很誘惑,但是下面那些猛獸也不是吃素的.

看得出來這個活閻王讓晉王都很忌憚,是個大角色.但是她也是一個惜命的人,這個很不好玩!

蕭墨身邊的月嫣兒又開始蹭來蹭去了,"王爺,這太危險了,你千萬別讓姐姐下去,我好擔心的!"

月璃怎麼說也是晉王府的王妃,如果她不想下去,或者蕭墨開口說話,蕭戰總不至于非要逼著自己的弟媳婦下去送死.

蕭墨想要開口,但是又不想開口求這個活閻王.

偏偏月璃也是倔強的很,自始至終都沒有看他一眼,蕭墨想暗示一下都沒有機會.

心里隱隱有些怒氣,蕭墨一揮手,決定反其道而行之,"本王出一千兩,賭她不敢下去!"

蕭墨從上次宴會的事情就看的出來,月璃並不傻,別人越是逼迫激將,她反而不會主動進入陷阱,而是很巧妙地反擊.

可在外人看來,他的舉動完全是不把月璃的性命當一回事,更像是在落井下石,把人命當成是消遣.

月璃握拳,深吸一口氣,忍住沖上去捅他兩刀的沖動.

呼!

吸!

控制!

視線掃了一眼月嫣兒,還有在一旁幸災樂禍的風華郡主,月璃忽然開口答應下來,"好!"

蕭墨視線移過來,這個丑女在搞什麼鬼!

"我需要攝政王為我辦的事就是,讓她向我下跪道歉!"她的手指向了風華郡主.

"好,本王答應你!"這點小事情,蕭戰並不在意.

"晉王爺,你剛才要賭我不敢下去?"月璃臉上帶著挑釁的表情,"敢不敢玩個大的?"

蕭墨冷冷的開口,"你想玩什麼?"

"我如果活著上來,我要你一年不和那個女人同房!"

看到月璃的手指著自己,月嫣兒一下子慌了.雖說月璃活著上來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是她還是不願意讓自己冒險.

她現在正在得寵的時候,如果一年不能侍寢,怕是早就被王爺拋到腦後了.

"你……你……"月嫣兒臉色蒼白的瞪著月璃,嘴里惱怒的說不出話來!

不等蕭墨回答,蕭戰已經搶先應下了,"本王答應你了."

說完一道掌風劃過,月璃已經失重飄了起來,直直的落到了斗獸場里,空蕩蕩的場中只有幾只被困在籠子里的虎獸.

咔--

一聲響,籠子打開了,四五只虎獸從里面爬出來,虎視眈眈的看著面前的獵物,眸子閃著寒光.

"吼--"

虎獸終于失去了耐心,放開四蹄沖了過來.

月璃第一次面對活生生的野獸,說不害怕是假的,雖然已經死過一次了,但是還是被這處境嚇得一身冷汗.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她不能死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古代,那樣太憋屈了.

盯著沖過來的虎獸,月璃忽然很瀟灑的一個回旋轉身,右手把頭發上的簪子拔了下來,握在手心.

這個動作外人看來很普通,只有月璃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她的空間實驗室里有幾把微型手槍的標本,里面填充的子彈也是標本,但是殺傷力還是有的,對付幾頭野獸綽綽有余.

剛才回旋拔下簪子只是一個掩護,此時微型手槍就藏在她的掌心里.

這個動作極其隱秘,沒有人能發現異常.

接下來就搏命的時候了!

沖到前面的一只虎獸毫無防備,低下頭來就要咬住月璃,月璃一個起跳,手中的簪子刺中了虎獸的眼睛.

就像對付門口的瘋狗一樣,刺眼睛是最有效的方法.

"吼!"被刺傷的虎獸怒吼一聲,再次發了狠的向月璃撲了過去!

月璃抓住機會瞄准,借著揮舞簪子的機會,一刻子彈准確射中了虎獸的眉心.

子彈的聲音並不大,被淹沒在虎獸的咆哮聲中,沒有人能聽到動靜.

場外的人有的已經捂住了眼睛,不忍心看到血粼粼的畫面,但是預料之中的慘叫聲並沒有傳來.

大家睜開眼睛之後才發現,身形巨大的虎獸已經倒在了月璃的腳邊,一動不動了.

月璃瘦弱的身影沒有停頓,又沖向另外一只虎獸.

場外的人都驚訝的長大了嘴巴,一臉的難以置信,只有蕭戰和蕭墨二人面色凝重的盯著死亡虎獸的眉心處.

那里的鮮血正冒著熱氣往外流淌.

兩個人都是武功很高深的人,能夠捕捉到常人發現不了的細節.

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威力如此強橫的暗器!

蕭戰和蕭墨都是暗暗心驚,心想如果這種暗器對准的是自己,成功躲避的把握有幾分?

蕭戰手指輕點著桌面,身體回到椅子上,這個女人能把暗器運用到如此地步,真是不簡單!

蕭墨則是有些惱火了,這個女人在他的王府待了半年多了,他到現在才發現對這個女人一無所知.

這個丑女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瞞著他?

月嫣兒此時也是心里惴惴不安,恨不得虎獸趕緊把月璃咬死,省的她總是吸引王爺的注意力.

嘭--

最後一聲槍響,僅存的一只虎獸一頭栽倒在地上,沒了動靜.

月璃想要吹一下槍口,耍個帥,但是最後還是忍住了,現在還不是耍帥的時候.

嘶~

場外全是倒吸冷氣的聲音,他們看到了什麼?

天啦擼!

一個身材柔弱的女子,用一把簪子殺死了五只凶殘的虎獸!

這畫面比見到活閻王還要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