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又見活閻王
g,更新快,無彈窗,!

已經背上了丑陋癡傻的稱號,如果在多一個瘋癲的稱號,她以後就沒臉出門見人了.月嫣兒分明是要徹底的毀了她!

月璃心中怒火升騰,月嫣兒,你給老娘等著!

"放肆!"月璃一聲怒吼,聲音帶著濃濃的殺氣,"本妃豈是你們這些下人能碰的?也不怕丟了腦袋?"

這一聲吼把兩個侍衛嚇住了.

月璃畢竟是晉王妃,雖然不受寵,但是身份地位也是毋庸置疑的,若是真的得罪了王妃,郡主背後有人罩著,他們這些下人就難說了.

明顯是要做炮灰的事情,他們也不敢上前了.

"你們這兩個廢物!這個丑八怪現在不是王妃,是一個瘋子,你們快把她抓起來呀!"看到兩個侍衛不敢上前,鳳華郡主更熟惱怒,"誰能把她抓起來,本郡主賞賜黃金百兩!"

這些侍衛每個月也就二三兩的月銀,百兩黃金已經是他們好幾年的收入了,這個誘惑太大了.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個世界總有那麼一些為了利益不怕死的人.

比如說現在.

鳳華郡主的話剛說完,已經有十幾個侍衛上前,把月璃圍在了中間.

月璃只懂得一些自保和逃跑的技能,拼的是腦子,真要打架肯定不行.更何況這些人是皇室成員身邊的侍衛,身手都不錯.

這種情況下,她能取勝的概率基本上在零度以下.

而且翠兒還在身邊,她就算是想逃跑也跑不掉.

想來想去,也只有咬著牙拼了.

"我家小姐沒有瘋病,你們不要抓她!"翠兒雖然很害怕,還是在和這些人理論.

月璃把她拉回來,"省些力氣,躲在我身後."和這些人講理就是在對牛彈琴!

"上!"有人率先動手了,其他人生怕被搶了功勞,也爭先恐後的沖上來.

為首的人似乎是被百兩黃金蒙蔽了眼睛,忘記了月璃剛才刺死兩只狗的事情了,毫無顧忌的上前抓月璃.

月璃手腕一動,一把手術刀重新出現在手里,狠狠的紮在了那個侍衛的手臂上.

有人受傷了,其他人才注意到月璃手中的手術刀,一個個都謹慎起來,沒有再冒然上前.

鳳華郡主看著月璃已經插翅難逃了,冷笑著催促,"你們趕緊上,把這個瘋子給我抓起來,還磨蹭什麼!"

敢當眾頂撞她,那就讓她知道什麼是後悔!

月嫣兒也是滿眼的幸災樂禍,站在郡主身後盯著月璃,嘴角上揚,"郡主,姐姐犯了瘋病,怕是腦子腦子有問題呢,萬一出了什麼事情……"

鳳華郡主聽出了她話里的擔憂,主動把所有的責任都攬下來了,"王妃瘋病發作,傷了本郡主的愛犬,本郡主既往不咎,還好心送她去看大夫,在場的人都看到了!"

月嫣兒的母親月夫人,曾經和鳳華郡主的母親蘭公主有私交,所以兩個人關系比常人要好.

場中的十幾個人開始行動,月璃在中間左閃右躲,終于猝不及防的被撞了一下,一只膝蓋跪在地上.

靠!好痛!

月璃咧著嘴看向笑的很張揚的鳳華郡主,可惡,老娘記住你了!

"一條腿跪下還不夠,讓她兩條腿都跪下,我的狗還等著她磕頭賠罪呢!"看到月璃支撐不住了,鳳華郡主笑的更得意了.

旁邊的一座假山後面,蕭戰臉上帶著面具已經站立了很久,視線一直注視著場中被包圍的女子.

他的眸子微眯著,想要從她的身上找到一些線索,但是最後什麼都沒有找到.

這個女子看起來只會躲避自保,並不懂得什麼武功招式,體內也沒有任何內力.這讓他心中更加的疑惑了.

看到場中的女子馬上就要被抓住,蕭戰終于從假山後面走了出來.

"啊--活閻王,快跑,活閻王來了--"

離得近的侍衛一看到來人臉上標志性的面具,頓時就嚇破了膽,屁滾尿流的往後退.

"什……什麼?活閻王?"現場的公子小姐一聽到這個名字就慌了,活閻王怎麼會到了風華郡主的別院呢?

在京城沒有人不知道活閻王的存在,就連皇室宗親也對他忌憚三分,誰要是惹上了他下場一定會很慘.

"你們怕,怕什麼?本郡主的別院有那麼多的侍衛,害怕他一個人不成!"風華郡主暗地里給自己打氣,但是心里也是惴惴不安.

在自己的底盤被一個外人嚇跑了,她以後的面子往哪里放?

另一邊的某個角落里同樣站著一個人,晉王蕭墨,他眸子一凌,眉頭皺了起來,這個活閻王怎麼會來了這里?

活閻王?

月璃再一次聽到這個稱呼,立刻抬起頭,果然看到了上次見到的這個男人.

一陣風吹過,山下傳來有些滲人的銅鈴聲,眾人向山腳下一看,隱約能見到一輛像是黑棺材一樣的馬車停在那里.

這活閻王,難道又來送葬了……

在場的人都是雙腿發抖,生怕不好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

蕭戰臉上帶著面具,全身籠罩在一個寬大的白色袍子下面,風一吹,像是沒有手腳的幽靈一樣嚇人.

走到月璃身邊停下來,蕭戰視線掃了一圈那些步步後退的侍衛,"還有誰想動手?"

冷冷的聲音一出口,剛才的十幾個侍衛全都跪地,"不,不,不敢!小的們再也不敢了!請攝政王饒命啊!"

聽到這些侍衛的稱呼,月璃心里一驚,這個活閻王……竟然是傳說中的攝政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