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試探
g,更新快,無彈窗,!

月璃心里忽然有些興奮,迫不及待的跑向走廊盡頭的那道門.

真希望外面是熟悉的街道,熟悉的醫院,那樣她就能回到現代,回歸正常的生活了.

吱--

門被打開了,月璃臉上的驚喜慢慢凝固了.

外面是一片綠油油的農田!

月璃的神色有些呆滯,看著眼前的景象久久沒有回過神來,就像是進入了另一個空間一樣,迎接她的是新的神秘莫測.

但是,作者明明說寫的不是種田文,現在又給她一片農田,這是在逗她玩麼?

眼睛眨了眨,月璃茫然的關上門看了一下時間,外面天該亮了,她必須離開實驗室了.

咚咚咚--

剛從空間里面出來,就傳來翠兒的叫門聲,"小姐,你快醒醒,有人找你!"

月璃把門打開,像是剛起床一樣的打了一個哈欠,揉揉眼睛,"誰要找我?"

"是夫人!"翠兒把洗臉水端進來,"夫人從月府過來看望側妃,說想見見小姐你呢!"

哦,原來是月嫣兒的生母.

之前月夫人也來過很多次,從來沒有說過要見她,這次是什麼情況?

這個月夫人和她的女兒月嫣兒就像是一個模板出來的,為人陰狠刁鑽,月璃從小沒少受她的氣.

"翠兒,你跟她們說我病了,去不了!"這種人有什麼好見的,擺明了是鴻門宴,准沒好事!

翠兒剛走出去,又驚慌失措的跑了進來,"小姐,來……來了……"

話音落下,門外就傳來月嫣兒的聲音,"姐姐醒了沒有?若是沒有休息好,我和母親就在院子里等一會兒也不打緊!"

接著就是月夫人的聲音,清脆響亮,"璃兒可能是昨天太累了,就讓她多睡一會吧,我們在外面等一等.唉,璃兒從小身體不好,真讓我擔心啊!"

月璃聽著外面的對話,嗤之以鼻,這麼高的調門,就算她沒有起床也被吵醒了!

既然都已經堵到門口了,她總不能真的躲在屋子里不出去,那就太不像話了.

片刻之後,一襲淡雅長裙的月璃從屋子里走了出來,出現在兩個人面前.

月夫人看到月璃的一瞬間也有些錯愕,直到看到她臉上的丑陋,這才回過神來,差點以為自己認錯了人!

以前那個每天早起准時在她門外下跪請安,低著頭聲音細弱蚊蠅的人,現在居然高昂著頭,神色淡然的用余光瞥了她一眼,隨後就轉了過去不再看她.

三人坐在桌前,月璃接過翠兒遞上來的清茶呡了一口,並沒有主動開口說話.

月夫人把月璃的表情都看在眼里,斂去臉上的情緒柔和的開口,"璃兒,昨晚睡得好嗎?"

嘭--

"放肆!"月璃手中的水杯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茶水溢出來撒了一地,"月夫人見到本妃不但不行禮,還直呼名諱,難道不懂王府的規矩?"

"也難怪,畢竟本妃嫁給王爺之後,還是第一次見到月夫人呢.可是妹妹久在王府,難道也忘了規矩不成?!"

月璃視線像是刀鋒一樣劃過兩個人的臉,那種傲然的姿態,一時之間竟然讓兩個人不敢直視.

月夫人面色有些僵硬,緩過來之後心里暗暗咬牙,這個賤/人居然想讓她問安行禮,還罵她不懂規矩!

月嫣兒繡袍里的手指也攪動在一起,深吸幾口氣,這才壓制住心里翻湧的怒意.

"妹妹只想著關心姐姐的身體,一時之間竟然把府中的規矩忘記了,請姐姐恕罪!"月嫣兒站起身來,雙手放在腰間微微彎身,算是行了一禮.

月璃嘴角帶著一絲淺笑,並不說話,也並不去看兩個人,只是輕輕抿著添滿的茶水.

這種表現再明顯不過了,還有一個人沒有行禮!

月夫人臉色陰沉,她還從來沒有在月璃面前受過這麼大的氣,心想這個賤/人還真是長本事了!

想到這一次來王府的目的,月夫人壓下心里的情緒站起身來,"臣婦剛才失禮了,請王妃恕罪!"

給了一個下馬威,目的已經達到了,月璃立刻滿臉笑容,"月夫人多禮了,咱們一家人不用客氣.翠兒,還不趕緊上茶!"

月夫人和月嫣兒心里罵著,真是個賤/人!但是臉上卻帶著得體的笑,"是是,咱們一家人好久沒有見面了……"

接下來的談話全是在試探,月夫人一直在說月璃小時候發生過的一些事,然後仔細的觀察著月璃的表情.

幸好她穿越過來之後繼承了原主的記憶,要不然真的就要露陷了.

三個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半個時辰,月夫人始終探不出月璃的底細,只好悄悄的對著月嫣兒搖了搖頭.

月嫣兒會意,沖著月璃說道,"聽說過幾日郡主要在天泉山上辦一場溫泉宴,既然姐姐身體已經康複了,我們姐妹就一同去吧?"

現在時節馬上就要入秋了,天氣開始轉涼,去泡泡熱溫泉倒是個不錯的想法,但是,和月嫣兒一起去的話,就總覺得有一種赴鴻門宴的感覺.

看到月璃猶豫了,月嫣兒又補充說道,"聽說王爺也收到了邀請,說不定也回去呢!"

正好可以借機試探一下,這個丑女是不是還對王爺心存幻想!

呵呵,原來那個渣王爺也要去.

泡溫泉肯定是要脫衣服的,到時候說不定……咳咳,就可以確定她找的東西在不在蕭墨身上了!

"好啊,那就有勞妹妹打點一下行程了!"

今天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月嫣兒母女相伴著走出小院,一路上都是面帶春風,心情看起來很不錯,給人一種端莊賢淑的感覺.

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把所有的丫鬟下人都趕出去,月嫣兒這才嚴肅了下來,"母親,你有沒有發現那個賤/人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為了印證昨晚的猜測,她一夜都沒有休息好,一大早就把月夫人叫過來,就是為了確認這個月璃是不是冒名頂替的.

月夫人坐下來之後也是眉頭緊鎖,有些遲疑的搖了搖頭,"她雖然性情大變,像是換了一個人,但是一些從前私密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娘也拿不定主意了."

她說的那些事情月璃全都答上來了,要不然,她絕對懷疑這是另一個人,因為變化實在是太大了.

"母親,你還有沒有其它確認的方法?"

"我記得月璃小時候胸前有一個胎記,你在溫泉宴上留心觀察一下,如果發現她不是,你就……"

母女兩個人商量好了對策已經是一個時辰之後了,月夫人這才從屋子里走出來,離開了王府.

三天後的一大早,月嫣兒讓人送了一套衣服給月璃,一款很優雅的月白色束腰長裙,看起來比上次宴會上的衣服還要精致.

出了王府,月嫣兒的馬車已經等在門外.

視線一動,月璃終于知道月嫣兒為什麼送這套衣服給她了.

丫鬟們一個個看著面前的王妃和側妃,表情說不出的怪異,"王妃和側妃穿上同樣的衣服,真是……各有千秋啊!"

同樣的衣服,穿在月嫣兒身上,把她的腰身襯托的玲瓏纖細,加上精致的面容,一舉一動都散發著魅力.

反觀月璃,所有的美感都被一張臉破壞的徹徹底底,對比之下,被秒殺的連渣渣都不剩!

兩個人哪里是各有千秋?分明就是兩個極端!

月璃暗罵了一句心機婊!本姑娘才不屑與和你們比什麼皮囊,咱要的是心靈美.

心靈美,你們懂麼!

"姐姐,時間不早了,咱們還是早些啟程吧,莫要耽誤了時間."

"好!"

王府的馬車里面布置的很舒適,已經很有檔次了,但是月璃前世坐慣了舒適的火車高鐵,現在坐在馬車上總覺得顛簸的厲害.

要不是和月嫣兒同乘一輛車,月璃早就鑽到空間里面躲躲了.

從城中心一路行駛到城外,從熱鬧到安靜,再到周圍寂靜無聲.

月璃拉開簾子向外看了看,山清水秀,綠樹成蔭,連空氣的是新鮮的.

天泉山里京城並不遠,只不過交通工具太原始了一些,走了好長時間才到達.

到了山腳下,有人過來稟報,"王妃,側妃,前面的山路馬車不能通行,請您下車乘轎子上山吧."

原想著終于離開這顛來倒去的馬車了,沒想到上了轎子顛簸的更離開.

正在上山的時候,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尖叫聲……

是翠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