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走廊盡頭的那道門
g,更新快,無彈窗,!

京城中的某一個角落,一間外表樸實內部奢侈的小院里.

房間里沒有點燈,牆壁上的燈盞里擺放的是一顆顆拳頭大的夜明珠,折射著柔和的光,明亮又溫暖.

男子身體像是雕塑一樣坐在床上,雙腿盤在一起,許久未動.膝蓋上,橫放著一把寒光粼粼的寶劍.

門是開著的,一陣細微的響動,房間里鬼魅的出現了一個身影,定定的站在床上的男子面前.

縈繞周身的威壓瞬間散去,床上的人睜開眼睛,輕輕吐了一口氣,"說吧!"

"主人,屬下已經把那就酒樓,以及附近可能出現的地方都找過了,沒有任何發現!"

"沒找到?"蕭戰聲音微微上揚,透著震懾人心的寒意.

來人一愣,單膝跪地,"屬下無能,請主人責罰!"

蕭戰眸子深邃的光閃動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此時不怪你,先下去吧!"

"是!"

像是一陣風一樣,黑影一瞬間消失不見.

侍衛阿三手里端著湯藥走進來,"主子,藥煎好了!"

"放下吧!"蕭戰看了一眼碗里的湯藥,"那個女人呢?找到了沒有?"

那天他中毒之後多虧了那個女人出手相救,後來身體太虛弱了又暈了過去,再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傍晚,早已經沒有了那個女人的蹤跡.

晉王府的宴會結束之後,心情不爽的蕭墨甩手離開了,月嫣兒指揮著下人收拾殘局.

把府上的客人一批批的送走之後,只剩下了她的父親,月明德.

今天的宴會上,月明德算是丟了面子,此時臉色不太好.

給月嫣兒使了一個眼色,月嫣兒會意,讓身邊的丫鬟下人全都退了出去,"父親,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月明德看房間里已經沒有了外人,這才忍不住出生呵斥,"嫣兒,你今天太魯莽了!若不是最後有那個丫鬟頂罪,你今天就危險了!"

剛才發生的事情,不用想也是他這個女兒的算計.只不過沒有算計到別人,反而差點把自己搭進去.

月嫣兒也為剛才的事情心里氣惱,她也沒有想到那個丑八怪忽然變聰明了,讓她有些措手不及.

差點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這會兒,月明德的訓斥讓她沒有話反駁,只是心里生悶氣.

"我也沒想到那個賤/人居然敢頂嘴了,若是以前,她在我面前都不敢抬起頭來!"

當日月璃回晉王府的時候,她只是以為月璃剛剛經曆了一頓毒打,受了刺激所以才會反駁幾句,所以沒有太在意.

畢竟月璃的怯懦形象是從小就養成的,在旁人心里,對她的印象已經根深蒂固了.

回想起來,月璃的變化似乎就是從那日回府之後開始的,不僅膽子大了,而且心思縝密,能識破她的計謀,並且很果斷的反擊她.

月嫣兒百思不得其解,這個丑女怎麼可能忽然就開竅了?

"父親,你覺得姐姐今天的表現正常嗎?"

月明德皺眉,表情很凝重,"很不正常!"

"那,父親有沒有判斷姐姐身份的依據,譬如胎記之類的?"

"你……你難道懷疑……"月明德驚訝的看著她,有些難以置信.

月嫣兒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她現在確實開始懷疑,這個月璃是有人冒名頂替的!

月明德表情茫然的搖了搖頭,他從來沒有正眼看過自己的大女兒,哪里知道她身上有什麼特征!

"我回去之後找當年的仆人婆子問一下,"月明德起身離開,"這段時間你小心一些,不要再魯莽行事,一切等我的消息."

"是,女兒記住了!"

月明德離開之後嗎,月嫣兒前思後想,越來越堅定了心里的想法.

她還記得月璃在宴會上和她對視的時候,視線毫不回避,還帶著一絲絲的輕蔑.

一個人智力可能會發生變化,但是性格絕對不可能變化得這麼快.從唯唯諾諾不敢抬頭,到帶著輕蔑的對視,這絕對不是同一個人能做到的!

本以為對她步步緊逼,讓月璃走上絕路的時候,她就會拿出她母親留下的東西,沒想到事情並不像她認為的那麼順利.

"側妃,您叫我?"這個是從月府跟著月嫣兒,一起來到晉王府的陪嫁丫鬟.

"你明日回丞相府一趟,把以前伺候月璃的那個婆子帶過來見我!"

丫鬟不知道月嫣兒心里在想什麼,但還是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就出去了.

湖中間的小榭上,蕭墨盤膝而坐,雙目緊閉,正在運轉內里沖擊墨煬功的第九層,要把內里全部運轉到掌心里,然後一次打出去,有劈木裂石的巨大威力.

進入墨煬功的第八層已經有大半年了,但是這第九層沖擊了多次,總是在最後關頭出現問題,聚集的內里一下子被一股奇怪的力道沖散.

加上上次練功的時候差點走火入魔,讓他更加的謹慎,不敢絲毫放松.

蕭墨此時臉色凝重,額頭上都已經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水,他體內的內里正在快速的向掌心聚集.

噗--

忽然一股力道從體內鑽出來,又一次把聚集的內里沖散,蕭墨一時來不及收手,氣血上湧,一口血噴了出來.

"王爺!"幾名暗衛瞬間出現在身邊,把他圍起來.

"沒有大礙!"蕭墨揮了揮手,重新坐好,開始運轉內里調養傷勢.

自從上次掉到湖里,之後練功總有幾個暗衛守在身邊,以防不測.

過了一會兒,蕭墨緩緩睜開眼睛,臉色已經好了很多,不過看起來仍然有些蒼白.

"王爺,賓客都已經離開了,側妃正在吩咐下人收拾殘余."

"嗯!"蕭墨應了一聲,接過暗衛遞上來的水喝了一口,"王妃呢?"

王妃?

暗衛一愣,王爺居然會主動問起王妃的事情,真是奇怪.

"王妃已經回到了住處.王爺,需要派人注意那邊的動靜嗎?"

"嗯,派人守在那里,但是不要驚動她.有什麼情況.立刻向我彙報!"白天宴會上,她蹲下給紫妃治傷的過程,蕭墨看的一清二楚,有條不紊,手法非常熟練.

這絕對不是一個不懂醫術的人可以做到的.

所以,現在的月璃究竟還是不是之前的月璃,或者說,已經換了一個人……

這件事情必須搞清楚!

第二天早上,月璃醒過來的時候天還沒有亮.

古人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晚上沒有電視電影,也沒有網絡消磨時間,所以月璃晚上睡得很早,早上醒的也早.

每天早上趁著天還沒有亮,她都要到空間實驗室里待一會兒.

脫光衣服坐在浴桶里,醫療機器人把藥液塗在她身上,然後開始進行表皮按摩.

她身上的傷已經康複了,但是想要消除疤痕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完全不留痕跡.

半個時辰之後月璃才一身輕松的從浴桶里站起來,摸了摸身上的皮膚,這才滿意的去穿衣服.

整個實驗室面積很大,是一棟小三層的別墅,每一層都有很多的小實驗室,里面有她所在的研究院最近的研究產品.

一條走廊貫穿整個實驗樓,走廊盡頭有一個不起眼的鐵門.出了這道門就通向了她任職的那家醫院的後門.

視線不經意的掃過這道門,月璃心里忽然一顫,現在已經不再是她原來生活的世界,這道門的後面也不可能再有醫院.

那麼……它會通向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