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也許是面粉呢
g,更新快,無彈窗,!

月嫣兒看到眼前的情形,雙手悄悄的握緊.

月璃沒有了嫌疑,王爺肯定還要繼續追查下去,萬一查到她就完了.

她偷偷給身邊的小丫鬟,使了一個眼色.

丫鬟點點頭,像是要更換酒水一樣,站起來向月璃身邊走過去.

月璃並沒有注意到,等到丫鬟向這邊撞過來的時候,沒有及時閃開.

兩個人,雙雙跌倒在地.

"奴婢該死,沖撞了王妃,請王爺恕罪……"丫鬟驚慌失措的跪地求饒.

月嫣兒冷笑一聲,斥責道:"我平時是怎麼教導你們的?走路不長眼睛,還不快滾下去!再有下次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被撞得月璃還沒有說話.

月嫣兒就已經輕描淡寫的幾句教訓,把這件事情揭過.

月璃如果再開口說什麼,倒顯得她和一個丫鬟斤斤計較了.

"你們看!那是什麼?"有人眼尖,一聲驚呼,把所有人的視線,重新拉回月璃身上.

她跌倒的時候,頭上的首飾掉落下來.

一根摔成兩半的玉簪里面,撒出了白色的粉末!

"這……姐姐,這簪子是我送你的,但是這粉末是何物?該不會是藏紅花吧?"

月嫣兒震驚的看著地上的簪子,"妹妹送首飾給你,可不是讓你用來害人的呀!"

月嫣兒先是承認這個簪子是她送的,然後在提醒大家藥粉的事情.

她把自己裝扮成無辜者,這樣就自然沒有人懷疑到她頭上了.

嘖嘖,這個丑八怪還真是惡毒,隨身帶著毒藥……

就是!沒想到長得丑,心眼更壞……

嫉妒被人比她先懷孕,就下此毒手……

……

議論聲,像是一道道利箭射過來,讓月璃有些氣惱.

這些人就像是白癡一樣,經不起任何煽動,典型的牆頭草.

更讓她心涼的是,證據指向她頭上的時候,她的父親月丞相,又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心里,有些痛.

但是這不是她的痛,而是原主的痛,是這個身體傳給她的一種感知.

月璃深吸一口氣,知道她現在不能生氣.

背後的人,就是要讓她失去分寸,然後在把她的罪名落實.

現在要做的是洗刷恥辱,為自己,也為可憐的原主.

"王爺,姐姐做了這樣的事情,我本不該再說什麼,只求王爺念在半年的夫妻情分上,留姐姐一條活命吧!妾身求您了!"

月嫣兒雙眼含淚,跪在了蕭墨的面前求情,哽咽的讓人看了都有些不忍心.

蕭墨仍然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沒有起身.

月璃剛才的表現,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料.

現在證據確鑿,他想看看這個女人還有什麼話說.

蕭墨視線落在她的臉上,這是他第一次正視她的臉,而沒有移開視線,"說,那是什麼?"

月璃安撫好這具身體的本能情緒,讓自己平靜下來.

"側妃剛才已經說了,這是她送給妾身的簪子,里面是什麼東西應該問她呀!"

月璃說完,像是調侃一樣脫口而出,"也許是簪子太餓了,吃了些面粉呢?"

周圍的人聽到月璃的話,一個個都憋著笑.

有的肩膀都開始抖動,但是沒有敢在王爺面前笑出聲來.

月嫣兒看到月璃絲毫不減慌亂,又開始擔憂.

按理說以月璃的愚笨,不可能發現簪子有問題.

難道這個丑八怪,是在佯裝鎮定?

月嫣兒對著身邊侍衛催促,"你們還愣著干什麼?還不趕快查一下地上的粉末是什麼東西!"

面粉?

呵呵!

這個丑八怪還真能胡謅!

一會兒,看你還有什麼話說!

片刻之後,兩個侍衛站起來,有些猶豫的開口稟報,"王爺,這些粉末是……是面粉!"

"什麼?"月嫣兒一下子坐不住了,"你們看清楚了沒有,怎麼可能是面粉?"

"報告側妃,這些粉末……確實是……是面粉!"

蕭墨眉頭皺了一下,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月璃的表情.

她的沉著穩重,讓他更加堅定了心里的猜測.

這個女人並不傻!

至少,現在不傻!

而且還很聰明!

月璃瞥了一眼月嫣兒吃驚的神色,輕飄飄的開口,"王府的簪子偷工減料,中間摻雜了面粉,這要是傳出去,可就丟人嘍!"

好在她提前發現了月嫣兒的陰謀.

要不然,這一環扣一環的算計,她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月嫣兒本想除掉月璃這個眼中釘,沒想到反被她咬了一口.

月嫣兒平息下發怒的沖動,"王爺,替府上定制首飾的下人中飽私囊,是妾身管教不嚴,妾身願意自罰半年的月俸作為懲罰!"

她把責任推給府中的下人,並且主動領罰.

月嫣兒又一次為自己洗白了.

但是月璃並沒有打算放過她,紫妃中毒的事情,肯定和她有關聯.

"發現我給紫妃送糕點的是妹妹的丫鬟,把我撞到,摔斷簪子的是妹妹的丫鬟,一口咬定這些面粉是藏紅花的也是妹妹的人!妹妹今天怎麼這麼關心我這個姐姐呢?"

月璃被誣陷了這麼長時間,現在抓住機會,總要反擊一下,姑且報個小仇!

還沒等別人說話,剛才消失不見的月丞相又站了出來.

"嫣兒也是被下人連累了,她都主動認錯了,你做姐姐的還抓著不放,是何居心?"

"月丞相是覺得我被人冤枉了也沒有資格為自己說句話嗎?"月璃冷眼看著他.

她被人步步緊逼的時候,看不到他.

現在她洗白了,立刻就出來指責她!

剛才還要劃清界限,不認她這個女兒.

現在又開始拿親情來壓她,真是打得好算盤!

月丞相被反嗆了一句,臉上一紅,"微臣不敢!"

拋開父女關系不說,王妃的級別,不會低于他這個當朝丞相.

只是這個十幾年,都不敢正眼看他的癡傻女兒.

現在居然敢當眾頂撞他,讓他有些難以接受.

"妹妹剛才心里想著紫妹妹的事情,這才錯把面粉當成了藏紅花,請姐姐原諒!"

月嫣兒身邊的丫鬟,都很識時務的跪下,"是奴婢們的錯,請王妃責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