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丞相終于忍不住了嗎?
g,更新快,無彈窗,!

蕭墨怒不可遏,像是要把月璃千刀萬剮一樣.

"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在本王的壽宴上下毒害人!"

害人?

月璃一怔,有些莫名其妙,她剛才分明是在救人!

月嫣兒哽咽著,難以置信的看著月璃.

"姐姐,我知道你一直都嫉妒紫妃受王爺寵愛,但是你也不能做這種事情啊!那畢竟是王爺的子嗣,是皇室血脈."

月嫣兒的話,看似姐妹情深的樣子.

但是話一出口,就要把她的罪名落實.

月璃是王妃,本應該是當家主母.

本應該最受王爺寵愛,本應該最先生下子嗣,本應該……

在眾人看來,她的這一張臉把她毀了.

這麼多的本應該全都成了妄想.

所以,王府里最不想讓紫妃生下孩子的,就是月璃這個王妃了!

"把這個女人扔到地牢去,聽候發落!"蕭墨一臉的狠厲.

若不是這麼多人看著,他真想把月璃當場亂棍打死.

兩個侍衛一左一右把月璃拖住往外走.

"王爺,王妃是冤枉的,她沒有下毒……"翠兒一句話沒有說完,就被侍衛推倒在地.

月璃原本不想和這些人爭執,但是事關生死的時候.

她還是忍不住開口了,"放開我!王爺,你憑什麼說我下毒,我不認!"

這下有意思了,眾人紛紛看過來,想看一看她還能怎麼狡辯.

月璃掙脫了兩個侍衛,昂首挺胸的直視著蕭墨,像是在和他對峙一樣.

蕭墨對月璃的表現,也有些詫異.

片刻之後,他冷冷吐出一句話,"好,既然你不認,那就自己證明自己的清白吧!"

現在有人證,有無證,他也想看一看她如何為自己翻盤!

月嫣兒心里有些不安,但是想到自己策劃了這麼久,已經萬無一失,也不怕她能搞出什麼名堂!

"姐姐,丫鬟說那糕點是你給紫妹妹的,是不是?如果是丫鬟亂說話,我就割了她的舌頭!"

"是我給的!"

糕點只有三份,除了晉王蕭墨,只有王妃和側妃桌子上有.

月璃聽到背後的紫妃肚子響了一下,知道她可能是一大早空腹趕過來的.

現在紫妃肚子已經餓了,月璃就讓翠兒分了一些給她.

兩個人雖說沒有什麼交情,但是畢竟也是無冤無仇的.

這些糕點 月璃都已經用空間手環檢測過了,都是安全的.

她自己也吃了一些,並沒有什麼異常.

所以她斷定紫妃中毒和糕點無關!

月璃一轉頭,果然見到紫妃的桌子上空空如也.

剛才盛放糕點的盤子,都不見了.

這些人還真是心思縝密,這麼快就把證據消滅了!

月嫣兒聽到月璃的話,神色一愣,沒想到月璃這麼痛快就承認了!

"王爺,姐姐只是一時糊塗,你就看在妾身的份上,給姐姐一條活路吧!"

月嫣兒說完,就拿出手絹開始擦淚.

蕭墨冷眼掃過去,"你還有什麼話說?"

還不等月璃開口,一個身穿錦衣華服的中年男子,怒氣沖沖的走過來.

男子一頓痛罵,"你這個孽女,王爺待你不薄,你居然做出這種事情,我沒有你這種惡毒的女兒!"

月璃看到面前中年男子,怒不可遏的樣子.

她冷笑,"月丞相終于忍不住了嗎?也對,我現在有罪在身,您為了保住月府,和我劃清界限是最明智的選擇!"

這個男人,就是原主的父親,位高權重的當朝丞相!

雖說月丞相一向看不起這個丑陋無能的大女兒.

但是現在,月丞相被當面戳穿心里面的想法.

他臉上還是有些掛不住,沒想到她居然敢頂嘴了!

"姐姐,父親從小就疼愛你,怎麼會和你和你劃清界限呢?只不過你這次做的太過分了,父親這也是沒有辦法!"

月嫣兒站出來開口說話,月丞相這才臉上緩和了一些.

月丞相順著話往下說,"沒錯,此事是你做的太過分了.現在向王爺認錯,我和你妹妹還能在王爺面前給你求情,你就不要再狡辯了!"

"求情?"月璃冷漠的笑了笑,"月丞相這麼肯定是我做的,難道是親眼看到我下毒了?"

月璃遲遲不肯認罪,月嫣兒心里就有些擔憂.

"姐姐,父親如此疼愛你,你卻連父親都不叫了,雖說你是王妃,但也不能藐視我們的父親啊!"

這又是另一個罪名了,不孝!

"從小有多疼愛我,你們自己心里清楚,現在逢場作戲的話就免了吧!"

月璃不想和這些人多費唇舌,"至于下毒,我自然有辦法證明我的清白!"

轉過身看向蕭墨,"王爺能讓人找些藏紅花的粉末給我嗎?"

蕭墨一揮手,侍衛跑下去找了,很快就帶了回來.

月璃把藏紅花的粉末,擦撒到還有余溫的糕點上.

很快,隨著降溫,糕點上出現了一些粉末留下的黑斑,看起來很清晰.

眾人看到這一幕,心里面也隱約了解了什麼.

宴會上的糕點,都是熱的.

如果是當場下毒,一定會留下黑點.

紫妃不可能吃這種有明顯黑斑的糕點.

"大家看到了吧?我不可能當場下毒!有毒的糕點是有人提前准備好,偷偷帶入宴會現場的!"

月璃的一番話,成功的給自己洗白了.

這下周圍的人又開始議論了.

這個凶手不僅謀害皇是子嗣,還要陷害王妃!

蕭墨看了一眼糕點上的黑斑,神色暗了暗,眉頭皺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