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成了眾矢之的
g,更新快,無彈窗,!

月璃回過頭就見紫妃雙手捂在肚子上,表情痛苦的蹲在了地上.

"紫妹妹這是怎麼了?"沒等別人反應過來,離得比較近的月嫣兒,已經站了起來詢問.

這邊的聲音,也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蕭墨也皺著眉頭看過來,"怎麼回事?"

"王爺,紫妃忽然肚子疼……"

蕭墨正想讓人扶她回去,就見紫妃的下身,流出了紅色的液體,沿著大腿一路向下.

"有血--"

一聲驚叫,身邊的人都慌了神.

王府宴會上的食物,都是經過層層檢查的,不可能會吃壞肚子.

現場的很多貴婦都是生過孩子的,知道肚子疼加上下面流血,除了來月事,那可能就是流產了!

月璃作為醫生,也想趕緊過去看一下.

但是,她一想到這些人平時對她的態度.

她還是決定先看看情況吧,別上杆子找懟了.

紫妃現在是比較受寵的妃子,誰也不敢掉以輕心.

府里管事的,馬上就讓丫鬟跑去叫府上的女醫官了.

月璃站在人群後面,觀察的紫妃的情況.

她心里面也大致猜到了緣由,視線掃了一眼月嫣兒的方向.

女醫官趕到之後,看了一眼就臉色蒼白了.

女醫官顫顫抖抖的說,"王……王爺,紫妃小……小產了……"

蕭墨聽到女醫官的話,瞬間臉色就黑了下來.

蕭墨雖有那麼多的妃子,夜夜承歡.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至今還沒有子嗣,這已經是他的一個痛處.

現在終于有妃子懷孕了,居然還流產了!

紫妃一聽是流產,心里比身體上更痛.

紫妃的眼淚,頓時就嘩嘩流了下來,"王爺……救救我們的孩子……"

蕭墨看著紫妃痛哭的樣子,面色陰冷.

對于蕭墨來說,女人存在的價值,就是供他享受男女之歡.

他覺得不要的時候,就像是衣服一樣,隨時都可以扔了再換.

只是,那已經流掉的孩子,讓他有些心痛!

"為什麼會忽然小產?"

蕭墨皺著眉,但是並沒有上前一步,依然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沒有起身.

月璃對此嗤之以鼻,這個男人果然是無情.

自己的女人小產了,疼成這個樣子.

他卻只關心死去的胎兒,對大人不屑一顧!

極品渣男!

女醫官檢查了一番,這才稟報,"紫妃應該是半個時辰之內,服用了什麼引起內寒的食物,這才導致小產的!"

宴會在一個時辰之前,就開始了,紫妃一直在現場.

醫官說半個時辰之內,那就是紫妃在宴會上吃的了!

現場的人,全都噤聲了,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如果是有人故意下藥害她,那就是謀害皇室子嗣,罪大惡極.

"封鎖現場,沒有本王同意,任何人不得離開!"

蕭墨一聲令下,立刻有護衛沖過來,把現場團團圍住.

吵鬧的人群,立刻安靜了下來,大氣不敢出,生怕自己平白無故的惹上什麼麻煩.

在場的有很多都是朝廷重臣,此時也都是鴉雀無聲,.

沒有人主動說要提前離開的,誰都不想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

月嫣兒站出來走到蕭墨身前,"王爺,我覺得應該立刻從離得近的人開始盤查,不能給凶手銷毀證據的時間了!"

月嫣兒的一番話,說的義正詞嚴.

還擺出了要為王爺分憂,為紫妃報仇的姿態.

此時月璃的視線,一直留在紫妃身上.

按照她的經驗,如果再不止血,紫妃很可能性命難保.

就算紫妃僥幸活下來,也會留下一生的病根.

月璃看著一群人的注意力,都在尋找凶手上.

她暗暗腹誹,原來古人也是一樣的虛偽,滿口的仁義道德,卻對眼前的傷者見死不救.

這個紫妃,雖說平時對月璃沒有什麼好臉色.

那也只是嘴上嘲諷幾句,並沒有做過什麼傷害她的事情.

"她……她還在流血……"月璃面帶驚慌的叫了一聲,聲音帶著害怕.

也算是提醒一下大伙兒,這兒還有一個流血的病人呢!

"還不趕緊給紫妹妹止血!"月嫣兒反應過來.

她立刻對著女醫官擠了擠眼睛,催促一聲,臉上的幾分擔憂,表現的很到位.

女醫官對著月嫣兒點了點頭,然後才開始蹲下止血,.

別人看不出來,身為醫者的月璃,卻看的明明白白.

這個女醫官,動作看起來乾淨利索.

實際上,是在故意耽誤時間,並沒有打算把紫妃治好.

醫者,是生命的最後一道防線.

但是一旦醫生的心被黑暗籠罩,就會變成殘害生命的劊子手,殺人不留痕跡!

月璃顧不上其他了,擠上前去.

她有些急切開口催促,"你應該先給她止血,然後再去做別的……"

四周用屏風隔開了,把紫妃和女醫官,還有少數幾個人圍在中間.

月嫣兒看到月璃擠了進來,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

侍衛上前報告,"王爺,侍衛已經檢查過了,桌上的茶和酒水都沒有問題!"

蕭墨點了點頭,"繼續查,查清楚為止!"

月嫣兒開口提醒,"王爺,既然酒水沒有問題,可能是食物的問題,時間緊迫,還是先查一下桌子上的點心吧."

正好現在紫妃還沒有昏迷,可以詢問一下.

"紫妹妹,你不要害怕,告訴姐姐,你剛才都吃了下什麼?"

紫妃痛苦的臉上,擰成一團,聲音虛弱的回答,"妾身剛才……只吃了一塊糕點……"

眾人立刻把視線,移到了紫妃的桌子上,盤子里還放著幾片沒有吃的糕點!

侍衛檢查之後,臉色凝重的向蕭墨稟報,"王爺,這些糕點里面有藏紅花的藥粉!"

嘩--

議論四起!

"剛才紫妃的位置就在王妃的身後,莫非……"

有人暗中提醒了一句,矛盾瞬間轉移到了月璃的身上.

蕭墨臉色一下子陰狠了下來,"糕點是誰給她的?"

"是王妃給的,說是紫妃伺候王爺辛苦,讓她多吃一些……"

"王妃在哪里?"證據確鑿,蕭墨暴怒了,"把人給我帶過來!"

一聲暴呵,屏風里面的月璃手上一顫,知道是渣男王爺在找她.

雖然治病救人很重要,但是現在得罪蕭墨顯然並不理智.

月璃匆忙把紫妃的血止住,擦了擦手上的血跡.

她站起身來走了出去,"王爺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