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這個女人在裝傻!
g,更新快,無彈窗,!

"既然王爺和大家都這麼好的興致,臣妾怎能讓大家失望呢?"

月璃非常淡定的掃視一圈人群,走到蕭墨面前站定.

她緩緩開口,"只不過,臣妾從小就不通音律,王爺能否讓我換一樣東西來展示?"

蕭墨一看她就心煩,揮了揮手,"王妃自便!"說完就把頭扭到一邊去,視線自動屏蔽掉面前的人.

他不認為這個丑八怪女人,真的能有什麼本領展示出來.

月璃得到允許之後,轉過臉看向一眾賓客,又是咧嘴一笑.

眾人捂眼!

太丑了!

丑得想吐!

月璃毫不在意,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她不好好惡心一下他們,怎麼能對得起他們對她的鄙視和嘲笑呢.

月嫣兒一臉關心的看著她,"姐姐要展示什麼?妹妹可以幫你嗎?"

"不需要!"月璃搖搖頭,"翠兒已經回去准備了,很快就該回來."

"那妹妹就等著姐姐精彩的表演了!"

月嫣兒看到這個丑八怪不慌不忙的樣子,心里也沒底了,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麼.

沒等多久,翠兒就回來了,手里拿著兩根連接在一起的棍棒.

"小姐,你要的東西!"

月璃前世軍訓的時候,跟教官學的雙節棍.

前些日子無聊,就親自做的一根出來防身,現在正好用上了.

原本都不願意瞅她一眼的蕭墨,看到翠兒遞過去的東西之後,神色一動,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月璃拿到了雙節棍,也不再耽誤時間.

她瞥了月嫣兒一眼,手中的東西就揮舞起來.

眾人只聽得她口中念念有詞,但是聽不仔細.

眾人只能看到兩條棍子,大有虎虎生風的氣勢,耍得有模有樣.

月璃口中哼著小調,周傑棍的雙傑倫朗朗上口,表情興奮,渾身都來勁了.

在場的人,包括見多識廣的蕭墨,都沒有見到過這種表演,不知道是武術還是舞蹈.

一個個瞪大了眼睛,看著場中旋轉的棍子,下巴都驚掉了.

這丑女,難道是受了刺激,瘋了?

就在大家把她當成稀有動物一樣圍觀的時候.

月璃手中的棍子,忽然方向一轉,打翻了前面的一張桌子.

頓時,整張桌子的飯菜,殘羹飛揚四起,灑了眾人一身.

月璃一邊揮舞著,一邊向月嫣兒那邊瞥了一眼,確定了一下位置,快速的靠了過去.

月嫣兒眼看著月璃手里的家伙正在向這邊靠近,一下子明白了月璃的打算.

她不顧形象的跳了起來,慌忙躲到了蕭墨的身後.

月璃怎麼會這麼輕易放過她呢?

她往哪邊跑,棍子就往哪邊招呼,把她追的尖叫連連,驚慌失措.

既然想看別人出丑,那就先做好自己出丑的准備.

眼前的情景變化的有些迅速,讓現場的人有些措手不及.

很多人都遭殃了,包括剛才給月嫣兒助威,想看月璃笑話的人.

"住手!"蕭墨終于忍不住呵斥了一聲,眸子里面帶著怒氣盯著月璃.

蕭墨看到她沒有停下來的打算,直接一揮手,身後兩個護衛走上前准備把她抓起來.

這下就不好玩了.

月璃知道自己肯定斗不過這兩個護衛,干脆把手里的棍子一扔.

她雙手舉起來,有些疑惑,也有些害怕的看著蕭墨.

"王……王爺,你不喜歡我的表演?那我……就不表演了,我這就回去!"

她臉上的不安和惶恐那麼真實,就像是被嚇到了一樣,和剛才興致勃勃的樣子,完全判若兩人.

蕭墨盯著她,眼中冷光一閃而過,直覺告訴他,這個女人在刻意的偽裝!

她並沒有別人認為的那麼癡傻怯懦.

難道,她在王府的這半年時間,都是在偽裝的嗎?

"你……你這個丑八怪!"坐的比較靠前位置的那些女人,開始發怒了.

這些人要麼是千金小姐,要麼是名媛貴婦,一個個都是身份顯赫的人.

平時嬌生慣養,沾不得半點汙穢,今天卻被搞得這麼狼狽!

宴會上這麼多人,這等于是讓她們公然出丑了,一個個咬牙切齒,恨死了月璃.

月璃擠出一絲難看的表情,可憐楚楚的看著那些人,"是你們讓我表演的……我也不想……我不是故意的……"

"你就是故意的……"

"對!都怪你這個丑八怪……"

一群人嘰嘰喳喳的開罵,月璃只當是有幾只蒼蠅飛了過去,嘴角帶著不易察覺的笑意.

原本這件事情就要過去了,這時候忽然有一個大戶小姐站起來罵.

"你身為晉王府的王妃,居然故意破壞王爺的壽宴,真是丟王爺的臉!"

原本並不打算插手的蕭墨,聽到這句話一下就黑了臉.

如果是單純罵那個丑女,他不關心.

但是指名道姓的罵晉王府的王妃,那就不一樣了.

自己家養的一條狗,自己可以打罵欺負.

但是別人來你家打你的狗,那就是對主人的挑釁了!

蕭墨不等別人發話,冷眸掃了過去,嚇得那個罵人的小姐,立刻鴉雀無聲了.

月嫣兒剛才被月璃特殊照顧,還硬生生的吃了一棒子.

現在,她滿臉的怒氣,等著看王爺怎麼懲罰月璃呢.

沒想到偏偏有人沒腦子,一開口就惹惱了王爺,這等于是幫了月璃一個大忙.

月嫣兒雖說心里面恨得要死,但是她還是識大體的.

她看到蕭墨的臉色,立刻出來打圓場,"好了,剛才的情況只是一個意外,大家重新坐好吧!"

月嫣兒一邊催促著丫鬟奴才們收拾散落的東西,一邊惡狠狠的瞪了月璃幾眼.

今天吃了的虧,她早晚要討回來.

壽宴照常繼續,月璃心情大好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這是她第一次把月嫣兒弄得這麼狼狽,還讓她無可奈何,真爽!

翠兒在後面提心吊膽,看到自家小姐教訓了那些看不起人的貴婦們.

翠兒也狠狠的出了一口氣,"小姐,你真棒!"

"不怕了?"月璃扭過頭看她.

翠兒點點頭,"有小姐在,什麼都不怕!"

月璃會心一笑,這個丫頭有進步.

剛才圍在月嫣兒身旁的大部分人,都被波及到了,只有坐的稍遠一些的花妃安然無恙.

此時花妃面色有些疑慮,看著月璃的視線有幾分若有所思.

接下來是一場舞蹈,場上的舞姬妖豔多姿,把現場的氣氛帶動了起來.

看美女是男人的愛好,月璃對此沒有什麼興致.

她正准備悄悄退場,背後忽然傳來一聲痛呼,"啊!好疼!我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