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想看她出丑?
g,更新快,無彈窗,!

蕭墨只是隨意的一撇,便立刻收回了視線.

他眼中帶著濃濃的嫌棄,仿佛再多看一眼,就會弄髒自己的眼睛.

被丟出去了,又自己跑回來,這個他可以忍.

畢竟這個女人身上,有他想要的東西.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她可以隨時隨地的跑出來嚇唬人!

而且月璃之前從來不出門,也沒有參與過王府中的任何活動,就像是不存在一樣.

今天是他的生辰,這麼重要的日子,忽然冒出來,真是讓人惡心.

蕭墨視線轉向身邊的月嫣兒,帶著怒氣,"她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蕭墨越是厭惡,月嫣兒就越是高興.

她很溫柔的笑了一下,"今天是王爺的生日宴,姐姐怎能不來呢?上次的首飾……就當是臣妾不小心丟了吧,王爺不要在責怪姐姐了."

周圍人紛紛點頭,覺得側妃這種時候,還不忘在王爺面前替王妃求情,真有大家風范.

同時,這話也再一次證實了月璃偷首飾的事情.

月璃的位置,已經能夠聽到他們的話.

這種時候,她可不能在繼續軟弱下去.

月璃上前兩步,走到月嫣兒面前,"妹妹上次在王府門前說了,相信首飾不是我偷去的,這話妹妹可還記得?"

那天月嫣兒當著眾人說相信她,現在又含沙射影,話里藏針.

這就是公然欺負她癡傻了.

月嫣兒被月璃忽然間的發問,噎了一下,臉上閃過一抹慍怒.

隨即,月嫣兒平息了下來,溫婉一笑,"自然記得,妹妹剛才失言了,請姐姐勿怪."

蕭墨此時並不關心什麼首飾的事情,冷著臉讓兩人找位置坐下.

生日宴開始,觥籌交錯,不停有人過來向蕭墨敬酒.

月璃百無聊賴,視線一轉就落到了蕭墨的身上.

准確的說,是落到了蕭墨下半身的某一個位置上.

視線像是一把刀子一樣,恨不得把他的褲子劃開,看一看里面到底有沒有她要的東西.

月嫣兒注意到了月璃的視線,心里冷哼一聲.

著月璃真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賤/人,居然還敢打王爺的注意!

等過一會兒,好戲上演了,看你還有沒有心思偷窺!

月璃正在盯著蕭墨的某個部位出神.

月嫣兒夾了一塊點心,放到了她面前的碗里.

"姐姐身體剛剛回複,嘗嘗妹妹坐的點心好不好吃."

兩個人低下頭湊在一起的樣子,真像是一對和睦的姐妹.

月璃手腕靠近了一些,腕上的鐲子,忽然顫了幾下.

她心里一驚,知道這點心,肯定有問題.

月璃不動聲色的把點心,夾回了月嫣兒的碗里.

"謝謝妹妹關心,姐姐現在身體還沒有完全恢複,不能吃甜食,還是妹妹自己吃吧."

月嫣兒臉上的笑容一僵,心想這個丑八怪居然如此的不識好歹.

上來敬酒的人和蕭墨推杯交盞,忽然有人提議道:"聽說側妃撫得一手好琴,不知道大家今天有沒有耳福聆聽一曲呢?"

這話一出口,視線都集中到了月嫣兒的身上.

蕭墨看到大家興致高昂,也不介意,"那就彈一曲吧."

有這麼一個展示的機會,月嫣兒當然不會錯過.

她對著蕭墨微微頷首,指尖輕輕彈奏起來,妙音婉轉,讓人如癡如醉.

就連月璃這個對音樂一竅不通的人,也覺得月嫣兒彈得很好.

"側妃不愧是京城第一才女,彈得真是太好了!"一曲終了,在場的人紛紛誇贊.

月嫣兒很享受這種被人誇贊的感覺,對著眾人行了一禮,"獻丑了!"

現場氣氛很好,但是月璃對此一點都不感興趣.

她現在關心的只有蕭墨褲襠里面的東西.

這時候,一個不太和諧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聽說王妃和側妃是親姐妹,那麼王妃的琴藝應當也不會差,能不能也讓大家開開眼?"

熱鬧的宴會上,一瞬間靜悄悄的,沒有人說話.

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月家二小姐聰慧過人,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月家大小姐癡傻愚笨,連字都不會寫.

這個時候,讓她表演彈琴,分明就是讓她出丑.

月璃視線掃過蕭墨的臉,看到他毫無波瀾,顯然並不想阻止這場惡作劇.

王爺表明了態度,其他人就更加肆無忌憚了,一起跟著起哄,"彈一曲……彈一曲……"

月璃歎了一口氣,這麼多人想看她出丑,那她可不能讓大家失望.

把手中的筷子放下,月璃從座位上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