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對男寵沒興趣
g,更新快,無彈窗,!

月璃戲演的太真實了,幾乎自己都相信了,眼淚嘩嘩往下流.

為首的官兵,看了一眼床榻上,確實是兩個男人的身影.

一個高大魁梧一些,另一個面容清秀一些.

兩個男人身上衣服都撕破了,神色躲躲閃閃的.

一看就像是被抓/奸在床,沒臉見人的樣子.

"既然是包養男童,為什麼會出現在酒樓的包廂里?"

一個官兵心有疑惑,想要走上前去看一眼.

月璃立刻撲到地上,抱住那個官兵的褲腳.

她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往上抹,要多惡心有多惡心.

"官爺,我嫁給他之後,一直相夫教子勤儉持家,他居然背著我做這種事情,你們快抓他呀!嗚嗚嗚,我不活了!"

床上的少年,也明顯有些坐立不安,咬牙裝作慌亂的樣子.

他對著外面求饒,"官爺,你們不要抓我,我也不想這樣,是他給我錢……"

官兵看看床上的少年,再看看腳下抹著鼻涕的月璃.

官兵很嫌棄的抖抖腿,把她趕到一邊,"滾開,少拿你們家的破事吵吵鬧鬧,沒看見正在辦案嗎!"

幾個官兵說完,就走了出去,開始搜查下一個包廂.

少年從床榻上下來,額頭上青筋暴起.

他雖然長得清秀,但是也活了二十多年了.

明明是個堂堂正正的直男,現在卻被人說成是供人玩樂的男寵!

這個女人太氣人了,要不是考慮到她剛剛救了主子,真想去把她的皮扒下來不可!

月璃走到門邊,賊頭賊腦的向外面看了看,確定官兵沒有回來這才松了一口氣.

好險啊!

月璃正要開溜,回頭看了一眼床上的人.

她又返了回去,"喂,活閻王,我救了你的命,你想怎麼感謝我呀?"

她覺得就這麼離開,總覺得虧得慌!

蕭戰閉著眼睛,坐在床上,一動不動.

月璃有些氣惱的推了他一下,然後他就又倒下了.

又暈了……

少年跑過去質問,"你對主人做了什麼?"

"別緊張,他只是比較虛弱而已,回去好好養著吧!"

月璃正在糾結占不到便宜的時候,眼前一亮.

這活閻王手上的一個扳指,看起來不錯,通體圓潤透亮,一看就是上等的好玉雕琢而成的.

順手牽羊的事情,不干白不干.

月璃趁著少年不注意,悄悄把扳指摘下來藏好.

"人已經救活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這一頓擔驚受怕的,又是治病救人,又是裝哭演戲.

她還浪費了那麼多的好藥,在這個男人身上,拿一個扳指也不過分.

少年給蕭戰診脈之後,確定他真的穩定了下來.

少年眼中帶著詫異,"不行,等主人醒過來你才能走!"

其實他是疑惑這個女人怎麼把主人救活的,所以想了解一下這個女人的身世.

月璃看了一下,那些鬼衛還沒有過來,頓時有了底氣.

"本姑娘對你這種男寵不感興趣,就此別過,後會無期!"

月璃說完之後,就閃身出了門,一溜煙跑的沒影子了.

隨後,阿三帶著幾個鬼衛出現在包廂里.

幾個人正看到鬼醫對著窗口罵,"可惡的女人,下次最好別落到我手里!"

阿三走上前問,"鬼醫,主人的毒怎麼樣了?"

少年沒好氣的回了一聲,"放心吧,暫時死不了了!"

……

天黑之前,月璃准時回到了晉王府里.

翠兒都已經急的火燒眉毛了,"小姐,你終于回來了,奴婢都擔心死了!"

月璃把身上的衣服換掉,把順手偷來的扳指,隨手放在了空間實驗室里,又給自己做了一個檢查.

她剛穩下來,想要喝口水的時候,大門外就響起梆梆梆--的敲門聲.

翠兒跑了出去開門,然後領著一個老嬤嬤回到了屋子里,"小姐,側妃又讓人送東西來了!"

老嬤嬤很有禮貌的給月璃行了一禮,"老奴給王妃請安."

月璃看了看老嬤嬤手里捧著的盒子,"說吧!"

老嬤嬤把盒子放在月璃面前的桌子上,"明日就是王爺的壽辰了,側妃命老奴給王妃送來一套金首飾."

月璃將盒子打開了,里面一套金首飾美輪美奐,耀的人移不開眼睛.

她用手掂了掂又放了回去,更納悶了,足金的一套首飾,確實沒有作假.

"有勞嬤嬤跑一趟了,回去替我感謝側妃的關心."

上次張婆子來送吃食,被打斷了腿,現在換了一個人.

這老嬤嬤之前沒有見過月璃,只是聽說過她如何的不堪.

現在看到王妃面對純金首飾面不改色,心里有些詫異.

"是,老奴一定轉達!"老嬤嬤一臉不解的離開了,心想難道王妃真是轉了性子?

翠兒一臉興奮,覺得側妃終于想通了,不再為難自家小姐了.

"小姐,真是太好了,側妃每天送東西過來,還越來越貴重,想必是知道姐妹情深的道理了."

月璃並不相信月嫣兒真的會改頭換面,覺得一定是有什麼陰謀.

月璃把首飾檢查了一下,果然有一只簪子是中空的.

上面有一個小孔,會慢慢的往外灑出白色的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