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傲嬌
g,更新快,無彈窗,!

月璃甩著自己的手,但是男人抓的太緊,根本甩不開.

手腕上傳來的除了疼痛,還有滾燙,像是火燒一樣.

這男人的體溫,起碼也有四十多度了吧.

"你快放手,再不放手……我要叫了……"

男人像是昏死過去一樣,沒有任何反應,除了一只手緊緊抓著她的手腕.

作為醫生,她本能的摸了一下男人的身體,被嚇了一跳,太燙了.

這根本不是正常的發燒,更像是中毒.

這是要把人活活燒死啊!

月璃出于醫生的本能,不能看著這個男人死在自己面前.

但是救他,又沒有任何好處,說不定還會得罪下面那些殺手.

真是麻煩!

就在這時候,包廂的門被踹開.

為首的人一個掌風襲來,月璃踉蹌幾步倒在地上.

緊抓著月璃不放的昏迷男子,也被拖到了地上.

"不管你是誰,立刻放開主人!"

月璃也在氣頭上,怒罵道:"睜開你們的狗眼看看,是你們的混蛋主人抓了我,不是我抓了他!"

她罵完一看才發現,剛才對她出手的人,正是剛才駕車的那個車夫.

月璃頓時心里一顫,那抓著她的人……

該不會是棺材里面的閻羅王吧?

進來的鬼衛,看到眼前的一幕都有些吃驚.

主人毒發的時候,只有鬼醫可以靠近,其他人靠近必死無疑.

這個女子,被主人抓在手里居然沒事!

"通知鬼醫了沒有?"

"已經發了信號,馬上就到!"

"快,先把主人扶起來!"

昏迷的蕭戰,剛被扶上軟榻,窗戶里就飛進來兩個人.

前面一個儒生打扮的少年,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一臉秀氣,肩上扛著一個藥箱.

月璃剛想多看兩眼,興致就被打破了.

"都滾到一邊去,把路讓開!"

少年一開口,就破壞了月璃眼中的美感.

沒想到,這個小哥,還是個暴脾氣的.

鬼衛被罵了,一個個很主動的閃開.

少年盯著坐在床邊的月璃,"你也滾,別在這里礙事!"

月璃心里很是無語.

她把手腕抬起來,大眼睛瞪著少年,"你把他手砍下來,再賠償我一千兩的飯錢,本姑娘立馬就滾!"

少年看了一眼,確定是自家王爺抓著她的手腕,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片刻之後,他噌的一聲抽出佩劍,對著月璃,"三千兩,你的手我買了!"

"別別別……我還沒打算賣呢!"月璃一下子慌了.

這些人身上還沾著鮮血,動起手來肯定毫不猶豫.

"你還是先給你家主人看病吧,再耽誤下去,他這個假閻王就真的要去見閻王了!"

少年聽她這麼一說,放下了佩劍,趕緊面色凝重的檢查傷勢.

之前駕車的黑衣人,站在旁邊,看著少年的臉色越來越凝重.

駕車的黑衣人,心里忐忑不已,"鬼醫,怎麼樣了?"

此時的少年,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張狂,眉宇盡斂.

"主人吸入的藥粉牽動了體內的熾毒,舊毒和新毒混在一起,情況很危險."

少年一邊守著,從藥箱里,拿出一顆閃著冷光的銀色藥丸.

這個東西一拿出來,包廂里瞬間就像是進入了冬天,氣溫驟降.

"熾毒發作,我要先把主人的體溫降下來!"

少年說著,就要把藥丸給榻上的人喂下去.

旁邊忽然傳來月璃幽幽的聲音,"想讓他死,就盡管喂藥吧!"

在這個少年到來之前,月璃已經檢查過傷勢了.

這個男人,雖然身上燙的像火爐一樣.

但是雙手指尖是青色的,透著一股寒意.

這說明他現在是外熱內冷.

這個冰涼的東西一吃下去,說不定這個男人瞬間就心髒驟停了.

少年看著月璃似笑非笑的樣子,眸子一深.

他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什麼意思?"

這個女人的表情,分明帶著鄙視.

她是第一個敢質疑他的醫術的人!

月璃看到少年臉色變了,也不跟他廢話.

她對著榻上的男人努努嘴,意思是有膽子你就喂他吃啊!

她越是這樣的表情,少年越是猶豫不定了.

其實他也不確定這顆藥丸有沒有效果.

現在情況很危急,他花時間也沒有找到病因在哪里,就想著先把溫度降下來.

少年帶著怒氣盯著月璃,後者則是傲嬌的盯著房頂,一副愛咋咋地的表情.

"你知道是怎麼回事?"遲疑了片刻,少年的聲音,終于放緩了下來,用上了請教的語氣.

月璃現在架子也擺足了,知道再傲嬌下去肯定會連累自己.

"我當然知道,我還能讓他最快的速度醒過來!"

"就憑你?"少年明顯不信.

她看起來就十幾歲的年齡,又是個女孩子,能有什麼本事?

但是,少年看著月璃信心滿滿的樣子,還是遲疑了.

片刻之後,少年開口,"救活主人,我就饒你不死!"

嘖嘖,有求于人的時候,還這麼牛掰,真是死腦筋!

"要我救他也行,但是我不能白救,我是有條件的!"

這些人一看就身份不簡單,難保他們不會殺人滅口.

她救人之前,必須給自留條後路.

"救活了主人,你要什麼都可以!"

"也行,那你們就出去吧,把門守住,沒有我的話誰都不能進來!"

"不行!"少年一聽,立刻拒絕.

身後的鬼衛,也不敢讓主人和一個來曆不明的女子,單獨呆在一起.

"我救人的手藝是祖師爺傳下來的,不能給你們看到.你們不出去,我就不救了!"

幾個人出去了,包廂里,只剩下了月璃和躺在榻上昏迷的人.

月璃費了半天勁,才把手腕上的手掰開.

她從空間里,拿出器械開始給他檢查身體.

這些超時空的醫療器材,不能讓人看到.

所以,她盡量的加快速度,心跳慢,呼吸弱,體溫還在升高.

月璃檢查過後先給他打了一針,控制體內的毒素繼續擴散,然後抽出血開始檢測……

一個小時之後,月璃咬著牙,把最後一支鎮定劑注射到男子的手臂上,心疼的一抽一抽的.

這些藥,都是她的心血啊,就這麼喂豬了,真不甘心!

月璃坐在床邊喘了一口氣,正要叫門外的人進來.

床上的人忽然抓住了她,冷冷的聲音傳來,"你是什麼人?"

月璃被忽然抓住,嘴里驚呼了一聲.

她猝不及防的倒在了男人的胸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