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活閻王


京城的大街上,川流不息,小商販走街串巷的叫賣著,人群絡繹不絕.

月璃感受著古樸自然的環境,這才覺得自己已經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了.

要找到四大神器,首先要保證生存,要保證生存就離不開錢.

她早就在想找一條生財之路,起碼能保證衣食無憂,不拖她的後退.

月璃皺著眉頭轉了一圈,發現在這個京城生存,確實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如果她要找的東西不在晉王身上,那她一定會離開王府.

但是出了王府,她就沒有立足之地了,這個問題很嚴重.

時間差不多到中午了,月璃經過一家新開張的飯店,正好先填飽肚子.

門口的店小二,以為她是乞丐,不讓她進去.

最後,店小二看到月璃甩出一把銀票,才點頭哈腰的把路讓開.

一樓的大堂里,擺放的是單桌.

二樓分割成了包廂,招待尊貴的客人.

月璃來到二樓的包廂,把店里的招牌菜,全點了一遍.

這個位置,剛好靠著窗子,轉頭就能看到下面大街上,流動的人群,這種感覺很爽.

飯還沒吃兩口,街上忽然一陣騷亂.

下面的人紛紛攘攘的,"快跑,活閻王來了!"

原本繁榮的街景,瞬間混亂成一鍋粥.

來不及逃跑的人,匆忙鑽進兩邊的店鋪里把門關上,大氣不敢出.

月璃皺著眉頭,看著混亂的場面,有些不明所以.

活閻王?

月璃從周圍人的話里知道,活閻王每次經過,所有人都要回避.

看活閻王一眼的人,全都難逃一死的下場.

難怪,氣氛瞬間變得這麼壓抑.

所有人都面帶恐懼,戰戰兢兢.

月璃從來不信邪,別人越是害怕,她就越是感興趣.

嘴角微微揚起,月璃把頭探出窗外,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一輛馬車,拉著一個棺槨,正在向這邊靠近.

車上掛著浸染了鮮血的白帆布,棺槨的四角上系著鈴鐺.

風一吹過,鈴鐺叮叮當當的聲音,讓人心顫.

難怪說是活閻王,這棺材造型,還真是挺拉風的,她都忍不住想要點個贊了!

趕車的人一身黑衣,面無絲毫表情,就像是地府的陰差一樣.


月璃是二十一世界的高材生,當然不會相信經過的人真的是閻王,八成是某個招搖撞騙的.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人還真是奇葩,居然把馬車做成棺槨的形狀,坐在里面真的不會嚇尿嗎?

沒有什麼興致看下去了,月璃隨手把窗戶關上,繼續開吃.

車上的男人盤膝而坐,臉上帶著青銅面具,腿上橫放著一把青銅寶劍,寒光麟麟.

忽而一陣風吹過,鈴聲急促的響起來,車上的人瞬間睜開了眸子.

"王爺,有刺客!"駕車的黑衣人,機械的說出一句話,依然面無表情,精致駕著馬車向前走.

沙啞低沉的聲音,從車上傳來,聲音透著濃濃的殺氣,"本王的寶劍已經等候多時了!"

刀劍出鞘的聲音,瞬間劃破街道上的沉寂.

幾十個黑衣人,從各個角落里飛出來,目標一致的把利劍指向棺槨形狀的車籠.

這些人,像是飄忽不定的幽靈,目的性很強,一出場就把馬車團團圍住,切斷所有退路.

身形一閃,馬車身邊出現了八個鬼衛,分別占據了馬車的八個方向.

鬼衛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身法快到了極致.

短兵相接,八個鬼衛,動作快的像是一道閃電,沖上去的刺客,毫無還手之力就被砍倒在地.

馬車以照常的速度向前行駛,不急不緩,厮殺的雙方跟著馬車的節奏向前移動.

街道上已經血流成河,刺客越聚越多,不要命一樣的沖殺.

終于,有人沖破了鬼衛的保護圈,利劍狠狠的刺向馬車.

車上的人神色一動,利劍瞬間出鞘,棺槨撕裂開來,一同撕裂的還有那個沖上來的刺客.

刺客發現車上的人現身之後,像是計劃好一樣,瞬間全部後退.

刺客拿出身上佩戴的藥粉,灑向車上的人.

"王爺小心!"駕車的人,終于變了臉色,也拔出長劍沖向了刺客.

……

二樓的包廂里,月璃一手一個雞腿,正在狠狠的往自己嘴里塞.

她養傷的這段時間,一直吃的比較清淡,現在終于可以放開手腳大吃一頓了.

嘭--

一聲巨響,窗戶被撞破了.

一個身上帶著濃重血跡的男人,砸了進來,把月璃剛拿起來的第三只雞腿震掉了.

"我了個……"月璃怒視著站在面前,臉上帶著青銅面具的男人,"你是誰?為什麼打擾我吃飯!"

男人視線閃過一道寒光,正想要對她出手,眼前一黑倒在了旁邊的軟榻上.

"喂,你誰呀,這個包廂是我的!"月璃看了一眼掉到地上的雞腿,憤憤的走到床邊去拽男人.

沒想到男人一翻手掌,抓住了她的手腕,生疼.

"啊……你干什麼,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