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是不是鳥還沒長大
g,更新快,無彈窗,!

月璃盯著男人的褲襠,猶豫了好長時間.

她還是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脫.

她前世是個醫生,男人的那玩意兒,她見過不少.

有鮮活的,也有泡在罐子里的標本.

現在不就是扒一個男人的褲子嗎?

月璃咬咬牙,干了!

姑娘我可不是為了占你便宜,都是為了盡快拿到上古神器.

月璃有了合理的借口,兩眼放光的把小手探了過去……

她也不知道這個渣男的那玩意……咳咳……神器到底在不在這里.

月璃用手一扯,男人的腰帶就松開了.

她扔下腰帶,小手撩起那一片布頭,慢慢的往起掀.

就在最後的關頭,抓著她腳的那一只手,忽然放開了.

轉而男人的那只手,抓住了她那只不安分的手,"你是誰?"

男人的聲音,明顯帶著怒氣和警告.

也幸好光線不好,男人看不見月璃的臉,要不然估計要原地爆炸了.

月璃身體一僵,手腕被一只骨節分明的大手抓住了.

她吃痛松開了手,那一片布頭落下去,又把男人最後的秘密遮擋住了.

靠之!

這混蛋,竟然會在這種關鍵的時候醒過來!

月璃身體一跳,掙開了男人的手跑到一邊.

"不敢給我看下面,是不是你的鳥沒長大,怕我笑話你啊?真是沒勁!"

蕭墨面色陰沉,聽到她的話更是視線變得凌厲.

他死死盯著這個看不清楚面容的女人,"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這里?"

月璃才不會傻到告訴他自己是誰.

"本姑娘剛才救了你,你叫我救命恩人就行了,至于報答的事情就免了,本姑娘做好事從來不求回報!"

月璃扔下一句話,看到四下無人,果斷開溜了.

"女人,站住!"蕭墨怒吼一聲,但是只能看到女人鑽到黑暗里消失的身影.

蕭墨長這麼大,還沒有人敢在他面前這麼囂張,居然說他鳥還沒長大!

很好,等把這個女人抓起來,一定讓她知道什麼是後悔!

月璃的身影剛剛消失,兩個黑衣人影快速的向這邊靠近,來到了蕭墨身旁,"王爺,屬下來遲了!"

兩人給蕭墨穿上了衣服,一左一右扶著他離開了.

蕭墨從小就練習墨殤功,今天意外走火入魔.

他從水榭里一頭栽倒湖里,被流水沖走.

兩個護衛怕打擾他練功,不敢靠近,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

幸好那個女子把他拉上了岸,這才脫離危險.

只不過,那個女子竟然敢脫他的褲子,還嘲笑了他!

"去查一查今天晚上值夜的丫鬟和嬤嬤,有什麼人從湖邊經過."

容貌沒有看清楚,但是從衣著上看,應該是個下等的丫鬟.

就沖那句鳥還沒長大,他也一定要把這個下等丫鬟抓起來.

居然敢質疑他作為男人的尊嚴,真是可惡!

兩人把蕭墨扶回去之後,整齊的跪在地上,"王爺,屬下無能,沒有拿到您想要的東西,請王爺責罰!"

"起來吧,這不怪你們!"蕭墨神色如常,看了一眼地上的兩人.

"你們如果能輕易拿到手,那個人也就不配做我的對手了!"

他的眸子里面,陰冷一片,雖然知道得到那件東西很難,但是,他依然勢在必得!

另一邊,月璃行色匆匆的回到自己的小院子里,這才拍了拍胸口,放心下來.

幸好今晚月色很暗,這里又非常偏僻,要不然就沒有這麼容易逃掉了.

不過可惜了,只差一點就可以看到男人的……

咳咳……就可以確定神器在不在他身上了!

月璃心里一陣惋惜,捶胸頓足的抱怨了幾句,擦干身上的水漬,倒頭就睡了.

第二天上午,太陽曬屁股了,月璃才懶洋洋的爬起來.

翠兒看到月璃坐了起來,趕忙把早餐端了上來,有粥有菜,有葷有素,還有一些小點心.

"小姐,這是廚房送來的早餐,說是側妃惦記您的身體,特意吩咐給您做了一些調養身體的食物."

月璃嗅了一下,很香.

昨晚游泳遇到裸男,耽擱了很多時間,回來之後又累又困.

現在她剛一睡醒,就覺得特別餓,看著一桌子的飯菜,都開始流口水了.

只不過,她吃之前有一點很疑惑.

月嫣兒這兩天是不是腦子抽筋了,為什麼會忽然對她這麼好.

月璃檢查了一遍飯菜沒有動手腳,坐下就開始吃,沒有人會和自己的肚子過不去.

她吃過飯之後,翠兒收拾了一下.

翠兒一回到屋子里,就看到月璃正在換衣服.

"小姐,你怎麼又穿這件破舊的衣服?"

側妃已經送來了幾件看起來不錯的衣服.

但是月璃身上穿的,還是那件破破爛爛的衣服,像是一個乞丐一樣.

"翠兒你在家等著,我今天要出門一趟."

翠兒表情驚詫的看著她,"小姐,你要……出門?"

月璃把身上衣服整理了一下,一抬頭就看到翠兒詫異的目光,"怎麼,我不能出去?"

"奴婢不是這個意思,只是……"

只是小姐因為容貌的事情,從來都不出門的.

今天主動要出門,有點稀奇.

"你在家里守著,把院門鎖好,不要讓那些阿貓阿狗進來,聽到了嗎?"

她不在家的時候,擔心翠兒會被人堵上門來欺負.

月璃剛才翻找的時候,偶然在一個破衣服里找到了一疊的銀票.

銀票被藏得很嚴密,擺放的整整齊齊,有五十兩,也有一百兩,總數有一千多兩.

這可把月璃高興壞了,沒想到原主過得那麼落魄,還私下藏了這麼多的錢.

月府的老爺子,一向看不起她,肯定不會給她錢,那就只有原主的母親了.

可惜守著這麼多的錢沒處花,臨死都沒用上,便宜了後來的月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