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小姐,她們會不會……"王婆子離開之後,翠兒這才開始害怕了.

這些人挨了打,一定會添油加醋的向側妃告狀,到時候自家小姐又要被欺負了.

"小姐,這件事情你就當做不知道,奴婢去找側妃,就說人是我打的……"

翠兒想來想去,只有這一個辦法,能保護自家小姐了.

月璃看著翠兒那種視死如歸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放心吧,不管出了什麼事,都有你家小姐頂著呢!"

這個丫頭是挺忠心的,就是有點不開竅,以後還要多鍛煉一下.

月璃休息了幾天,也算想清楚了,夢里那個老頭說,她要找到真龍護佑之人,就能找到兩件東西.

在古代提到真龍就代表著皇帝,另外就是將來會當皇帝的人.

這個國家除了皇帝之外,還有兩個重要的人物,一個是晉王,一個就是攝政王!

也就是說,她要找的東西,有可能在她那個人渣丈夫身上.

她想拿到東西,就必須先在這里站穩腳跟才行.

她得借住王妃的身份,先從這個晉王下手.

接下來就是關鍵問題了,就是怎麼接近晉王.

月璃想來想去只有兩個方法,一個是讓王爺愛上她.

另一個就是讓王爺重視她,反正就是離不開她就對了.

說到愛,月璃就嗤之以鼻,先不說她現在的長相會不會嚇到人.

本身她對晉王那個公用的黃瓜,也提不起什麼興趣!

那麼接下來就是另一個方法,她必須引起晉王的重視才行.

另一個方向,月嫣兒的院子里,一陣哭哭啼啼的聲音.

"王妃根本就不把您放在眼里,說您是魅惑王爺的狐狸精,老奴替您辯解了幾句就被打斷了腿,您可要為老奴做主啊!"

兩個小丫頭也哭哭啼啼的跪在地上,"王嬤嬤說的句句屬實,王妃聽說我們是側妃的人,對著我們一頓毒打,根本不把您放在眼里!"

月嫣兒原本是不相信月璃敢動手打人的.

但是,當日她在王府門口受了氣,也覺得月璃和之前不一樣了.

這會兒聽三個人顛倒黑白的一通告狀,頓時氣的火冒三丈了,胸口一凸一凸的.

那個丑八怪真是要翻天了,打了她的人不說.

還敢說她是勾引王爺的狐狸精,這個絕對不能忍!

月璃之前在她面前微微弱弱的,狼狽的像條狗.

現在居然敢反抗了,還會咬人了!

站在月嫣兒身邊的一個紫衣女子,嬌笑著開口,"嫣兒姐姐莫要生氣,也許王妃因為偷首飾的事情受了責罰,覺得心里冤枉,所以才會對下人動手的,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氣壞了自己的身子."

這個紫衣女子,是不久前剛被王爺娶進來的紫妃,很受王爺的寵愛.

這話一出口,立刻就有人不滿意了,"王妃偷首飾的事情是王爺親自責罰的,紫妹妹難道是懷疑王爺冤枉了好人?"

這個女子,原本是月嫣兒的侍女,名叫翡兒,和王爺一夜偷歡之後,就破格成了侍妾.

雖然紫妃知道月嫣兒對她恨得咬牙,但是為了生存,還是處處巴結討好月嫣兒.

紫妃輕輕笑了笑,也沒有再說話,嫵媚的樣子,仿佛能把人的魂勾走.

"嫣兒姐姐,妹妹還有些事情,就先回去了,改日再來向姐姐請安."

眾人看著紫衣女子離開之後,剩下的幾人開始背後嚼舌頭.

"不就是伺候了王爺幾晚嗎?有什麼可神氣的,等王爺過了新鮮勁,有你好看的!"

嚼舌頭的幾人,一臉的憤憤不平,但是眼神里更過的是嫉妒.

原本月嫣兒一臉的怒氣,也因為紫妃的一句話,慢慢的平複了下來.

王府里那麼多的妃子,月嫣兒能夠獨得恩寵,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就算是剛才,她被氣得火冒三丈,也依然沒有失去分寸.

過幾天就到了王爺的生日了.

這個時候,傳出妃子之間打架的消息,難免會影響王爺的形象,這筆賬還是要以後再算.

只要月璃還在王府里面一天,月嫣兒就不怕沒有收拾那個丑八怪的辦法.

"王府自有王府的規矩,王嬤嬤,你們送個吃食都能打起來,豈不是壞了王府的規矩?"

月嫣兒手指掐住手里的花束,花枝輕響一聲,掰斷了.

跪在地上的王嬤嬤,頓時身體一顫,知道今天這頓打,算是白挨了.

王嬤嬤在王府里混了這麼多年,最大的依仗就是察言觀色的本領,一想就明白了月嫣兒的意思.

"是,老奴知錯了!"

月嫣兒點點頭,把手里凋零的花束扔在腳下,"記住,做事情都要分時候,不長腦子的後果就是和這束花一樣!"

這意思就是一定會替張婆子出氣,但是不是現在.

是要等到王爺的壽辰過後,再收拾那個丑八怪.

"老奴明白!"王婆子有了主心骨,磕了一個頭就退了出去.

人都退下了,另一個老嬤嬤走了出來,"這個張嬤嬤越來越倚老賣老了,居然想讓側妃為她出頭."

月嫣兒輕輕一笑,美眸流轉,眼底深處卻是一片冷漠.

"王爺的壽辰馬上就到了,府上那麼多雙眼睛盯著我呢,嬤嬤覺得某些人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嗎?"

老嬤嬤看到月嫣兒視線望著的方向,會心一笑,"側妃從小就聰明過人,老奴自愧不如啊."

月璃嫁入王府的當天,晉王就抬了兩個側妃進門.

其中一個是月嫣兒,另一個就是花妃.

只不過,後者很快就被月嫣兒打壓下去了.

"那……王妃那邊……"

"找人送兩套像樣的衣服過去,王妃好歹也是我的姐姐,王爺壽辰這麼重要的事情,她怎麼能不露面呢?"

老嬤嬤一愣,馬上就知道了月嫣兒的算計.

王妃長得那麼丑,無論穿多好的衣服,都遮不住那張嚇人的臉.

只要她敢露面,就只有出丑的份.

整個下午,月璃都坐在自己屋子里.

奇怪的是月嫣兒並沒有找人過來找麻煩.

按理說自己的人被打了,她都忍不了,月嫣兒怎麼會忍?

話說回來,別人不來找麻煩也是件好事,省得看到那些人就討厭.

正在想著呢,翠兒就跑了進來,一臉的興奮,"小姐,側妃派人過來了!"

月璃疑惑的看著她,側妃派人來了.

她應該害怕才對,怎麼會高興成這個樣子?

"小姐,側妃讓人送來了食物和衣服,還有幾個工匠,說是要給咱們修房子呢!"

翠兒手上捧著一個點心盒子,高高興興的跑進來.

月璃扭頭看了看門外,果然是月嫣兒屋里的老嬤嬤帶著人進了院子.

這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