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今天踢到鐵板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咣當--"

破舊的木門,被人一腳踹開了.

"里面的人死了沒有?真是麻煩,還要我老婆子跑這麼遠送飯!"

"小姐,是送飯的王婆子!"翠兒身體顫了一下.

她的眼神,帶著一絲恐懼向外瞥了一眼.

這個王婆子,每隔半個月,過來送一些吃的,走的時候都要順走些東西.

到後來,實在是沒東西可拿了,就對主仆二人極盡侮辱,上次還動手打了翠兒.

月璃撓了撓頭發,正在窩火的時候,偏偏就有人撞到槍口上,"出去看看!"

"王婆子送吃的來了,小姐身體不舒服,還是翠兒出去拿吧."

月璃應了一聲,仔細的聽著外面的動靜.

原主的記憶里有這個人,每次來都要欺負這對主仆,從來沒有好臉色.

這一次,當然也不例外.

王婆子直接向屋子里走去,想看看還有什麼可以拿走的東西.

"王嬤嬤,小姐身體不舒服,需要休息……"

翠兒話沒說完,王婆子一個轉身,巴掌就落到了翠兒的臉上.

"反了你了!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這里哪有你說話的份!"

王婆子一揮手,身後跟來的兩個小丫頭.把翠兒按倒在地上.

王婆子則大搖大擺的向屋子里走去.

月璃剛坐好,屋門就被一把推開了.

王婆子臉上帶著不屑,"側妃讓奴婢送些吃的過來,沒想到王妃這麼大的架子,連門都不讓進,這要是讓側妃知道了,該有多傷心啊?"

月璃看王婆子的態度,就知道她現在在王府里面的地位.

一個奴才都可以明嘲暗諷,話里帶刺的擠兌她.

按照之前的慣例,一提起側妃,月璃就會立刻嚇得畏畏縮縮.

肯定會對她低著頭各種討好,求她回去說幾句好話.

然後,王婆子就可以趾高氣昂的拿幾樣順心的東西離開.

然而今天,王婆子站了一會兒,還是沒有聽到月璃開口.

頓時,王婆子有些不耐煩,"王妃難道是啞巴了,連句討好的話也不會說了?"

床邊上,月璃不緊不慢的低著頭把自己的鞋帶系上,站起身,穩穩的來到王婆子面前.

她的眸子閃爍著冷光,就像是獅子一樣,在盯著自己的獵物.

仿佛下一刻,她就要撲過來把眼前的人撕碎.

王婆子第一次看到月璃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她.

頓時,她有些心虛,被嚇得都不敢動了.

這個丑陋的王妃,居然敢在人前抬起頭了!

月璃昂首挺胸直視著眼前的王婆子,幽幽的開口,"王嬤嬤剛才說什麼?本妃沒有聽清楚."

王婆子差點被月璃的氣勢壓住了,但是看了看面前這張丑陋的臉,頓時又有了底氣.

王婆子挺了挺腰杆,"老奴是側妃派來的,王妃難道……"

"啊--"一聲尖叫,王婆子肥大的身體,頓時像是面團一樣癱倒在地,腿上清晰的傳來了骨裂的聲音.

月璃收回自己的腳,有些鄙視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人,"我是主,你是仆,讓我說討好的話,你是不是找錯人了?"

門外的小丫頭跑進來,看到倒在地上的張婆子.

丫頭用手指著月璃,"你好大的膽子,王嬤嬤是側妃的人,你連她都敢打!"

月璃對著兩個小丫頭一人一腳,踹翻在地,絲毫沒有手軟.

"小姐,你……"翠兒剛才被兩個小丫頭打了幾個耳光,臉上都腫了起來.

她一跑進來,就看到月璃對著兩個小丫頭動手,立刻張大了嘴巴.

她家小姐,居然敢動手打人了!

月璃收拾了三個人,嫌棄的拍了拍手.

她走過去拉住眼淚汪汪的翠兒,"別人打你為什麼不還手?你傻呀!"

"小姐,側妃要是知道了……"側妃要是知道她敢還手,最後倒黴的還是她家小姐.

月璃黑著臉,把翠兒拉到兩個丫頭面前,"她們剛才怎麼打你的,現在給我加倍的打回去!"

兩個被踹翻在地上的小丫頭冷汗直流,今天算是踢到鐵板了.

這個王妃,怎麼和傳說中不一樣?

月璃不是一個惹是生非的人,但是有人欺負上門了,她也不會手軟.

以後和月嫣兒起沖突是一定的,丫鬟如果太軟弱,難免會拖她的後退.

月璃看到翠兒站著不動,眯起眼睛盯著她,"不敢?"眸子里的冷意,讓翠兒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翠兒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咬了咬牙走上前去.

翠兒抓住地上剛才打她的丫鬟,啪啪啪--幾個巴掌打了過去.

"你……你這個賤丫頭居然敢打我……"被打的丫鬟,被氣得說話的不利索了,顯然沒有料到翠兒真的敢動手.

翠兒動手之後,也沒有剛才那麼害怕了,說話也有了底氣.

"我是王妃的大丫鬟,你們不過是側妃身邊的二等丫鬟,我為什麼不能打你們!"

月璃滿意的點點頭,看著有些興奮的翠兒,"現在不怕了?"

"不怕!"翠兒揮舞著小拳頭,"以後誰敢欺負小姐,奴婢就打得他滿地找牙,哼!"

"這還差不多!"

被人欺負不可怕,可怕的是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

月璃給了翠兒一個贊賞的目光,走過去看了一下地上的袋子.

里面有一包谷米,還有一些髒兮兮的菜葉子.

這就是主仆二人接下來半個月的糧食.

月嫣兒對她這個姐姐,還真是非同一般的關心啊!

月璃拿起地上的袋子,把爛菜葉子倒在三個人身上.

"側妃喜歡吃這些東西,就拿回去給她吃吧,你們可以滾了!"

王婆子恨得咬牙切齒,但是還有一絲理智.

這個王妃明顯是不太正常,還是先回去稟報側妃要緊.

"多謝王妃對側妃的關心,奴婢回去之後一定會如實稟報!"

王婆子惡狠狠的甩下一句話,就被兩個小丫頭攙扶著落荒而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