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一次交鋒
g,更新快,無彈窗,!

王府門口,月璃直直的盯著頭頂上的匾額,不知道心里面在想著什麼.

翠兒攙扶著月璃,心里忐忑不安的問:"小姐,你說王爺會不會把我們趕出來?"

三十大板是王爺讓打的,半死不活被丟出去也是王爺下的令.

現在,兩個人走進去,會不會再被丟出來?

大門打開了,月嫣兒一身錦繡走出來.

她看到月璃完整的站在門口,眼中的厭惡一閃而過.

隨後,她換上了擔憂的神色,"姐姐,你終于回來了,嫣兒都擔心死了."

月嫣兒上前拉住月璃的手,"姐姐喜歡我的首飾,妹妹送給你就是了,姐姐為何要去偷呢?惹得王爺不高興,責罰了姐姐,妹妹心疼不已呢!"

月嫣兒心里厭惡,面上卻是不露聲色.

在外人看來,真是一副姐妹情深的樣子.

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英俊非凡的晉王爺,娶了一個丑陋不堪的王妃,半年都沒有靠近過這個王妃的院子.

原本還對這個王妃有些同情的人,聽到王妃偷側妃東西被打的事情,紛紛露出鄙視的神色.

"我說這人怎麼長得這麼丑陋,原來是晉王妃啊……"

"長得丑不要緊,關鍵是手腳不乾淨,真是丑人多作怪……"

月璃心里冷笑,這個好妹妹還真是會演戲.

幾句話就讓她成了眾矢之的,人人唾棄.

演戲這種事情,誰不會?

月璃反手拉住月嫣兒的手腕,眼中含淚.

她可憐楚楚的反問,"我在王府這半年來,一直閉門不出,偶爾經過妹妹門前也是繞路而過,從未靠近過,我哪里來的機會偷東西呢?"

"你的丫鬟不知禮數,說我偷了你的首飾,妹妹你怎麼也不過腦子呢?"

她的聲音,帶著憂傷,字字清晰的傳到大家的耳朵里.

剛才還在議論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兩個人單看衣著就是天差地別,一個光鮮亮麗,一個破破爛爛.

相比起來,月璃就像是一個叩門乞討的乞丐.

月嫣兒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月璃,平時這個丑女見到她,都是低著頭不敢說話.

今天竟然敢直視她,而且出口反駁了!

記憶中的月璃,從小就唯唯諾諾,可沒有這個本事.

"姐姐,這件事情……"

不等她繼續開口,月璃松開她的手,"我們是親姐妹,你都不相信我,那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月璃說完,作勢就要往牆上撞去,翠兒在後面緊抓著不放手.

月嫣兒恨不得月璃早一些去死,但是現在這麼多人看著,不能當著她的面死,"快,攔住她!"

幾個丫鬟,匆忙跑過去攔著了月璃,把她拉了回來.

周圍的人,又開始議論了,"看來王妃沒有偷首飾……"

"對呀,都沒有靠近過側妃的院子,怎麼偷東西啊……"

月嫣兒聽著周圍的聲音,臉上一片陰郁,緊握的指甲都嵌進了肉里.

千算萬算,沒算到這個丑陋的姐姐忽然變聰明了!

這種時候,不管心里面多氣惱,面上也要隱忍一些,不能壞了自己的形象.

月嫣兒瞪了一眼身邊的丫鬟,訓斥道,"你們還愣著干什麼?還不趕緊把姐姐扶進去!"

現在收拾不了這個丑八怪,等進了王府就是她的底盤,到時候還不是任由自己拿捏!

到時候一定讓這個賤/人知道什麼是生不如死的感覺!

月璃當然不是真的要尋死,現在首先要做的是保住自己,等情況穩定下來在考慮報仇的事情.

"妹妹,你還認為是姐姐偷了你的首飾嗎?"她站在門口不進去,可憐兮兮的看著月嫣兒.

月嫣兒此時恨不得上前一步掐死她,氣的額頭上青筋暴起.

她一開口卻是,"姐姐說的哪里話,妹妹自然是相信你的!"

一陣嘈雜之後,月璃就被幾個丫鬟拖進了王府里.

月嫣兒被氣得火冒三丈,顧不上月璃,罵了幾句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幾個丫頭嬤嬤看到側妃離開了,頓時手一松,把月璃扔在了地上,"奴婢們還有事情要忙,王妃自個兒回去吧!"

一個個轉身的時候,都是嫌棄鄙視的表情,嘴里哼哼著,就差回頭吐上一口了.

月璃沒有在意那些丫鬟奴才門的態度,好歹現在是回到了王府,還是先把要緊的事情安排妥當.

"小姐,你慢點,翠兒扶你回去……"

兩人沒有心情欣賞周圍的雕梁畫棟,徑直向王府最偏僻的角落里,那個小院子走過去.

月璃看著原主生活了半年的地方,第一印象是淒慘!

破舊的木門,早就掉了漆,風一吹牆壁都搖搖晃晃.

仿佛只要用力摔一下門,整個院子都會變成廢墟.

正房籠罩在烏云下,看起來像是一個荒廢已久的鬼屋一樣.

月璃不禁開始咋舌,原主竟然在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住了半年,還無怨無悔,這得是多窩囊?

也難怪會被人欺負成那樣,連性命都搭上了.

屋子里面的情況,看起來好了很多.

雖然地方不大,卻被心靈手巧的翠兒,收拾的干乾淨淨,井井有條.

"小姐,你餓了吧,用不用翠兒去給你做一些吃的?"

月璃掃視了一圈房間里的布置,對著翠兒說道:"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你半個時辰之後再進來."

翠兒離開之後,月璃伸出手摸了摸腕上的銀鐲,一閃身就進了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