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王妃回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月璃說完之後,就等著男子拿主意了.

"你……真能救我夫人?"男子眼中閃過一絲希望,但是顯然還沒有完全相信月璃的話.

"想讓我救她,就立刻開棺."月璃說完之後,又加上了一句,"我也是大夫."

"好,我聽你的!"男子掃了一眼眾人,咬了咬牙,開始指揮著大家把棺木打開.

棺木打開之後,濃重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棺中的女子下身白色的長裙,被染成了深紅色.

月璃上前檢查了一下,女子呼吸停止.

但是流出的血還是熱的,果然是假死狀態.

"你們都走遠一些,轉過身去!"救人要緊,她要趕緊到空間實驗室里拿些藥品出來.

但是,她不能讓這些人看到了,要不然肯定被當成是妖怪了.

產婦的傷勢很快止住了,加上月璃的藥物,很快就脫離了危險.

女子的丈夫聽到月璃的呼喚走了過來,看到棺里的女子雖然沒有醒過來,但是已經恢複了呼吸.

"活了,真是神醫呀!"一群人目瞪口呆看著月璃,像是看到了神仙.

"把你夫人帶回去吧,好好照顧,三個月之後就能恢複了."

月璃把跪在地上的男子扶起來,給他留了一些藥粉就離開了.

她身上的傷口,還沒有處理,屁股還在痛,要趕緊進空間里面處理一下.

月璃躺在手術台上,按下手邊的按鈕,一個人形的金屬設備,從一個角落里走出來.

這是月璃上個月,花大價錢買來的智能醫療機器人.

"皮膚傷口處理."

"是,主人!"指令下達之後,機器人自動操作手術台上的各種設備,消炎,上藥,清潔傷口.

半個小時之後,月璃從空間里出來,已經恢複了神采奕奕.

"小姐,你在哪里啊?"

月璃剛從墳地里走出來,就看到一個瘦弱的小姑娘,正在焦急的跑過來.

小丫頭看到月璃之後,臉上帶著淚痕撲過來,"小姐,你沒事太好了,嗚嗚嗚……"

月璃從記憶里搜索了一下,知道這個人是原主的陪嫁丫鬟,一直跟在原主身邊,忠心耿耿.

這具身體原本是晉王的妃子,因為丑的讓人無法直視,又腦子蠢笨,所以被晉王嫌棄,避之不及.

大婚的當天,晉王不僅沒有和她同床,還把她的妹妹接到王府,一夜承歡.

月嫣兒是月璃的親妹妹,雖然是側妃,但是把月璃這個正妃壓的死死的,儼然是王府女主人的姿態.

原主的死亡,也是拜她這個妹妹所賜,被誣陷偷了她的首飾,打了三十大板,就這麼一命嗚呼了.

既然占據了這個身體,總要為原主討一個公道.

而且,她現在身上一毛錢沒有,離了晉王府就會寸步難行,現在還不是一走了之的時候.

"小姐,我們回月府找老爺評評理,分明就是側妃誣陷小姐的!"翠兒看到月璃發呆,以為她還在傷心.

翠兒所說的老爺,就是原主的父親.

可是,按照原主的記憶,這個父親從來沒有給過她好臉色.

指望他為月璃出氣,笑話!

月璃抬起頭,"翠兒,我們回王府!"

……

晉王府的花園里,若有若無的呻--吟聲從湖中的小亭里傳來.

簾幕里面,正在上演臉紅心跳的一幕.

一陣急促的嬌吟過後,兩個人安靜了下來.

男人隨手抓起衣袍穿上,"嫣兒,本王伺候的你舒服嗎?"

女人伏在男人懷里淺淺的喘/息著,臉上的緋紅還沒有消散.

"王爺越來越神勇,嫣兒差點都要暈過去了呢!"

男人的大手抬起她的下巴,"嫣兒,等本王晚上回來,再好好寵/幸你!"

月嫣兒看著床榻上歡愛過後,留下的一片狼藉.

她水波婉轉的眸子里,滿是得意,"來人,還不趕緊給本妃梳洗一下!"

"是!"幾個丫頭聽到里面的呵斥聲,立刻走進去.

有的收拾床榻上的痕跡,有的小心翼翼的給月嫣兒梳妝打扮.

外面一個小丫頭,急匆匆的跑進來,"側妃,不好了……"

"啪--"還沒站穩,月嫣兒身邊的大丫鬟,一巴掌抽了過去,"掌嘴!敢沖撞側妃,你是不是活膩了!"

響亮的巴掌,差點把來人打翻在地.

小丫頭捂著臉上清晰的手掌印,滿眼淚水,"側妃饒命……側妃饒命……"

"說,什麼事讓你冒冒失失的?"

"稟報側妃,是王妃……王妃回來了……"小丫頭一手捂著臉,一手指著王府門口的方向.

正在梳妝的月嫣兒身形一滯,手里的錦帕一下子握緊了,"王妃?"

丑八怪還沒死?

她還敢回來?很好!

月璃,本妃立刻讓你再死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