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相迎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這是要回城.

算起來,從年後到回山,也有一個半月未回城里了.

此時正是二月末,南北兩屏的山石之間豔色點綴,百花齊開端是美豔.站在望河坡放眼望去,整個回山一派繁忙之象,田間地頭到處都是務農的人影.

唐奕吸了一口略帶甜味兒的空氣,心情也回暖不少.轉頭對身後的君欣卓道:"等過了這陣子,咱就在這山坡上擺張胡床,就著這景致好好歇上幾天."

君欣卓點頭不語.她其實想說,等你忙完了,這花也謝了.但,還是忍住了.唐奕這段時間心力交瘁,整個人都瘦了一圈.

黑子插話道:"聽說京西有個去處要桃花坳,有漫山的桃樹林子,大郎可去那里修養."

桃林...唐奕不禁心思飛到別處.

桃園居的桃花此時也開得正盛吧?

...

回城坐的並非專船,而是搭回山停靠商船的順風船.

商船不進內城,唐奕等人在外城埠頭就下了船,終還是沒見到那片桃林到底開成了什麼樣子.

下了船,唐奕沒了回范宅,而是直奔馬行街的白樊樓.

張晉文還是忍不住上前勸阻,"大郎,現在回去還來得及!"

唐奕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對黑子喝道:"把這軟蛋牽走,看他就煩!"

黑子哈哈一笑,一把箍住張晉文的脖子,"跟我走吧,.軟蛋.."

張晉文哪里擰得過黑子那鋼澆鐵鑄的大胳膊?被強擄著鑽進了街邊的一間木器店.

"你拉我來這兒做甚?"

張晉文差點沒被黑子勒死,直到唐奕和君欣卓走遠了,黑子才松開他.

黑子嘿嘿笑道:"莫急!一會兒就知道了."

說完,轉臉對店家嚷道:"老板,有朱漆沒得?給俺來上一桶."

"你買朱漆做甚?"

張晉文一邊揉著脖子,一邊驚叫道.

...

童管事最近心情不錯!

那日與周四海一同去了趟回山,許是馬屁拍得正道,周四海回來之後,對其十分看重.半月前,還隱晦地支會他好好干,若唐子浩不識抬舉,不肯和樊樓合作,那用來對付醉仙的新酒鋪子,就交給他來打點.

這可把童管事的樂壞了.在樊樓十幾年,從跑堂小厮一步步干到一樓主事,走得可是頗為不易,而且想再進一步更是難上加難.

但,誰也沒想到,跳出來一個毛還沒長齊的唐子浩,送了這麼大一個餡餅兒來給他..

掌管新鋪,那可不是一樓主事能比的,最起碼是獨擋一面,身份,地位立馬從高級堂倌兒變成掌櫃級別的了.

眼瞅著,'童管事’就要變成'童掌櫃’了,他能不高興嗎?

所以,現在他反倒盼著唐子浩蠢一點.

只要唐子浩不和樊樓合作,那他這個掌櫃的就當定了.

一月之期馬上就到了,童管事懸著的心也慢慢放下了..都這麼長時間了,看來,唐子浩是不打算服軟了..如此甚好,他起鋪子之時,就是咱榮升掌櫃之日啊!

正站在三樓露台之上想著美事兒的童掌櫃,隱約看見有四個人影兒從馬行街行了過來,立于樊樓高大的彩門之下.

童管事一激靈,心跳都漏了一拍,心說,奶奶的,你來干嘛!?

稍一晃神,童管事的就回過神兒來,心中苦道,看來,這'童掌櫃’的美夢泡湯了.

但,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慌忙回身,要去稟告周四海.只是,情急之下沒注意腳下,被門坎拌了個趔趄,狼狽的沖出了露台.

"童管事,這是怎了?"幾個姐兒見他慌張而走,不禁好奇,下意識地朝樓下看去.

"咦?那不是年前那位'舉杯天地醉’的唐公子嗎?"

其中一個姐兒正是那日猜對了迷,得了賞錢的那位粉頭兒,一眼就認出站在最前的那少年正是唐奕.

"是那位鄧州唐子浩?"

"快讓我瞧瞧!"

一眾姐兒聽了風頭,立刻圍攏過來,嬉笑如鈴,朝著樓下猛看

"那個就是只吟半句詩的唐子浩?嘖嘖,還挺俊俏的..."

"俊俏有何用?"有的姐兒看過之後一臉失望."還以為是個偏偏美男子,原來只是個少年,太嫩了."

"嫩的好呀,老娘就喜歡嫩的."

"呵呵呵呵,浪蹄子!"

姐兒們一陣推搡笑鬧,引得樓中的食客也都把目我投了過來.心說,也不知道這群豔娘子又在調戲哪家公子了.

...

且說童管事慌張地跑到周四海那里稟報,說是唐奕上門了.

周四海最近幾天本來有些心煩意亂,但聽罷之後,神情一松,露出得意的笑容.

"看來,這個唐子浩還不算太傻,終還是妥協了!"

童管事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附和著,心里卻暗叫:"他是不太傻了,.我這升職加薪,卻不知又要等到猴年馬月去了."

"倒是要先恭喜大掌櫃,又作成了一筆大生意!"

童管事知道,這時候想別的都沒用,只要把周四海伺候好了,機會以後還有.

"小的這就去把他領上來."

"嗯,去吧!"周四海一臉得意,大手一揮,算是准了.

卻不想,話音剛落,就有小厮跑了進來.

"回稟掌櫃的,樓下來了位公子,自稱是鄧州唐子浩.說是....說是...."

"說是什麼?別結結巴巴的."

童管事一叫厲喝,嚇小得厮一縮頭.

"說是...在門前恭候....要大掌櫃的..親自相迎...."

周四海一怔,"要我親自去迎?"

隨即玩味地笑了,心中更是不屑至極.

幼稚!

即已認輸,又何必罷什麼姿態?

圖增笑爾....

"這唐子浩好大的架子!"童管事似是找到了宣泄口,跳著腳罵道:"簡直不知所謂,他是個什麼東西,還要大掌櫃親迎?"

"小的這就下去喝斥于他,讓他自己來給大掌櫃請安!"

"罷了....."周四海一擺手,緩緩起身,"小孩子,想爭回一點可憐面子,老夫就給他這個面子又如何?"

說著,周四海整了整衣襟,一甩大袖行了出去.童管事雖心有不甘,但也只得跟上.

...

姐兒們還在好奇,這唐公子為何只站在彩門之下不進店,就見周大掌櫃大步從樊樓中走出,迎向唐子浩.

姐兒們不由驚道:"唐公子好大的排場,原來是等著大掌櫃親迎."

"大掌櫃?"

一眾吃客本就注意這邊,姐兒們叫得歡實,'大掌櫃’之名可是真真切切地傳到了眾人耳朵里.

樊樓大掌櫃那可不是一般人物,能讓他親迎的'唐公子’得是什麼人物?

眾食客不由也放下酒杯,竹箸,靠了過來,和姐兒們一起看起了熱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