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猜迷(二)
g,更新快,無彈窗,!

"還玩不玩了?"

"完(玩)!干嘛不完!"賈思文頂著一嘴的火泡叫道.

特麼都已經這樣兒了,若是不讓這'壞種’嘗嘗這火酒的滋味,豈不是虧大了?

"行!"唐奕樂了."勝者出題,那我就繼續?"

嘴都張不開的賈公子,從牙縫里擠出一個字兒...

"挺!(請)"

他就不信,以他賈思文的才思學識,比不過一個滿嘴痞氣的浪蕩小子.這種歪題出一次玩個新鮮還行,再想騙我賈思文,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呵呵....

賈公子都說請了,唐奕自然樂得如此.轉頭對范純禮道:"是不是太難了?那可是五歲以上的題."

"嗯,是太難了!"龐玉深以為意,搶在范純禮之前答道.

"要不,來個四歲的吧?"丁源適時補刀.

"好吧...."

丁源心說,當初唐大郎用這一套戲耍我等之時,花樣兒可是多著呢.

"那你聽好了!"

"倘若有兩個人掉到了井里,死的那個叫死人,那活著那個叫什麼?"

......

"當然是叫活人."有嘴快的圍觀小姐,唐奕一出完題,就立刻脫口而出.說完才知道突兀,怯生生地用香帕掩住櫻唇,眼神閃躲,好似做錯事的少女一般嬌羞.

唐奕抿然搖頭,"錯了!"

"姑娘再想想,很簡單的哦."

小姐被唐奕軟言細語的兩句話說得眼神微熏.

"那奴奴可是猜不出了."

本來也想說叫'活人’的賈思文,一聽唐奕說不對.,生生把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抓耳撓腮想了半天,也沒想出答案.心說,他哪來的這些個摸不著北的怪迷.

"唉...."唐奕又是一歎."看來,四歲的也不適合你."

賈思文差點罵娘,沒這麼擠兌人的.

"丁源,這回你來替賈公子答吧."

而丁少爺則一邊端著酒杯抿了口酒,一邊調笑道:"都掉井里了,不叫'救命’,叫什麼?"

......

叫救命?

救命...

救...命....

"真娘賊!"

賈思文頓時有種智商被碾壓了的感腳,只覺天懸地轉,差點沒栽地上.

吃瓜群眾們也覺得這題出得太絕了,叫救命....這也太坑人了.

"公子好是小氣,這樣的迷題誰人能答的上來?"

小姐們同情心爆棚,直接開始聲討唐奕.

"就是,賈公子不以文采刁難于公子,公子卻盡出些歪題坑人,此非君子所為呢."

"對,公子這是勝之不武!"

唐奕兩輩子加一塊,也沒被一群嬌嫩小娘指著鼻子罵過,不由攤手苦笑,對賈思文道:

"賈公子還真是有女人緣,姑娘們都幫你說話呢."

賈思文現在氣得已經說不出話來,哪理會唐奕的揶揄.

暗道,想我賈思文堂堂宰相之子,太學院中不說是文鼇魁首,也是盛名出眾,竟淪落到讓一群賣肉的姐兒們幫著出頭的地步,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滾!"賈公子猛然沖著一眾圍觀小姐大吼出聲,面目猙獰,狀若瘋魔.

"你們算什麼東西?本公子還輪不到你們出頭!"

....

眾人驚鄂不已,一眾豔姐兒更是不禁退後兩步.

萬沒想到,她們好心維護的翩翩公子會有這番嘴臉,不但心無感激,而且壓根就沒把她們當人.心中淒淒不說,也對這賈公子有了另一番計較.,真是好心都幫到狗身上去了.

就連太學諸生也沒想到賈思文如此有失風度,趙宗懿更是暗自搖頭,默不作聲地退出人群,獨自走了.

這賈思文已經輸紅了眼,這種樣子貨,枉費他一翻苦心招攬.

....

唐奕冷笑著看著賈思文.

他是睚眦必報的性子,既然這貨自己把自己玩死了,那小爺就再幫你一把.敢罵我?敢罵我老師?不讓你把所有的名聲,品性都輸在樊樓,老子就不姓唐!!

歉意的和一眾小姐拱了拱手,"賈公子喝多了,大伙原諒則個!"

轉臉又對賈思文道:"也別說小爺欺負你,從現在開始,你輸一杯,我陪一杯!"

說著,直接端起一杯火酒...聲若春雷炸響,繞樓不絕.

"舉杯天地醉,共飲三軍寒!"

吟罷,不帶絲毫遲疑,一杯'火’酒仰頭而盡.

"好詩!"

"端是豪氣!!"

圍觀的小姐們無不齊聲叫好.

舉杯天地醉...只是舉起杯子天地就已經醉了,這是何等好酒?

共飲三軍寒...把鐵馬金戈,兵寒厲影當酒飲之,又是何等豪氣?

兩句五言詩,了了十字,卻給人一種飲酒有如沙場寒光錯影的感覺,再配上這位公子豪飲火酒,泰然自若的神態,簡直讓看著的人都醉掉了.

一眾剛剛還力挺賈思文的姐兒們無不陣前倒戈,現在怎麼看這公子怎麼順眼.

賈思文現在腦子已經不算清醒,當然作不出什麼好詩,勉強應付了兩句,就學著唐奕的樣子,飲盡火酒.

只不過,喝'火’酒要的是一個膽氣,講究的是杯不沾嘴,酒口即閉唇.火苗到了嘴里與空氣隔絕,看似嚇人,其實並無危險.

他是看著唐奕一口吞火,以為掌握了其中要領.

但心不甯,則手不穩,再加之第一杯被燙得滿嘴火泡,早就沒了膽子,倒的時候手一抖,歪了....

這下可好,著著火烈酒濺出來,登時燎成一片,賈公子一聲慘叫,慌亂地撲打口鼻,雖沒再次燒傷,但等到把火拍滅之時,半邊眉毛已經燎沒了.

粉頭兒們冷眼瞧著賈公子璞頭歪了,發髻也散了,半張臉也熏黑了,這回可是沒人同情于他了.

唐奕笑眼迎人和煦地看著賈思文,心中沒有半點憐憫.

不論古今,懂得尊重別人,別人才會尊重你.就算他不能真拿賈思文怎麼樣,那也得給他長點記性.

"還來嗎?"

賈思文頹然坐在凳上,想說不來了,但卻怎麼也落不下這個面子.一眾太學生正想出來圓場,拉走賈思文,卻不想,唐奕根本就沒給他們這個機會.

"那我就當你還想來了,聽好了,我出題了哦."

"如果有條船...."

賈思文一顫,他現在聽到什麼,假如...如果...之類的"絕戶迷題",腦袋都是炸的.真想大吼一聲,"本公子不玩了!"但最後還是強撐了下來,放不下面子.

豈不知,唐奕根本就不是在和他猜迷,玩的就是他這張不值錢的'面子’.

"如果有條船,賈公子是掌舵人,我坐在船頭,丁源坐在船尾,問:這條船是誰的?"

.....

賈公子下意識地想說:船是掌舵人的.但是,有了前題之鑒,他也知道答案肯定不那麼簡單.

那特麼是誰的?

這上哪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