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猜迷
g,更新快,無彈窗,!

誰見過能點著的酒?賈思文心說,這特麼就是一團火!如何下肚?

唐奕適時地揶揄道:"怎地?不敢喝?"

"烈火熾心!如何能喝?"

"你這鳥厮屁話真多!"宋楷迷迷糊糊地嚷著."適才叫得歡實,現在倒慫了?"

"本公子才沒慫?只是這根本就不是給人喝的!"

賈思文咬死了這酒不能喝,其實不光是他,一眾太學生,外加圍觀的小姐,堂倌,都覺得這東西喝不得.

"有種你先喝給我看!"

唐奕有些哭笑不得地看著他,"我們在這里飲酒暢談,是你們挑了事兒,又舔著臉湊過裝什麼大膽,我憑什麼喝給你看?你誰啊?"

賈思文臉色一陣青白,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還以為是什麼瓊漿玉液,現在看來,簡直就是穿腸火毒.

正在騎虎難下之際,後面有人突然在其耳邊耳語了兩句.登時眼前一亮!

賈公子立馬裝模作樣地整了整衣衫,顧作鎮定道:"既是偶遇評酒,空飲自然無味,我看咱們行令而飲如何?"

唐奕心想,這人怎麼這麼無恥?還空飲無味?還要行酒令?一會兒看你有味兒沒味兒!

很光棍地一攤手,"你們都是太學儒生,和我一個市井小子比文采?"

賈思文見唐奕不上套,急忙補充道:"可不作詩文,猜字迷.猜迷無關文采,你可有話說?"

這回輪到唐奕做難了,賈思文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唐奕要是不答應,就真的成了為難一眾太學生了.

無語地聳了聳肩,只得應下.卻不想,那邊獨坐的趙宗懿不知何時走了過來,發聲道:"行令進酒此為雅事,怎能少了好詩妙詞佐酒?詩詞還是要得的."

大家一想也對,文人雅徒進酒,無詩詞佐之,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我看這樣正好,兩邊可用迷題爭勝,勝者自不用飲,敗者進酒之時,要賦應景詩詞兩句.若對不出,則罰酒加倍!"

趙宗懿不等唐奕反駁,和聲笑道:"既然這位公子不善詩詞,撿選前人助酒之詞對之即可;太學諸位占了文風之勢,則必要現場做詩應題,可好?"

趙宗懿這一手玩的很聰明.

今天這一場要是只是猜個迷,拼個酒,那傳出去最多也就是一幫紈绔大鬧白樊樓.對太學諸生來說,不管是贏了,還是輸了,都沒有半點好處.若是鬧大了,說不得還要被台諫說三道四.

但是,若是在行令之時佳句偶得,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兒了,不但名聲無礙,反而大大有易.對于賈思文的水平趙宗懿還是知道的,就算輸了酒令,作出幾句妙詞卻是不難.

這就是大宋,只要和文風之事搭上邊兒,上到朝堂君臣,下到市井百姓,無不推崇備至.

無怪乎終宋一朝,文豪輩出,名臣彙聚.這樣的文學環境,可著地球兒,從火箭上天的二十一世紀,一直扒到石器時代,也找不出第二個!

這也是為何唐奕就算對儒學極不感冒,但還是不得不捏著鼻子學的原因.別管將來考不考官,在大宋,不通文道簡直就是寸步難行.

趙宗懿這麼一說,唐奕更加無法反駁,眼見一場紈绔之間的義氣之爭,變成了太學生的華麗表演.不管輸贏,今日出采的必是太學諸生,唐奕等人也只能算是個陪襯.

見已定下了章程,賈思文立馬換了一副嘴臉,頗為大度地道:"那就請吧!"

唐奕冷然一笑,"猜個迷而已,還是賈公子先吧."

"那就得罪了."賈思文一拱手.唐奕不先最好,萬一猜不出,一團'火’酒下肚可是要命.

"寫時方,畫時圓,冬天短,夏天長.問一字."賈思文張嘴就一個字迷.

唐奕直搖頭,想都沒想的答道:"是為'日’字."

呃...

賈思文心說,這題出簡單了?怎麼一下就答上來了.

輪到唐奕,卻見他不急出題,轉頭看向范純禮:"你來?還是我來?"

噗...

唐奕一問,范純禮就知道他要干嘛,直接就噴了.

"還是我來吧,你那套太欺負人."他可是知道唐奕那套'歪’題有多惱人.

太學生一聽,唐奕要讓范純禮出題,立馬不干了.

"猜個迷還用他人代出?未免不妥吧.?"

得!!

范純禮投去一個同情的目光,這真是不作死就不會死啊!

"我出就我出."唐奕爽然一笑."聽好了!"

"一加一,在什麼情況下等于三?"

......

嗯?

....

太學生們一下就蒙了,一加一明明就等于二好吧?

賈思文更是一頭霧水,這特麼是什麼迷?

"一加一怎麼可能等于三?三歲幼童都知道等于二!"

圍觀的姐兒們更是鄙夷地看向唐奕,都覺得這個是死題,怎麼可能等于三?這位公子明顯就是故意為難賈公子.

小姐愛文生,遇到像柳三變那種風流大才子,倒貼都得排隊.現在在她們看來,顯然惡意刁難的唐奕落了下乘,都開始站在賈公子一邊了.

唐奕可不管那個,嘿嘿賤笑著,"答不出來?"

賈思文一梗脖子,"世人皆知一加一等于二,我倒看看,你是怎麼算出三來的?"他就不信了.

"唉..."唐奕一歎.

"純禮!告訴他,一加一在什麼情況下等于三."

范純禮一撇嘴...

"當然是算錯的情況下等于三....."

算錯...錯....

眾人絕倒.

小姐們雖都聲援賈公子,但是唐奕這無賴耍得也太刁鑽了.

"靠!這也行..."一眾太學生直接就暴了粗.

心說,還真是這個理兒,可是誰又能想到呢?

賈公子是滿頭的大包啊...

這孫子玩我!算錯的情況下等于三.,算錯了還特麼等于六呢!

...

但就算有百般不服,一時也是無以反駁,只得認栽.

硬著頭皮端起一杯火酒,顫巍巍送到嘴邊,半天也不敢下肚.

唐奕不咸不淡地來了一句,"要是怕了,就放下,可沒人逼你."

放你妹!

賈思文心中暗罵,這麼多人看著,就算是杯毒藥也特麼得喝啊,不然以後就不用見人了.

猛一咬牙,"丈夫莫問身與名,只把毒火當甘霖!"

兩句詩吟罷,賈思文閉著眼睛把'火’酒灌了下去.

大伙細品賈思文的兩句詩,雖不算絕句,但頗合意境,把心中決絕一語馬詞,也算大才了.

只是,大伙還沒品完詩,就聽那邊賈公子嗷撈一聲慘叫...

那酒燒了半天,酒液倒還好,酒杯卻已經是燙得不行,只一沾唇,賈思文只覺撕心炙痛從唇上傳來,酒的辛辣,再加杯的滾熱,直接讓賈思文一聲慘叫,把酒噴了出來.

唐奕看得這個解氣!心說,玩不死你小子!讓你再嘴賤,敢罵老子是'野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