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清華大學
g,更新快,無彈窗,!

見唐奕一籌莫展的樣子,張晉文不禁問道:"大郎,干嘛非要在這煉精油?我看在這弄個酒坊正合適."

唐奕解釋道:"京城富足,香水,花露水消路極好,咱們鄧州出的香水販到京城,價格翻了三倍,在這建個作坊省了運費,還能賣個高價."

"那酒坊不是更好!?省的運費可比香水多多了."

"酒坊不行!"唐奕堅定地搖頭

"一來京城名酒彙聚,咱們的醉仙釀未必能很打找開銷路;二來,酒坊暫時還不能出鄧州."

"為啥?"張晉文有點鬧不明白.

唐奕道:"咱們那個酒,說白了就是果酒兌甘油,沒啥稀奇的.咱們收豬油,小蘇打和石灰用量那麼大,根本瞞不住有心之人."

"只要材料用對了,早晚能把甘油整出來."

張晉文一哆嗦,"那可咋整?讓人學了去,咱們可就虧大了."

"學了去是早晚的事,所以酒坊現在還不能出鄧州.趁著嚴河坊還能一家獨大,盡可能的打響名號,建立起獨一無二的品牌.到時候,就算出現仿制果酒,也可借著正宗的名聲,占領大部分的市場."

"啥叫品牌?"

"呃......"還真把唐奕問住了.

"就是醉仙釀的名號,所有人一提果酒,馬上想到的就是醉仙釀,都知道咱們是最正宗的."

張晉文深以為意.

雖然還是不太名明啥叫品牌,但他就懂名號這東西對商人的重要性.

既然酒坊弄不成,現在唐奕手里數得上的生意就只有香水了.

"倒是有一處可做花田."張晉文突然道.

唐奕眼前一亮,"哪里?"

"河東!"張晉文指著汴河東岸道:"曹府送來的地契里,還包括東岸的一片草場."

"哦?"

"東岸灘淺,不能走船,而且那片地都是沙土地,曹家當時是按山地買下來的,送給咱們的時候,更是提都懶得提."

"沙土地能做花田嗎?"

張晉文道:"咱們種的是月季,這花最皮實,只要肥力跟得上,沙土地一樣能種."

"那東岸那塊地有多大?"

張晉文沉吟了一下,"平地加上東山坡,差不多得有八九百畝."

"夠了!"唐奕一算計,東岸近千畝地,再加上西岸這邊的三百多旱田,應該夠用了.

當下和張晉文定下了章程,如今正是冬閑時節,可讓回山村的佃農去東岸開荒.年前干一陣,等年後過了上元,再干一陣,就能把地開出來.

張晉文也不耽誤,匆匆下山去找里正商量了.

唐奕折回園子,見范仲淹和尹洙還在園中商量著.

"大郎來的正好."尹洙見唐奕來了,和聲叫道:"我與希文兄正商量著,咱們年前就搬出來,在此過年算了."

唐奕聽得直搖頭.

"船上還說您就不該來,怎麼還要住下不走了?"

"這就是個避暑的宅子,根本沒有過冬暖房,正常人都不一定頂得住夜寒,何況您二位這身體?"

尹洙一滯,倒是把這個茬給忘了.

"多添幾個火盆不就得了?"

唐奕一邊扶著尹洙坐下,一邊勸道:"您那,還是在城里安心呆著吧,這園子看著是挺好,但是暖房得建吧?做書院得添幾處公用之地吧.?等轉過年擴建的工匠一進來,這宅子就成了大工地,肯定是得不了消停."

尹洙一想也對,與范仲淹對視一眼道:"看來,咱們還是心急了.."

范仲淹則是擰著眉頭問道:"工期就不能快些?二月杜世昌就要抵京,不出三月,孫明複亦要帶著幾個山東學子來投.若是書院不能完工,只能擠在城里了."

唐奕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這是沒辦法的事情,總不能書院開講,還有工匠建屋修牆影響課業吧.?"

"您二位還是耐心地等著吧."在唐奕一通勸慰之下,范,尹二人只得放棄了現在就要入住回山的想法.

三人又在宅子呆了一會兒,唐奕把二老要改動,加建的地方一一記下,回城之後好雇工匠.

見天將近午,唐奕催著二位回城.

出宅院之時,看著一江兩屏的美景,唐奕突然心念一動,"咱們這書院還沒名字呢?"

尹洙一挑眉,"說得是,書院還沒名字,希文兄以為當起什麼名字?"

范仲淹不加思索地道:"既在回山,就以回山為名即可."

"回山書院?"尹洙重複了一遍.

唐奕則不滿地扁著嘴道:"老師又要偷懶了,自打辭了官,您就開始事事敷衍了."

"書院開講,有名儒孫複講《春秋》,有您和杜衍兩位當過宰相的講時文策論,再加上尹先生的國學之才.天下哪還有書院比咱們的底蘊更足?怎麼能如此敷衍?"

唐奕雖有責怪之意,卻馬屁拍得不著痕跡.

范仲淹和尹洙被他說的心里舒服極了,笑罵道:"臭小子!又開始沒大沒小,看來是《孝經》抄的還不夠!"

尹洙則神秘地笑道:"大郎漏了一人,現在還缺一個主講詩賦的,到時會有一位名儒前來助講."

"誰?"

"你猜.?"尹洙賣起了關子.

"王方?"

唐奕知道,范仲淹還給益州王方去了信,邀之來京助講,這事兒還是唐奕極力促成的.

可是,王方在文豪紮堆的北宋算不得什麼大儒啊?水平中等偏上,還到不了名儒的層次.

唐奕之所以讓范仲淹邀請王方,是因為王方雖然不出名,但他手底下兩個弟子卻是太牛叉了.

蘇軾,蘇轍!

唐奕算著日子,這會兒,二蘇的老子蘇洵應該已經把兩個兒子送到中岩書院去了,因為...他得安心准備高考了.

尹洙搖著頭,顯然唐奕猜的王方不對.

"那是誰啊?"

"哈..."尹洙哈哈大笑."大郎不是料事如神嗎?你且慢猜吧."

尹先生打定主意就不告訴他了,唐奕一撇嘴,"你不說拉倒,我還不問了呢."

卻聞范仲淹道:"既然回山為名不妥,那大郎想一個吧."

唐奕眼前一亮,這可是個光榮的任務.脫口而出--

"天下第一書院?"

范仲淹臉都綠了......

"那就.....清,華,大,學?"

范仲淹狠狠瞪了唐奕一眼.

"我看....還是叫'觀瀾書院’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