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倒黴的胡璦
g,更新快,無彈窗,!

范仲淹致仕的消息沒兩日就風滿京師,不出冬月便天下皆知.

百姓無不為范公之辭而扼腕惋惜,皆言朝廷少了一位好相公.與之一同傳出的,還有夏竦以辭脅帝,反遭帝怒的故事.

這下百姓們可算找到了罪首,把范仲淹致仕的原由都歸結到受夏竦排擠上面.一時間,民怨沸騰,天天有憤怒之民到夏竦家門前潑糞,弄得一條街都臭氣熏天,影響極壞.

事情傳到趙禎耳中,為免民怨發酵釀成惡果,趙禎只得急忙下了一旨,令夏竦即刻離京,不得久留.

可憐夏相公在朝四十余載,此次回京,入閣不足三日而走,比宋庠被兒子坑的時候走得還快,更是破了大宋朝罷相的最快記錄,一天半!

昨天剛報道,第二天就卷鋪蓋卷兒了.

而且想體面的走都做不到,最後還落得個灰頭土臉,人人喊打的地步.

離京那日,回望長街古道竟無一人為之送行,本就老邁的夏竦受此重擊一下子蒼老了十幾歲,黯然登車,出城而去.

這一次與以往不同,夏竦很清楚,此次離京,恐再無歸期了.

再說范仲淹致仕,第一個反應過來的,就是他的"好隊友"歐陽修.

歐陽永叔前一次跟風上表,被趙禎回旨臭罵了一頓,心中不免郁悶.心說,老范都能辭,你使勁的挽留,韓琦那小子也跟風了,為啥偏偏罵我啊?

但不想,隔了幾個月,京里傳來消息,范希文已辭,醉翁立馬來了精神.

有戲!

不過,這回他學聰明了,沒直接上表,而是先給范仲淹寫了封信,信中祝賀范仲淹"脫離苦海",還說老哥你等著,我這就找你去!

可把范仲淹嚇了一跳,立馬回信:老弟別鬧!你老實呆著吧,夠亂的了....

除了歐陽修,這段時間,范仲淹還接到不少友人的來信.

韓琦的信緊隨歐陽修而至,信中對范仲淹表示了慰問,還隱晦地問起還是否有再次起複的可能,並表達了拳拳愛國之心.

之後是龐籍,這位多年舊友對范仲淹致仕辦學倒沒說什麼,不過,卻給自己的那個搗蛋兒子討了個好老師.信里說,你若辦學,我兒子就交給你了,教不好,我回去找你算賬!

...

轉眼冬月即過,適逢臘月年關將至,初七,趙禎下旨賜尹洙禮部尚書職,准其致仕休養.

尹洙的辭奏幾個月前是和范仲淹一起遞上去的,但是當時風急浪湧,思量之下,二人一同請辭目標太大,怕受人非議,尹洙的折子就暫時壓了下來.

范仲淹已經致仕,尹洙也舊事重提,再次請辭.為此,趙禎專門派人問過范仲淹,得知尹洙之疾確實不適合繼續為官之後才准的.

而同時,趙禎還批准了另一個人的請辭--杜衍.

慶曆新政杜衍被罷相之後,就有致仕之心,趙禎多方考量之下一直沒有同意.如今,既然范希文已經辭了,就沒有必要再綁著杜衍了.

要知道,這位老倌如今已是七十歲高齡了,也該回家養老了.

哪知道,杜衍接到准辭旨意的當天就給范仲淹去了一封信:

三月花開日,

陳釀退封泥.

請君城頭立,

一翁映日西.

信里說的很明白,三月花開之時,讓范仲淹備好美酒,城頭相迎,老哥我映著西陽就找你去了.

趙禎知道此事之後頗為郁悶地向李秉臣抱怨,怎麼這幫人都不愛當官,反而一個個都往范卿身邊聚攏呢?

李秉臣抿然笑道:"官家怕是心里高興得緊呢!"

"我高興什麼?"

"陛下您看啊,這些致仕老臣,雖不能再朝堂繼續為國出力,卻不忘追隨范公腳步,發揮余熱,繼續為陛下選材.此等幸事,當聖心甚慰才是啊!"

趙禎點點頭,心說也對,有范仲淹,尹洙,杜衍這批大儒治學,說不定真能挑出幾個棟梁之才.

"聽說范公已經去信山東孫複,益州王方.如今泰山先生已經回書,開春就要入京了."

"哦?"趙禎一聲輕疑."如此算下來,豈不是說,范希文的書院還沒開講,名儒底蘊就已不弱太學了嗎?"

李秉臣掩面一笑,"陛下這回可是有熱鬧看了,太學與范公所辦書院同處京師,必有一番比較."

趙禎深以為意,一邊想著有大儒胡璦領銜的太學和范仲淹主講的書院,到底哪個更勝一籌,一邊繼續翻開政事堂遞上來的折子.不想只是剛看了一眼,就一把把折子甩了出去.

"真是氣煞我也!"

李秉臣不知官家這是鬧的哪一出,急忙把折子撿了起來,合上折頁的同時,忍不住偷瞄了一眼.

這一看不要緊,只一眼,李大官也被氣樂了.

心說,怎麼這麼趕點兒,剛還說到太學呢.

折子上赫然寫著:太學院直講胡璦,請求致仕....

"這個胡翼之,真是胡鬧!"

"讓制誥院下旨,胡翼之之請不與准奏,罰奉一年,給朕好好反省反省."

李秉臣想笑又不敢笑,心說,胡璦也夠倒黴的.,領了旨就要下去.

"回來."趙禎叫住他."一年太多了,還是半年吧!"

....

范仲淹還不知道,胡璦一時騷包,想炒了趙禎跟他干,卻吃了癟.

此時范仲淹與尹洙,唐奕正坐在出京的船上,品著醉仙釀,吃著點心蜜餞,好不愜意.

唐奕看著范仲淹與尹洙一杯接一杯的喝著小酒.

這酒雖不醉人,但還是忍不住吐槽,"您二老可是省著點喝,年前鄧州是不會送酒過來的,咱們帶過來的那點存貨可是不多了."

尹洙酒杯停在半空,"來時不是拉了一車嗎?怎麼這就沒了?"

唐奕一癟嘴,指著范仲淹道:"這您得問老師了,這段時間,老師大方得很,家里來人就送幾壇,來人就送幾壇,都快讓他賣人情送光了!"

"現在京里的貴人們都當咱家是酒坊了,前天曹府來人又拉走了十壇."

呃....范仲淹一囧,"那以後不送酒了,你那香水可還有存貨?"

唐奕一翻白眼,實在拿這位沒什麼辦法.辭了官反道大方起來了,本來他帶來的果酒,香水是想在京城找找門道,看看銷路如何的,現在都讓這老頭當人情送出去了.

"反正您還是悠著點吧,別都送光了,起了饞蟲可別找我.."

范仲淹與尹洙苦笑對視,"怎麼辭了官反道不自由了,好幾口杯中之物也要人管著?"

二人相視一笑,繼續豪飲,完沒把唐奕的話當回事兒.

又過了一會兒,船老大進到倉中稟告,回山到了,三人聞言起身出倉.

唐奕抄起一件兒狼毫大敞給尹先生披上,"外面風涼,先生就不該來的."

尹洙坦然笑道:"這可能就是老夫的埋骨之地了,當然要先來看看."

"先生莫要亂說,以先生的身體,想西去都難呢."

尹洙哈哈大笑,"那還要多謝大郎的回天藥酒呢!"

如今,尹洙的風痹之疾已經比從前好上太多了,雖然站久了關節還會有些酸麻,但已經可以如常人一般的坐立行走了.要知道,現在可是冬天,往年這個時候,尹洙都是生不如死,連床都下不的.

三人出到倉外,只見一幽靜山村臨河而居,好不自在.

唐奕不禁歎道:"曹國舅這手筆果然非凡,端是一處絕好的地方."

就連走遍了半個大宋的范仲淹也不由贊道:"環山抱水,自成一境,桃園秘境也不過如此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