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各懷鬼胎(求收藏,推薦)
g,更新快,無彈窗,!

開封,禁中政事堂.

陳執中正在值房之中起筆急書,只不過若有外人在側定會發現,這位執掌大宋朝東西兩府首官的第一宰相,心思並沒在手中的筆,還有筆下的字上面.

因為....他已經寫歪了,而不自知.....

吱扭扭,門軸轉動的輕響把陳執中拉了回來,就見幾個身著紫色朝服的身影魚貫而入.

看清來人,陳執中不禁眉頭一鎖.

為首的正是昭文館大學士賈昌朝,身後還跟著吳育,王拱辰.走在最後面的兩人,一位干瘦老邁,卻是昨日剛剛進京赴任的樞密副使夏竦,另一個面相飽滿,滿身富貴之氣的,正是早夏竦兩天回京的三司使宋庠宋公序.

"真的不多見啊!"陳執中一聲長歎,"大宋權柄盡聚于此,要是讓官家知道了,還以為我陳執中也要造反呢!"

眾人一怔,略顯尷尬,夏竦更是目光猛然一縮.

之前,他以偽書構陷富弼,杜衍謀反之事雖無實證,但是明眼人都心中有數,陳執中這麼說,和打他的臉沒分別.

"相公慎言啊.!"夏竦雙手抄于朝服大袖,耷拉著眼皮,不陰不陽地說道:"此等誅心之言,若是傳出去,叫老夫何以立足于世?"

陳執中莞爾一笑,"夏相公多心了,昭譽(表字)說的可是自己,半個字也未言夏相公的不是吧?"

"你!"夏竦怒容乍現,瞬間收斂.

"好了,好了!"賈昌朝安撫二人,"事有輕重緩急,范希文不日抵京,二位何必為了一點無根小事而鬧吵呢?"

陳執中嗤笑一聲,"不知子明所言之"急"是國事,還是私怨?范公進京,又事關國事,還是私怨?"

賈昌朝被他頂得臉色一陣青色,心說,這陳昭譽怎麼逮誰咬誰?

"當然是事關國朝平穩的國事."

"既是國事,那就明日早朝,提請官家,是反對還是如何,也要當著百官,面呈官家,都跑到我的值房來干嘛?"

幾句話,就頂得賈昌朝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陳執中與賈,夏等人雖政見相合,都是反對新政,但卻完全是兩路人.只是他沒想到,王拱辰與宋庠也在此列.

吳育苦著臉,"相公身為首輔,我等自然要和相公商量才是."

"商量也不用叫上禦史中丞和三司使吧?"

夏竦撇了一眼桌上的筆紙,反譏道:"昭譽何必咄咄逼人?怕是你也沒有表面上的平靜吧?這字寫得有失相公水准啊!"

言下之意,裝什麼裝,你不也為此事心神不甯嗎?

陳執中一怔.,隨即神情一萎,歎道:"有什麼話,直說吧.!"

夏竦與賈昌朝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笑意,這陳昭譽到底還是妥協了.

眾人分別落坐,一屋子的紫服金魚袋,都趕上朝會了.

...

陳執中說得沒錯,若是讓官家知道他們六人盡聚于此,非得懷疑這是要造反不可.

要知道,現在這里有首相同平章事陳執中,副相參知政事吳育,內相昭文館大學士賈昌朝,樞密副使夏竦,禦史中丞王拱辰,還有一個財相三司使宋公序.大宋軍政兩府的正副主官,財權,言臣的一把手都在這兒了,而聚在一起的唯一目的就是阻止范希文回朝為政.

賈昌朝帥先開口,"鄧州來報,范希文月初既已起程,走水路進京,算算日子也該到了."

這一點大家都知道,但是無力阻止.中旨已下,官家心意難回,范仲淹站上朝堂是早晚的事情.

夏竦接道:"范希文入京已是不可逆轉,我們還是想想接下來當如何應對吧."

吳育也苦著臉,"范相公若是回來,我等怕是要無安甯之日了,難道官家就不想想滿朝的奏兌嗎?"

深深看了吳育一眼,陳執中不免心中暗歎.

吳育初入朝堂之時,以剛正耿直而聞名,想不到如今,也是這般的....

人都是自私的,這房中的幾人都是各懷鬼胎,又有誰是真正為朝為公的?

夏竦是因為新政動了他的利益,所以恨不得除之而後快.

賈昌朝是個政治投機者,新政得勢他就輔之,失勢則立刻倒戈.

王拱辰因滕宗諒之事與新黨交惡.

吳育則是幾次與尹洙政見不合,互相看不上眼,在尹洙的問題上他下了死手,最怕范仲淹得勢與其清算,所以賈昌朝稍一拉攏就入了局.

他自己則是純粹的守舊之臣,新政有用,但是行不通,這就是陳執中放任夏,賈等人驅逐新黨而不發聲的原因.

至于宋庠.....宋庠的信條只有兩個,一是錢,二是官家.這是一根牆頭草,對他有利的,他就同認,無利的,則看官家的意思.

"范公非以公報私之人."陳執中覺得還是提醒一下這些人,富弼,仁衍之事絕不可再重演.

夏竦惡狠狠地瞪了陳執中一眼,現在他已經意識到,那件事情可能會成為他永遠的汙點.

這時,自進了屋就開始養氣的宋庠悠悠開口,"現在外面都在傳,內侍李秉臣似是放出話來,官家覺得范公此次非虛,怕是要真辭,所以才如之進京,欲當面阻攔."

吳育眼前一亮,"公序的意思是?"李秉臣是官家近臣,他要真這麼說,那十之八九就是官家的真實想法了.

宋癢笑著看向吳育,"李秉臣乃是官家親信,侍奉左右二十余年,怎麼會不知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的道理?"

"你是說,這傳言是假的?"

"恰恰相反,此言十之八九是真的."

....

賈昌朝擰眉細品宋庠之言,馬上反應過來,"李秉臣是得了官家授意,故意放話!"

宋庠笑著點頭,"賈相高見."

事實上,宋庠猜的一點都沒錯,趙禎確實是故意放話出去,意圖也十分明顯,就是為了安撫群臣.誰都知道,官家倚重范希文,不能讓他真辭,如今詔之進京,也是情有可原.

夏竦面沉似水,緩緩搖頭,"不可大意!若官家真的起複范希文,必是朝堂之禍!"

陳執中暗暗冷笑,朝堂之禍?我看你是更在乎自己的那點私利吧?

夏竦繼續道:"老夫已經想好了,絕不可讓新黨再次起勢,若官家真的起複范希文,老夫就算以置仕相逼,也要與之斗上一斗,還請各位助我!"

說著,夏竦起身環拱一圈,與眾位大人見禮.

賈昌朝起身還禮,"老相公盡管為之,子明定隨左右!"

吳育一看賈昌朝應下了,立馬起身,"春卿願隨老相公同鑒!"

王拱辰雖未說同辭的話,卻也保證台鑒會不遺余力地阻止范公回朝.

屋子里就剩宋庠和陳執中沒有表態.

陳執中這才明白,這些人哪里是來商諒對策,分明就是要逼宮.

北宋朝臣創宮直鑒的事情雖不算稀奇,但是東西兩府,正副宰執一同以辭相脅的事情,還真沒出現過.

要是陳執中也同意請辭之邀,還真別說,讓官家面對范仲淹和兩府宰執做一個選擇.為了朝局著想,官家也會掂量掂量孰輕孰重.

說實話....

陳執中動心了!

他雖然不屑與夏竦之流為伍,但不得不說,這是一個一勞永逸的辦法.

范希文!絕不可回朝!!!

"我......"

"昭譽還有什麼可猶豫的?為免朝庭再入亂象,昭譽也該與我等同進才是!"

賈昌朝以朝局為據,徹底打破了陳執中的防線.

猛一咬牙!

"好!!"

"希望後世子孫能明白,我陳執中的一片苦心吧!"

夏竦,賈昌朝大喜過望,有陳執中這個平章事兼知樞密院事的首相相助,不怕官家不屈服就范.

現在唯一只余宋庠未曾發聲.

當眾人看向他時,只見宋庠微微一笑.

"我就算了吧..."

"小小三司之職,怎能與眾位相公相比?"

"宋某祝願各位旗開得勝,馬到功成!"

........

關鍵時刻,宋庠慫了.

而且,夏竦想不到的是,宋庠不光慫了,還給他使了個拌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