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宅男為什麼泡不到女神
g,更新快,無彈窗,!

眾人在燕子塢休整一天,就登船順河而下,過光州,行兩日,停休壽州.再往前,行船百多里,就到了汴河與淮河交彙之處,在那里轉道汴水,六日可抵開封.

船在壽州一停,不論是船工,還是范,馬兩家的人幾乎都下了船.

壽州因淮河之利,在中原之地算得上一等大城了,臨江碼頭上槽船星布,甚是熱鬧.

大伙兒都下了船,上岸透透氣,也順便逛逛.

范純禮當然是奈不住寂寞要進城玩耍,而且又想拉著唐奕同去.但是,這回唐奕是死活都不去了.

這兩天,唐奕總一個人躲在般倉里,也不知道在鼓搗什麼.

攆走了賤純禮,唐奕也覺得在客倉里悶久了,得出來放放風,就出倉上了甲板.

使勁伸了個懶腰,吸著略帶水腥味兒的空氣,唐奕的心情也一下子舒暢起來.

左右看看,也沒看到什麼人.想來,除了范仲淹,甄氏,還有尹洙,船上的人差不多都上岸了.

唐奕唯一見到的一個倚在船沿上的身影,卻在看到他上來後,竟冷著臉,一個轉身就要回倉.

"唉唉唉!"唐奕不干了."見了我,你躲什麼啊?"

從燕子塢上船已經三天了,這三天,君欣卓就沒跟說唐奕過一句話,自然是氣唐奕弄壞了她新買的珠花.

君欣卓沉著臉色,"誰躲了?風涼,吹的難受..."

唐奕啞然一笑,"還生氣呢啊.?"

"你是主家,我哪敢生氣...."索性別過臉去不看他.

"一串破珠花,也不值什麼錢,你至于嘛?"

"再破也是我的東西.."

"你看?還說沒生氣,暴露了吧?"

"..."

"行啦..."唐奕靠在船沿上,看著船下的壽州城,"我當時也是一時沒想那麼多,陪你一個好的就是了."

"不要你賠..."

"真不要?"

"不...不要!"

"那我可扔了啊!"

......

唐奕這麼一說,君欣卓這才正眼看向他.不知何時,唐奕手里多出一個楠木小盒,正比劃著要扔到水里.

剛要上前阻止,卻見唐奕一臉的壞笑正盯著她看.

"扔不扔關我什麼事?那是你的東西."險些又上了他的當.

唐奕覺得再逗下去就真生氣了,把小盒往君欣卓手里一塞,"得改改你這倔脾氣了,小心嫁不出去."

"你...."君欣卓脹紅了臉,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好好好,我不說了,快看看喜歡嗎?"

見君欣卓僵在那里不動,唐奕只得上手幫她把小盒子打開,

只見里面靜靜躺著一枝漂亮金玉珠花,正是燕子塢那巧嘴老漢極力推銷的那一枝.

"我不要."君欣卓只看了一眼,就急忙推了回去.

"怎麼?不喜歡?"

君欣卓搖搖頭,小聲道:"太貴重了..."

其實,當時吸引她在那攤子駐足的,就是這枝珠花.但是實在太貴了,要十貫錢,她沒有那麼多錢,最後才不得已,退而求其次,買了那便宜的.

"又不要你花錢,你管什麼貴不貴的?"唐奕無所謂地道:"這小半年多虧有你和黑子前後支應,要不單我和大哥是忙不過來的."

君欣卓心里一暖,早就忘了生氣,柔聲道:"是我該謝你才對,不但救了我的命,還..."

"噓!"唐奕立馬做了個禁聲的手勢."小心讓人聽了去."

君欣卓也知自己冒失了,下意識地左右看看.

"已經過去的事兒了,就不要再提了."

"嗯..."君欣卓輕聲應著.

"還有!"唐奕聲調高了幾分,嫌棄地看向君欣卓,"怎麼說我也是你老板,別動不動就給我甩臉子,小心我扣你的傭資."

"老板?"

"呃...就是主家的意思."

....

"其實我並非生氣,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覺得大郎太不愛惜東西了,好好的珠花就那麼拆了."

唐奕一撇嘴,"婦人之見!"

"拆了那枝珠花,小爺卻得了一件寶貝."

"什麼寶貝?"君欣卓好奇地問道:"難道就是你買回來的那幾塊油石?"

唐奕來了興致,"跟我來!"拉著君欣卓就往倉里走.

來到唐奕的客倉,君欣卓一看,不禁皺眉,心說,男人的房間都這麼亂嗎?

唐奕卻不管那麼多,撲到桌前,也不管桌上亂遭遭的油燈,石屑,紙筆墨硯,拿出匕首挑起桌上的一小搓石粉道:"看到沒有?這就是寶貝."

"這算什麼寶貝?"君欣卓看著那搓石粉揶揄著.

那明明就是油石碾成的粉,灰不灰,黃不黃的,全無本來的油光寶氣.

"把油燈點上,咱讓你看看為什麼叫寶貝."

"大白天的點燈干嘛?"君欣卓不明所以.但是"主家"發話了,她也只好照辦.

油燈點上,暗黃的火苗在白天根本起不到什麼效果,無力的跳動著.

唐奕端著匕首,把撮著石粉的尖部湊到了火苗上面,然後讓君欣卓吃驚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石粉剛一接觸燈火,就立刻發出耀眼的白光,刺得眼睛不敢直視,比之前的燈火不知道亮上多少倍.

"這油石其實就是獨居石,其中含有一種金屬氧化物,在高溫下會發出白光."

獨居石中含有二氧化釷,而二氧化釷就是這強光的來緣,後世的白熾燈制造中就用到了這種氧化物.

當時,唐奕看到油石就覺得這東西有點眼熟,細看之下才發現,所謂油石其實就是獨居石,後世也有人把品質好的獨居石當成寶石販賣.

但,獨居石最大的應用,還是提煉釷金屬和生產二氧化釷.自然的獨居石中,除了二氧化釷,還有鋯的化合物十分駁雜.不過,挑選其中釷含量高的直接磨粉,也勉強夠了.

"要不是你那枝珠花,我還想不到這好東西呢.等到開封安頓下來,把這石粉進一步提純,看咱給你做出一盞大宋最亮的燈!"

"呵呵...."君欣卓干笑兩聲,好好的寶石用來點燈,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唐奕卻不管她的異樣表情,自顧自地道:"你知道我看到獨居石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是什麼嗎?"

"就是照明!大宋什麼都好,就是晚上太無趣了.雖有油燈,蠟燭做為照明之用,但亮度都不高,點多了還烏煙瘴氣熏眼睛.有了這釷燈能讓大宋的夜晚更明亮,你說是不是寶貝?"

在夜如白晝的後世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唐奕,實在不習慣這種昏昏暗暗的朦朧美.,燈當然是越亮越好.

"這幾天,我在實驗獨居石的同時,也在設想一種可能--沼氣燈."

"...."

"就是一種用氣來點燃的燈,比油燈和大蠟亮得多,還不熏人."

"......"

"可是結果卻不樂觀."唐奕臉色暗了下來."沼氣產生並不複雜,但是卻有許多無法解決的難題,輸氣管沒有.,氣密材料沒有.,就連沼氣池的壓力問題也解決不了."

"....."

"好吧,其實是我不知道怎麼解決."

"....."

"但是沒關系啊,做不出沼氣燈,咱可以利用二氧化釷做一個簡單的燈罩,一樣能起到強照明的效果."

君欣卓聽得云里霧里,強忍著他在那里絮叨.,見唐奕沒停的意思,只好出言打斷.

"快把燈滅了吧.,怪晃眼的."

呃....

唐奕有些尷尬地搔了搔脖子,被嫌棄了...

看來是宅男病犯了,自以為在美女面前堪堪而談很酷,其中人家根本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

無趣地收回匕首,還不死心地又添了一句....

"反正這是寶貝,能給咱們掙不少錢!"

...

君欣卓笑了.

"大郎早這麼說,我就聽得懂了,能賺錢的就一定是寶貝了."

呃.....

說完,君欣卓生怕唐奕再說那些她聽不懂的東西.,轉身到床鋪邊上,把堆在床上的髒衣服,被子都整里起來,開始幫他收拾房間.

看來,以後要每天幫他打理一下了,亂成這個樣子,可怎麼住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