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軍人的棱角
g,更新快,無彈窗,!

廂營的問題在大宋不算是特例,曆朝曆代嬌兵悍將擾民鬧事,也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廂軍就像是後娘養的一樣,姥姥不疼,舅舅不愛.不但糧餉時有虧缺,就連基本的武備也不足所需.

一套兵甲用上十來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若是穿壞了,想等著朝庭換新,那比等著瓦子里的姐兒義務勞動還不靠譜兒.要麼你就光著,要麼就自己花銀錢修補.

所以,像鄧州廂營這種內陸廂軍,根本就沒有武備操練這一說.不是曹滿江疏于職守,而是怕甲胄兵刃練壞了,到真用的時候只能拎著燒火棍上陣.

不操練,這一營五百余個大老爺們兒能干嘛?有修城鋪道的公差還好,至少不讓他們閑著,但這種公務畢竟不多.沒事兒干,總不能讓這幫人在營里大眼兒瞪小眼兒吧?所以,你總得把他們放出去,放出去就難免惹禍,對此,曹滿江也是一個頭兩個大,沒有一點辦法.

而唐奕說,他有辦法..

呵呵...他的辦法連他自己都恨的牙癢癢,估計讓廂營的漢子們知道是他出的主意,殺了他的心都有了.

...

兩天之後,曹滿江帶著幾個親信的都頭,再次來到唐記食鋪.

這次拎來的不是牛肉,而是幾樣新鮮蔬菜.

馬上就到十月,天氣日涼,鮮菜已成了緊俏的東西.市面兒上除了蘿蔔,松菜,稍稍算點花樣的菜品,就比牛,羊肉賣得還貴.這還是剛剛入冬,等到年下之時,要比現在還得貴上幾倍不止.

唐奕見他們來了,把寫好的"餿主意"往桌上一拍.

"按這上面寫的辦吧!保准不出三個月,都訓得服服貼貼的."

曹滿江一瞅桌上的東西,心里咯噔一下子.....

這'主意’也太長了吧?

只見密密麻麻的蠅頭小楷寫滿了大紙,而且還不是一張,是十幾張紙.

拿起來粗略這麼一掃,曹營頭臉都綠了.

"這這這....這法子也太損了....還不得把人管死?"

王都頭幾人都不識字,抻著脖子盯著紙上的小字兒干著急,到底個什麼法子?把曹頭兒嚇成這樣兒?

唐奕嘿嘿地陰笑,"你信我的沒錯,就按這個法子管兵,保准讓他們沒有一點功夫出去撒野."

曹滿江將信將疑地又翻看了一會兒,指著其中一段念道:

"腳跟靠攏並齊,兩腳尖向外分開約一掌距離;兩腿挺直,小腹微收,自然挺胸;上體正直,微向前傾;兩肩要平,稍向後張;兩臂自然下垂,手指並攏自然微屈,拇指尖貼于食指的第二節,中指貼于腿側正中;頭要正,頸要直,口要閉,下頜微收,兩眼向前平視."

"這這這...這是啥意思?就是干站著?"

"干站著?"王都頭等人相互看了一眼,心說,站著就是站著,咋還這多規矩?這要求得也太細了點吧?手指頭擺哪都規定了?

"對呀!"唐奕陰笑著."光這一個站姿就夠他們練上十天半個月的了.,決對沒精力給你惹禍."

"那這個..這個什麼疊內務又是何意?"曹滿江又指向另一段.

"就是疊被子."

"疊被子?"

王都頭又聽到點有用的,但是...疊被子也有規矩?和管兵有啥關系?

"跟我來!"唐奕一招呼,引著眾人上了樓,到了他自己的臥房.

幾個壯漢跟著進來,擠滿了一屋,都圍在床前,看唐奕疊被子.

看了一會兒,不但曹滿江,幾位都頭的臉也都綠了...這哪是疊被子,這比繡花還費事.

只見唐大郎把一床大被平鋪開,用手肘使勁地趕平被子上的褶皺,並把棉被壓實,然後三折成一個長條,又用手掌在被條上壓出幾道折痕,按照折痕一折,那棉被竟然略顯方正起來.

曹滿江心說,這被子疊得端是漂亮.卻不想,唐大郎根本沒停下來,又狠掐被塊兒的各條折線,鼓搗了半天,這床大被居然讓他掐成了一個方方正正形,如豆腐塊一般的方塊.

就當大伙兒以為這回總算完了的時候,唐奕又摸出一根筷子,把被塊兒各個折角的褶皺都用筷子扣平捋順,這才算完工.

"看看吧,這就叫疊被子!"

"....."

"......"

曹滿江有點蒙...

他做夢也沒想過,被子竟可折成這個樣子.不但有楞有角,而且就像刀劈斧鑿一般方正,一床軟趴趴的棉被,居然呈現出一種陽剛,硬朗的美感.

一眾大老粗也都靠過去,見鬼了一樣地看著床上的"豆腐塊兒".

曹滿江伸手想摸,又縮了回來,這被子疊得讓他都不敢砰,生怕摸壞了.

王都頭更是半天才反應過來..

"這這...這也太漂亮了吧.?"

"還行吧.!"唐奕極不謙虛地笑道:"好久沒疊了,要是以前,還能疊得更漂亮."

曹滿江盯著豆腐塊兒,點了點頭,"這個不錯,回去讓那幫懶漢也都這麼弄!"

現在營里的那些懶漢別說疊被子,營房里跟豬窩差不多.

"不光疊被子."唐奕接話道:"我給你寫的那東西里,連軍服怎麼疊,臉盆面巾怎麼擺放,布鞋的鞋尖兒該朝哪兒,都寫得清清楚楚."

"再加上站軍姿,隊列訓練,坐,立,行,走等等一系列操練,保准讓廂營面貌一新."

王都頭聽得頭皮直發麻.....

"這還不得把人管死?"

他終于明白,曹頭剛剛為什麼也說這話了.

唐奕則道:"當兵的就是要有棱角!疾如風,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這是行軍布陣之時的兵.下了戰場的兵雖然不需要這般鋒芒畢露,但最起碼也要棱角分明,做到整齊化一,坐立有度.這樣的兵才能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

......

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

"說的好!"

曹滿江眼神爍爍,"大郎不愧是范公門生,了了幾字,就把兵者的精兵之道和殺伐之氣一語成括."

王都頭則不然,"大郎所言非虛,但這與疊被子,擺破鞋有啥關系?"

強兵之道,細心操練軍陣就是,和這些個雞毛蒜皮的小事根本就不搭調啊.

"其實疊被子這些,就是一種變向的管教方式.用各種細致到毫巔的條條框框來加強兵士的約束性,協調性.今天知道被子怎麼疊,明天他就會知道怎麼當一個好兵.今天習慣了把臉盆擺在哪兒,來日上了戰場,他就知道自己應該擺在哪兒."

"如果曹指揮真的按照這套法子去實行,那廂營里放眼望去,必是整齊如一,在心底里就給士兵種下了十人如一人,百人如一人的想法.到時候,百人行,如一人動,不光利于管教,而且真遇戰事,也更為方便將令的行使."

.....

唐奕給出的那十幾張紙,其實就是一套後世的軍訓大綱.

上一世,唐奕的爺爺是個從戰爭年代走出來的老兵,所以唐爺爺七個兒子,除了唐奕的小叔,全都當過兵,唐奕的父親更是從旅參謀長的職務上轉業到地方的.

十五歲以前,唐奕就是在軍隊大院里長大的,對于後世的那一套軍隊基層管理,十分熟悉.

後世幾乎每一個大學生都痛恨軍訓,每一個初到軍營的新兵都煩透了站不完的軍姿,走不完的隊列,還有永遠也疊不好的內務....但是,也只有那些在軍中呆上幾年的老兵才會懂得,這些看似無用的條條框框,到底意味著什麼.

正是這些近乎變態的規矩,把一個"民"變成一個"兵";也正是這些規矩,在潛意識里埋下了,令行禁止,不問理由服從的意識;更是這些規矩,讓每一個軍人在骨子,長出棱角,生出信念.

當曹滿為了廂兵鬧事兒的事情發愁之時,唐奕靈機一動,何不把後世治軍的方法來讓曹指揮試試?行不行得通,他不知道,但最起碼讓廂營的閑漢們有事兒干,不至于再為禍百姓.

......

當然了.,廂營的兵丁們恨不恨他,他就管不著了,

反正,後世他雖然沒真正當過兵,但只是一個大學軍訓,就把他折磨得再也不想回到那個伴他成長的軍營,就可見一斑.

那真是....

酸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