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蹭飯
g,更新快,無彈窗,!

那軍漢亮了兵刃,眾人忍不住一滯,嘈雜的氣氛乍然而止.

剛剛還吵嚷著讓軍漢排隊的一眾人等,也不由向後退了幾分.

唯有六嬸果真是女中豪傑,毫不退,掐我腰怒叫:"老身還不信了,郎朗乾坤,你這莽漢還敢當街行凶不成?"

說著,就拽著軍漢的甲胄往隊後拖.

"給老身讓開,今日有老身在,你這莽漢就別想壞了規矩!"

這軍漢虛有其聲,也就是嚇唬嚇唬,真遇六嬸這樣撒潑的,倒顯得有些應付不了.

只是,六嬸畢竟老邁,又是女身,哪里拖得動這壯漢?

"你這老....."軍漢氣急,正要開口大罵,說了一半,卻卡住了,生生把狠話咽了回去.

....

這時眾人才發現,一位身著銀甲,頭戴纓盔的壯碩將官不知何時來的,正站在圈外,冷臉看著六嬸和那莽漢推搡.

見他們停了下來,銀甲將官臉色一沉,緩步走了上來.

這人一手握著腰間刀柄,另一手扛著一條大牛後腿,一張黑臉陰沉可怖,大伙兒都不由分開左右給其讓路,生怕觸了這惡漢的黴頭.

六嬸氣勢不禁一弱,後來的這位,一看就不是普通兵士,那身鎧甲一看就是當官的武將才有資格穿的.

銀甲將官來到近前,掃視軍漢和六嬸...

之前還氣勢凶凶的軍漢立馬縮著腦袋.

"都頭..."

都頭?果然是個當官的.

面對這種有官在身上的人,六嬸也不敢造次,虛聲辨道:"他...他插隊,壞..規矩!"

銀甲將聞言也不說話,抬腿就是一腳,眾人由不一聲低呼.

只聞砰的一聲悶響,小山一般的壯碩的軍漢直接就射了出去,砸在唐記門前的石階上,半天不起.

銀甲將還不解氣,兩步上前,照著軍漢就是一頓暴踹.

"奶奶的,丟人丟到自家門前來了,老子教過你欺民霸市沒有!?"

軍漢被踹得起不來身,抱頭慘叫....

"記吃不記打的東西,也不看看這是誰家的鋪子!"

...

"這是咱們營頭救命恩人的買賣,你也敢來撒野!?"

"王都頭,王都頭!"此時,唐奕已經從店里跑出來,攔在銀甲將與軍漢中間."多大點事兒,王都頭干嘛動這麼大的火!"

此人正是城西廂營的一都長官,曹滿江手下五位都頭之中的王都頭(宋朝兵制,50人為1伍,兩伍為1都,5都為1營).

之前,唐奕從曹滿江身上往下切肉的時候,就是這位王都頭給找的大繩.而且,也是他一掌把曹滿江切暈的.

這個鬧事的軍漢正是他手下的兵.

唐奕這麼一攔,王都頭也就坡下驢,停了下來,

"給我起來!"王都頭一聲暴喝,那軍漢不敢遲疑,勉強從地上爬起,抹了把嘴角的血跡,悶頭站在唐奕身後.

"把你那驢蛋腦袋給我抬起來!"

軍漢被嚇得一哆嗦,怯生生地抬起頭.

"說,誰讓你上這來撒野的?"

這一罵不要緊,那軍漢聞言,竟然大哭起來,把唐奕和六嬸等人哭得都是一愣,長這麼大,唐奕還沒見哪個大男人哭得這麼驚天動地.

王都頭卻是又怒了,飛起一腳踹得那軍漢砰地一聲砸在牆上.

"媽-了個巴-子!帶刀飲血的男兒,哭個卵蛋?"

"別人不知道,都頭難道不曉得!?"軍漢邊哭邊說,好不傷心.

"連日大雨,官道沖毀,我等隨都頭昨日開始搶修.為了趕工,一日一夜粒米未進,小的實在是餓極了,才搶排在前的."

王都王眉頭一皺,氣勢不禁弱了幾分.

"一早不是李都頭帶人把你們換下來了嗎?"

軍漢又抹了把眼淚,"小的留下和李都頭的人交割,等回到餐點兒,那幫屬餓狼黑心賊,連個菜渣都沒給某留下."

噗!!王都頭被這傻漢氣樂了.笑罵道:"慫玩意兒,當兵的搶不著飯吃,還好意思說出來?若有戰事,也是個待宰的貨!"

唐奕見火候差不多了,一邊安撫王都頭,一邊朝馬伯吆喝道:"馬伯,快撿十個生煎,先給這位大哥墊墊底."

隨即又對排隊的眾人拱手道:"各位街坊,原諒則個,行個方便.,大郎有禮了!"

六嬸一揚手,卻是對那軍漢抱怨道:"你這軍漢也真是癡傻,早說原由,誰又會為了這點小事為難于你?為咱鄧州百姓修路鋪橋,老身謝你還來不及,哪會為了幾個油煎饅頭與你為難?"

六嬸說的也不是客套話,老百姓對這幫軍漢是又愛又恨.

愛的是,遇上匪瘓,道路損毀之時,都是這幫廂軍沖在前頭,著實幫百姓辦了點實事兒;恨的是,廂軍管治松散,這幫血氣方剛的大兵一閑下來就滿城的亂竄,時不時就惹出點麻煩.

.....

馬伯撿了十個生煎遞過來,王都頭卻給攔住了,對那軍漢喝道:"惹了禍還想吃!?給我門角兒蹲著去,等會再收拾你!"

唐奕又勸,王都頭道:"反正都餓了一天了,多一會兒死不了人!"說著就大步進了店里.

唐奕也不再勸,軍隊里的賞罰哲學,他們這些普通百姓是弄不明白的.

進到店里,王都頭把大牛後腿往桌上一扔,震得桌子一顫.

算起來,曹滿江命是唐奕撿回來的,別看當時曹營頭哭爹喊娘,就差沒活刮了唐奕.但事後清醒了,卻是記下了這份大恩.這兩個月,他時不時就讓人送來一些緊俏財貨,牛肉更是沒斷過,上次拿來的,還有剩余呢.

"今早修路雇的一只拉料大牛別折腿使不了了,營頭兒讓我把這條後腿給大郎送過來."

唐奕心說,這牛還真不小,單一條後腿就得有六七十斤.

"這麼大一條後腿哪里吃得完?"

王都頭聞言嘿嘿一樂,"大郎莫荒,吃不完,我等幫你吃.營頭去州府了,說話兒就回來了,讓俺先帶著牛腿過來...."

唐奕瞬間明白了,這哪是來送禮的,分明就是來蹭飯的.

"端是好借口,讓小子空喜一場."

王都頭嘿嘿地直樂,也不說破.

自從交上唐大郎這個愣小子.,廂營這幫都頭管事沒事就來唐記蹭一頓,和唐奕早就混得熟熟的了.

....

唐奕也樂得多與這幫人接觸,這些廂營的軍漢別看平時一個個都是凶神惡煞似的,但其骨子里都是忠義耿直之人,與范仲淹,尹洙,范純仁這些文人呆久了,唐奕也願意他們過來,也好接一接煙火氣.

讓王都頭把大牛腿搬到廚房,唐奕開始忙活起來,一會兒的工夫,各色色香具佳的美食就擺滿了一桌.

曹滿江也是不負眾望,踩著點兒來了...

"唐大郎,某家來蹭飯了,還不快上好酒!"

人還沒進屋,曹滿江就粗氣大氣地喊叫起來,走到門前步子一緩,心說,門口兒怎麼還蹲著一個?

這時王都頭迎了出來,曹滿江就勢擰眉問道:"怎麼回事?"

王都頭不由分說,拉著曹滿江就往店里走,"沒啥大事,我已經教訓過了.."

曹滿頭聞言臉色一冷,瞪了軍漢一眼,嚇得那軍漢一縮脖子,腦頭差點就埋到褲襠里去了.心里對王都頭卻是感激不盡,別看剛才打得那麼狠,其中還是護著他的.

這時唐奕也迎了出來,曹滿江不好再發作,看著一桌子的好菜,曹滿江不由贊道:"現在家家都能炒上幾樣小菜,但都不如大郎這兒的正宗."

唐奕笑著揶揄:"營頭,想多蹭幾頓就明說,莫要搪塞小子."

曹滿江哈哈一笑,"蹭一頓少一頓,等大郎走了,某家想蹭飯卻是不能了."

...

"一大早的,營頭跑到州府去干嘛?"

曹滿江聞言一滯,下意識地回頭又瞪了門口軍漢一眼.

"還不是因為這幫惹事生非的王-八-羔-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