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那小子真狠!
g,更新快,無彈窗,!

見勸不住唐奕,孫郎中也就不勸了,反正之前和曹滿江已經有言在先.

不一定治得好....

到了湘營,一眾兵士早就經過昨日翹首以盼.唐奕給曹指揮降溫那一事.大家都對這半大"小郎中"充滿信心.

來到曹滿江床前,曹指揮因燒退,精神了不少,一雙眼睛直冒光地望著唐奕....畢竟誰也不想死啊!

唐奕被他看得有點心虛,不由又在心里吐槽君欣卓,"你惹下的禍,倒要小爺給你擦屁股!"

呃.....有點汙....

.....

"曹大人,小子再重申一次,療傷的過程十分痛苦,而且不一定能救你,你確定要治嗎?"

曹滿江用力點頭,心說:"快點來吧!大爺都快見閻王的人了,還有什麼可怕的?"

唐奕見他點頭,也露出一個安慰的笑容......

呵呵.....安慰....地笑容...

"去!找一根繩子來."唐奕一開口,整個營帳的人都蒙了.

"......"

要繩子干嘛?

"去呀!"見無人動彈,唐奕又催道:"挑粗一點的,結實的."

"....."

繩子拿來,唐奕讓人把曹指揮結結實實地綁在了床上.

正在眾人不明所以的時候,唐奕又轉頭對身邊的一個都頭道:"打暈他!"

呃.......

"你...你這是要干啥??治病還是綁票啊?"都頭們一臉的錯愕.

"聽小郎中的!"曹指揮咬著牙命令道.他現在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上令不可違,這些都頭還是第一次接到這樣的"上令".

一掌切在曹指揮頸間,曹滿江眼珠一翻,就暈過去了.

沒辦法,之前他就問過孫老頭兒有沒有麻藥.孫老頭兒說有,宋人已經可以用曼陀羅花將人迷暈,起到麻醉的效果.但問題是,整個鄧州也沒有這味珍貴藥材,所以,唐奕只能用簡單粗暴的辦法了.

唐奕在曹滿江臉上啪啪抽了兩下,滿意地點了點頭.

把准備要用的"家伙"一一擺出來,看得一眾兵士心驚肉跳....

大小兩把醫刀,這是孫郎中為人挖瘡排膿用的.

一把剪刀,是從馬嬸的針線笸籮里找來的.

酒精....一大團棉花.

當然,醫刀,剪刀,還有棉花,都是從昨夜就開始在鍋里煮過的.

唐奕先用濃鹽水仔細地淨了手.然後拿起了大號的醫刀.

"他不會...."王都頭紅著眼睛,就要上前阻止.

現在,就算是傻子也看出來,這小子要在曹指揮身上動刀!

"小子,爾敢!!"另外幾個兵士也一擁而上,就要把唐奕拿下.

.........

這哪里是療傷?分明是要命!一眾兵士與曹滿江親如兄弟,哪里肯讓唐奕胡來?

見眾兵士如此,孫郎中用老邁的身體擋在了中間.

"慌什麼?古有華佗刮骨療毒,就是現在切個膿包也得動刀,你們懂個屁!"

孫郎中聲色內斂之下,還真把這幫軍漢震住了...

唐奕右手握刀,回頭冷哼,"真正嚇人的,還沒開始呢!這就受不住了?"

"我早就說過,此法極為痛苦,你們要是不想治還來得急,我現在就走."

眾兵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還是妥協了.

其中一個都頭上前一步,抱拳道:"小郎中莫怪,我等粗人沒見過這種醫術,您盡管施救,某家不說話便是."

說著就真的退到一旁一言不發,生怕惹惱了"小郎中".

老孫暗松一口氣,這等陣帳,他也是頭回經曆,不由暗暗為唐奕捏了把汗.現在他已經猜到了唐奕要干什麼,他要切去傷口的腐肉.

以老孫的水平,不難想到這些,早前,他也不是沒想過用這種方法.

但是,切肉療傷這種方法,他覺得並不適用曹指揮.因為創口太大,切完之後,創口更大,很難再合.

刀瘡其實就是後世的傷口感染,如果創口進一步擴大,依照宋朝的衛生常識,必定再次感染,所以切與不切,與事無補.

卻說唐奕甯神靜坐,半晌才把氣喘勻.這種事,他也是第一次干,不緊張是假的.

慢慢平複心緒,唐奕一咬牙,瞄著曹指揮的創口一刀就劃了下去..........

嗷!!

在刀口上再動刀,那種噬心之痛放誰也受不住,一聲殺豬般的慘叫,整個大營都聽得見.

曹滿江直接被痛醒了!!

低頭一看,那小郎中手里正握著把柳葉小刀....在...在..在割自己身上的肉!

嘎....曹指揮兩眼一翻,又暈過去了......

唐奕暗歎一聲,心說曹大人為了活命,您就忍著點吧,誰讓沒有麻藥呢!

思慮間,唐奕手上沒停,刀口移動.....

嗷.........曹指揮又疼醒了,這回比上次強,竟說出了一句話才又暈過去的.

"你要害我?!"

好吧...

隨著唐奕一刀一刀下去,曹滿江就這樣暈了醒,醒了又暈...暈了再醒...反複幾次,已經是想暈都暈不過去了,痛得他面若金紙,雙目充血.

只能眼睜睜看著唐奕一片,一片的在自己身上割肉.

"你...叫什麼...名字..."曹滿江汗如漿洗,氣虛聲弱地問道.這位對于從自己身上往下割肉,已經有些麻木了...

"唐奕."

"唐奕....小子你若從軍必是一員猛將...."

"為什麼?"唐奕面色不改,輕笑問道.

曹滿江與他聊天是好事,這樣可以分散他的注意力..

"從活人身上往下割肉你都不怕,那提刀殺人就更不怕了."

"呵呵...那將軍敢從活人身上割肉嗎?"

"以前不知道,因為沒試過...."

緊咬牙關..聲音顫抖,"但是以後一定敢,而且馬上就會做!"

"哦.....?"

"若老子不死......老子也要把你活刮了,讓你嘗嘗這凌遲之苦!"曹滿江氣得渾身發抖,怒目大吼.

"那將軍一定得挺住呀,不然就見不到那一天了!"說著,唐奕放下了醫刀.

一條傷口上的壞肉已經讓唐奕剃乾淨了,露出鮮紅的新肉.

曹滿江松了口氣,現在他滿腦子除了疼,就只剩下對唐奕的恨了.看來,這小子還算識相,這是切夠了嗎?

正要出聲.,猛然間一股鑽心的熾痛從肋下的傷口處傳來,比之剛才還要疼上十倍百倍!!!

"啊啊啊!!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曹滿江歇斯底里地嘶吼,眼淚都下來了.

原來,唐奕正用棉團兒沾著酒精,在其傷口上清洗.

曹滿江邊罵邊哭,邊哭邊叫.唐奕卻是不為所動,好像沒聽見一樣,專心用精酒處理傷口.

細細洗過,確認不再有半點膿液和汙垢,唐奕才放下棉團,打開一個小瓷罐.

見他放下棉團兒,眾不人不禁一陣脫力....

終于完了.....

聽著曹指揮撕心裂肺地吼叫,不用試,大伙也能想像到那得有多疼,這小郎中還真下得去手啊!

...

但是.....

看到唐奕從瓷罐里拿出來的東西,別說曹滿江,眾人也不襟眼前一黑,差點沒替曹滿江暈過去.....

那是一根帶鉤的縫衣針,穿著長長的棉線.

"你!!你!!你要干嘛?真當老子是破麻袋啊?裂了口子用線縫!!"曹滿江驚恐大叫.

他是真慌了,從來沒聽說,人裂了口子用線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