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誰干的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不爭之人.

剛來大宋立下的那個閑散一生的志向,貌似也不是他真正向往的東西.

可能穿越眾都有同一個毛病,就是都抱著"老子天下第一"的心態,看他們所身處的世界.

這是一種歧視.

對!就是歧視.

超越千年的優越感,讓唐奕總是站在高處看"風景",總是用審視的眼光看事情.

唐奕用這個視角見識了大宋的美,大宋的溫柔,大宋的忠義,還有,大宋百姓的疾苦.

如果唐奕是一個自私的人,他會用他所擁有的一切來成就自己.君臨天下不現實,但最少要大富大貴,權傾朝野,再來個青史留名.

但是,很可惜,唐奕不是自私的人.

在見識大宋的美與丑,善與惡之後,他不自覺的就把自己當成了....

聖人.

一個想為宋爭,為民爭的大爭之人.

當多年之後,他終于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才發現,已經在這條路上走的太遠,變成了一個撤頭撤尾的....

俗人!

比如現在,唐奕就是硬著頭皮去給自己"找麻煩"的.

.....

嚴河酒坊之中,馬大偉正和幾個鄉民一同在酒坊後院搭棚子,整個後院都亂遭遭的.

酒坊開業在即,豬油的提煉不但是重中之重,而且工量不小,顯然單單廚房那一口鍋是不行了.此事眾人早有商議,決定在後院再起一個灶棚,專門用于煉油,等把今年的新酒都兌出來之後,再起新屋.

憨牛和黑子通過兩天多的修養,已經恢複大半,見馬大偉忙前忙後的,也跟著搭把手,一起忙活著.見唐奕到來,二人急忙上前幾步,撲通一聲竟然拜倒在地,弄得大家一愣.

"恩公在上,受我等一拜!"

"起來起來!"唐奕嚇了一跳,活了兩輩子,也沒讓人跪過啊."咱大宋不興這個."

"活命之恩莫不敢忘,恩公當得起這一拜."

"舉手之勞,什麼忘不忘的."唐奕趕忙把二人扶起來.

還心虛地瞄了一眼干活的鄉民,一看這倆人就是心眼兒不多的那種,唐奕真怕他們說漏了嘴.

"咱們換個地方說話,黑子大哥去把君娘子也叫過來."說著,唐奕就出了酒坊,沿著河岸走出去老遠,生怕讓人聽見...

其實,唐奕大可不必這般緊張,馬大偉早就幫他做好了鋪墊,對外直說,這三人是來鄧州投親落了難的苦人.

再說,大宋不禁制人口流動,所以像這種遷徒之中丟了銀錢,家中遭災流躥他地的流民,比比皆是,大伙兒早就司空見慣了.

鄉民唯一比較感興趣的是,這唐大郎人小本事大,連撿人的本事都異于常人,還真是會撿,西屋那個小娘子早上露過一面,端是俊俏.

.....

唐奕沿著河岸走了一段兒便停了下來,此時,黑子和君欣卓還沒過來,他就和憨牛閑聊了起來.

"憨牛大哥.,你原來在均州何以為生?務農?"

"好叫恩公知道,俺老牛可不是農戶,俺家世代都是打鐵的."

"哦?"唐奕心說,不錯啊!還是個技術工種.

"那為何流落至此?有手藝傍身,就算遭災,也能混口飯吃吧?"

憨牛眼圈一紅.

"恩公不知,去年那大水鋪天蓋地的,整個鎮子眨眼間就沒了.別說我一個鐵匠,就算是鎮子里的大戶,也什麼都沒剩下.,半個均州都遭了災,根本吃不上飯,只得到鄰州來討生活."

不管是什麼時候,面對天災,人都是最渺小的.

"那你家里還有什麼人嗎?"

"上有老母健在,如今....如今藏在山里."

唐奕心說,這也算是個孝子了.災年自己都活不了,還能顧得上娘的,就算不錯了.而且,也不知道這憨牛,是怎麼把老娘從均州帶到這兒的.

...

正說著,黑子和君欣卓過來了,二人也停下了話頭兒.

唐奕怕君欣卓也來憨牛和黑子那一套,還沒等人站定就叫道:"你可別跪了,我怕折壽!"

君欣卓一愣,轉而一抱手,"謝過恩公救命大恩."

唐奕膩歪地吐槽道:"行了,行了,客套話就免了,早知道這麼麻煩,就不救你們了."

"恩公放心,我等休養兩日已無大礙,這就離開,絕不牽連恩公."

"我也..不是那個意思."唐奕有些局促,"盡管住著就是,還不差你們這點吃食."

君欣卓道:"欣卓深知恩公乃是大善之人,但無論如何,我等也不能再留了."

"為啥?等養好再走不遲."

君欣卓搖頭道:"恩公好意我等心領了,但山里還有十幾老幼,不敢久留."

"那你們以後怎麼打算的?"

三人聞言,不禁眼神迷茫.君欣卓也淒然道:"鄧州怕是呆不下去了,只得先徙它地,再做計較."

"不會又去做強盜吧?"

其實,唐奕不問也知道,拖家帶口,無籍無產,不去搶,他們還能去做什麼?

"....."三人一陣沉默,算是默認了.

"算了."唐奕一歎.

"我這酒坊正缺傭工,你們可願意來此做工?讓山中的老幼到酒坊做些力所能及之事,總好過東躲西藏,食不果腹."

憨牛一震,心下激動不已,"恩公...."

對于他們這麼無家可歸之人來說,別說是當傭工,就算是只給口飯吃,也是天大的幸運了.若非逼不得已,誰也不願意過那種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日子.

"萬萬不可!"君欣卓秀美緊皺,急忙叫道:"我等罪身,絕不可再牽連恩公!"

唐奕一笑,"談不上牽連,我也只是圖個心安.若只是你們三個還好,依你們的本事,到哪兒都能有口飯說.但聽憨牛大哥說,山里還有親人,拖家帶口的,你們能走到哪兒去?在酒坊呆著吧!"

"可是,萬一鄉里舉報."黑子也感覺這事兒有些冒險.

"放心吧,嚴河村里正是我嫂子的表叔,村里的鄉親大都是一姓之親,沒人會挖你們的底.只要你們管好自己的嘴,別招搖,在鄧州還沒人會察到酒坊來."

"還是不行!"君欣卓凝眉搖頭,"就算鄉里不舉,州府也要查點戶籍,必然會漏出馬腳."

唐奕嘿嘿一笑:"這個更不用擔心了.."

在三人不解地注視下,唐奕得色地撇著嘴道:"忘了告訴你們,知州范希文正好是我的恩師,前日與我一起救下你們的另一人,則是老師家的三公子."

"......."

君欣卓與黑子,憨牛對視一眼,一臉的不可思意.

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范相公追得他們滿山亂躥,而救下他們的,卻是他的學生和兒子.

這唐變和范公子還真不是一般的二啊!

話說到這兒,唐奕也不再和他們糾纏了.

"事情就這麼定了,你們自己看看,什麼時候讓黑子哥和牛哥回山里把人接下來.先在後院擠一擠,等過些時日,風聲過了,再讓張伯在村里看看有沒有空閑的宅子,租上幾間來安頓."

....

三人一時也沒了主意,唐奕此說,自然是他們最好的出路.但是君欣卓重情重義,生怕一個不甚,牽連唐奕.

正在躊躇之際,就見馬大偉急匆匆地沿河尋來.

馬大偉面色焦急地到了近前,"我爹來了,說張伯家的雜鋪讓人給堵了門,還把張伯打傷了."

唐奕一驚,特麼小爺剛吹完牛-逼,說的跟咱在鄧州城能橫著走似的,怎麼轉臉兒就讓人打上門兒了?

"誰干的?"唐奕臉上有些掛不住,恨恨地問道.

"錢家二公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