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采花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要做的,是一個簡易的蒸餾器.

用柳樹皮泡酒,宋人只有十來度的淡酒顯然是不行,最起碼要達到後世五六十度的水平,這就需要在宋酒的基礎上,進行二次蒸餾處理.

弄蒸餾器,當然不單單只是為了做藥酒,唐唐還有一些其它想法,也可以通過蒸餾之法得以實現.

在胡記鐵鋪手舞足蹈地描述了半天,胡鐵匠終于弄明白了唐奕要做什麼.

其實,就是一個大鍋蓋,連著一根管子.

唐奕要求,管子越長越好,最好在中段做成螺旋狀,增加管子的長度.然後把長管中段加一個鐵皮水箱,讓管子穿箱而過.

胡鐵匠凝眉想了半天,才道:"這麼弄的話,倒也不難,只是不能用鐵管了."說著,還左右掃了一眼,湊到唐奕耳邊,壓低了聲音,"這得用銅管."

唐奕笑道:"銅管更好,叔盡管做就是.出了問題,小子兜著."

北宋極度缺銅,所以,官府嚴禁百姓熔銅鑄器.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熔銅之事,還是屢禁不止.時間長了,只要沒人特意檢舉,官府也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胡鐵匠指著唐奕,"這可是你說的."

"我說的!"

"三天之後來取吧."

唐奕不無不可,只等三天之後來拿成品.

.....

第二天,老天爺終于覺得晴天太多了,開始稀稀拉拉地下起了小雨.

原定今日與張全安過戶酒坊,但一見下雨,唐奕就不願意出門了.想著,反正都已經定下了,早一天晚一天也沒什麼分別.可張全福卻不干,頂著雨也要把酒坊過戶過來,生怕出了變故.

他是盼著早點新酒上市,好大賺一筆.

又等了兩天,天一直陰沉不晴,時不時就撒下來點如絲細雨.第三天,胡鐵匠終于把唐奕要的東西做了出來.

唐奕過去一看,還算滿意,鍋蓋是按四尺大鍋的尺寸做的,再加上隆起一尺來高,一根從鍋蓋頂端捶下來的銅管足有三尺來長,看著著實不小.

"別看看上去只有三尺,其實都盤在一起了,拉直了足了七尺,大郎可還滿意?"

胡鐵匠不無得意之色,光這根管子就耗了他兩天的時間.可著鄧州城,也找不著能把活兒干得這麼快的鐵匠了.

唐奕滿意地的點了點頭,"回頭讓馬伯把錢給你送過來."說完,就去雇了一輛大車,拉著這個怪模怪樣兒的東西出了城,直奔嚴河酒坊.

張全福把嚴河酒坊過戶之後,唐奕這幾天索性就住在了這里.反正馬大偉婚期還有一段時間,酒坊後院的家私用度也是一應俱全.

到了酒坊,唐奕讓拉車伙計的幫著把怪鍋蓋坐到大鍋上,就算完成了.

蒸餾器聽上去很是高大上,其實原理和操作極為簡單.

唐奕只是把胡鐵匠做好了鍋蓋蓋到大鍋上,再用濕布沿著大鍋與鍋蓋的邊緣鋪上一層防止漏氣,之後就是起火煮酒了.

所謂蒸餾法,都是隨器中物質沸點的不同進行操作的.

酒精的沸點比水低,所以酒精先水一步氣化,從鍋蓋上的管子把酒精蒸汽導出.在通過長管之時,在水箱之中隔著管子被水冷卻,再次液化,進而從管子另一頭流出,就是純度較高的酒液了.

四尺直徑的大鍋裝滿了淡酒,整整蒸了一個上午,才出了一小壇高度酒.唐奕嘗了一下,大概有四十度左右,已經勉強夠用了.

至于蒸高度酒賣錢?唐奕通過這一次提純,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一是,這種用成品酒蒸餾提升酒精純度的做法,效率不高,想要批量生產,耗費很大.

二是,以他半年多的生活經曆來看,高度酒並不適合宋人的口味.

烈酒,大宋不是沒有.遼人釀的酒,度數比宋酒高大概20度左右,但遼酒在宋的銷量,也並不是很高.可見,宋人還是喜歡淡酒,像果酒這種即有酒味,又有果香的酒,才更受宋人喜愛.

濃酒出鍋之後,配置藥酒就更加簡單了.

將柳樹皮切碎,入布袋,置于陶罐中,按照一比二的比例加入白酒,把陶罐隔水煮沸,密封浸泡三天後,去渣即成.

該藥酒可以用來治療風痹,解毒,消腫,止痛,用藥酒塗于腫毒處,疼痛即止.

做完的藥酒,不能馬上就用.唐奕也只得把它放于一邊,等過幾天再給尹洙送去,再看看效果如何.

看看時辰,已經快到中午了,馬大偉也該來送飯了.

果然,不多時,馬大偉提著食盒來到嚴河酒坊,而且,還有一個人跟他一起來的,是范純禮.

三天前,范仲淹隨州府差役,還有廂營的一營兵丁,前往鄧州百里外的朱連山剿滅盜匪,至今未歸.范純禮趁著老爹不在家,徹底放羊了,這兩日天天往唐奕這兒跑,昨天更是頂著雨來的.

唐奕心里清楚,這貨學不學都沒啥用,反正也考不上.最後,還是靠著范仲淹的名聲得了個恩萌官兒,這貨就不是一塊做學問的料.

三人吃過午飯,馬大偉就回去了,范純禮則被唐奕抓了壯丁.

唐奕拿了一個土籃子塞到范純禮懷里.

"跟我走,"

"干嘛去?"范純禮心說,本公子兩手不沾陽春水,怎麼到你這成了苦力了?

唐奕嘿嘿一笑,"采花."

"采花?倆大老爺們,采個哪門子花啊?"

"你不會是....."范純禮看向唐奕的眼神兒都變了,心說,這貨不會是性取向有問題吧.?

"滾!"唐奕怒罵一聲,徑直而去.

范純禮沒辦法,只得跟上.

二人出了酒坊,便沿著嚴陵河一路走去.

嚴陵河雖沒有大江大河的氣派,但蜿蜒清秀,楊柳夾岸,也別有一番姿色.時逢初夏,春花未暮,草氣清新,更添美態.

范純禮眼望河岸秀景,卻無心賞鑒,時不時地偷看唐奕兩眼,心里直犯嘀咕.

這貨挎籃游河,還說要采花,怎麼看,怎麼不像是個男人干的事兒啊?

走著走著,就已經行出二里有余,河岸的平地上霍然絢爛了起來,只見一大片的野花鋪滿河岸,五顏六色,煞是好看.

唐奕不禁喜上眉梢,更加讓范純禮心下惶惶.

從籃子里取出兩把剪刀,遞給范純禮一把,"只要月季花,開干!"

嘎!范純禮呆愣愣地看著唐奕走進花叢.

"還愣著干嘛!?"唐奕見他不動,"趕緊干活,晚飯之前要采滿一籃,不然沒飯吃!"

....

范純禮苦著臉,看著懷里巨大的籃子,有種想哭的感腳.

這麼大個籃子,用那麼小的花瓣裝滿,這得弄到什麼時候啊.?看來,明天不能來了.

....

兩天之後.

嚴河酒坊的後院廚房之中,蒸汽繚繞,唐奕忙前忙後的身影若隱若現.而在河岩邊上的范純禮,則是倚著一棵老柳樹半躺著,閉目養神,嘴里還叼著一根草棍兒,說不出的愜意.

這日子是真美啊!范純禮悠哉悠哉地想著.

嫩草為席,老樹為遮,水響風呤,還有花香迎鼻.驕陽似火的初夏,在嚴陵河邊納涼小息,可比在家里捧著本聖人之學舒服多了.

范仲淹緝匪還沒回來,他自然是舒服一天,算一天.至于回來之後吃不吃板子,那是以後的事兒,到時候再說.

正舒服著,卻見唐奕從廚房露出頭來嚷道:"差不多了,起網吧!"

"得勒!"

范純禮一個機靈躥起來,兩步躥到水邊,抓起掛在木杈上的一根草繩,用力一提,順著草繩,一個網籠被從水里提了上來.

隨著網籠出水,籠子里撲愣愣水花狂濺,滿滿一籠的魚蝦草蟹四處逃竄,卻被困在尺許網籠之中,尋不著出路..

范純禮提著籠子跑到廚房,興奮地對唐奕叫道:"收獲頗豐啊,你這法子真是絕了!"

.......

唐奕微微一笑,看了一眼籠中收獲,就不再理會.

這個簡易的地籠悶網,只不過是為了讓范純禮打發時間弄著玩的,沒什麼新奇.

而他現在守在鍋灶旁等著出鍋的,才是真正的好東西.

.......